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 >> 第473章 大结局

第473章 大结局

三年后,尤兰兰从国外学成归来,只是她的身边带着一个玲珑剔透的两岁半的男孩子,名叫尤小豹,她对人说,这是她收养的一个孩子。

蓝蔷薇去机场接尤兰兰时,也带着自己的三宝前往,三宝也是一个非常活泼可爱的男孩子。蓝蔷薇开心地抱起尤小豹道:

“啊,我的乖女婿回来了!”

尤兰兰撇了蓝蔷薇一眼:“灵珑已经八岁了吧!读三年级了吧!”

“这又如何?难道你还想反悔不成?”蓝蔷薇狠狠地瞪了尤兰兰一眼。

尤兰兰叹息道:“我反悔什么呀,不返悔!不返悔!”

蓝蔷薇这才转怒为笑,抱着尤小豹道:“尤小豹,叫岳母娘呀!”

尤小豹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用稚嫩的声音喊道:“岳母娘!”

“哎!还是我的小女婿可爱!”蓝蔷薇甜甜地应了。

一行人走出机场到了乘车处,发现那里站着一个神态十分骄傲的男人,看到尤兰兰后,一脸骄傲地魅笑:“尤小姐,你终于回到我的怀抱了!”

尤兰兰嗤笑道:“曹总,这么多年了,你的脸怎么还那么厚啊?”

……

--

在Y县一家茶座的包间里齐聚着七位县里的商业成功人士,这几位人都是县里这些年来冒出的成功企业家,是县里商业成功的佼佼者。他们会定期地聚会,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交流彼此的信息,寻求新的商机和合作。

墨子奇经过这几年的打拼,已经拥有了一家物流公司和一家酒店,资产上千万,是这两年Y县商业界冒出的一匹黑马,势头不可小觑。

这些成功男人在一起,会聊些商机,政策,也会聊女人,聊八卦。

此刻几个人就津津乐道地聊起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爵少那些江湖流传的传奇和八卦。

“听说这个爵少啊,当时专门玩那些二十岁以下还没有开过苞的小女孩!喜欢的留在身边两三个月,不喜欢的几天就被赶走了!”

“这个爵少还很重口味嘛。那他那些年得玩过多少女孩啊?”

“少说也上百吧!”

“那他现在呢?听说现在的爵少奶奶就是那些女孩子中的一个!不知为什么,居然被他给留下来了,还娶了她,听说他们现在都生育了三个孩子了,也真是个奇迹!”

“哈哈哈……你们觉得这样一个玩过无数处女的恶魔真能收心养性?这个玩女人也是上瘾的,他的这个嗜好是不可能改变的……指不定现在玩得不亦乐乎呢?”

其中一个胡老板说得特别起劲,好像他对爵少的恶行了如指掌似的。

二、

“老胡,你说得这么肯定,好像你看到了似的!你老胡是不是自己也想这么干呀?”有人笑道。

“不是我说得这么肯定,而是这位爵少啊,就是这样一个人!”

老胡越说越带劲。

“他这个人啦,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他现在之所以能富可敌国,那也是不折手段,掠夺了别人无数的血汗钱……我听说呀,他……”

老胡越说越带劲,越说越出格,将堂堂的爵少说成了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十恶不赦的人渣,和世上最大的混蛋!

老胡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人突然上前来对他就是一击重拳!

接着那人还不解恨,将他压倒在地,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这一顿暴打都将胡老板给打晕了。

等一帮人将两人用力拉开来,胡老板这才喘下一口气来,他恨恨地等着墨子奇:

“墨子奇,你他妈的疯了!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对我这么下狠手?!”

“以后谁敢说爵梓铭的坏话,我就揍谁!”墨子奇恶狠狠地盯着包间里的一帮人。

“墨老板,大家不过是聊聊八卦,好玩而已嘛,你干嘛呀!”有人不解地看着行为失常的墨子奇。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对爵少,八卦也不行!因为他是我哥!”

墨子奇说着,就摔门而去!

包间里的人都有些懵:墨子奇说什么?他说爵少是他哥?

但是有人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这个墨子奇,他疯了吧!爵少是他的哥?别笑话了!爵少要是他的哥,他还在这个小县城里混?!”

这句话一下点醒了众人。

“没错呀!要是他有这么一个哥哥,他还会屈就在我们的县城吗?”

“就是!这个墨子奇一定是疯了!”

“别理这个疯子!”

……

墨子奇回到家,小斐见他的脸上挂了彩,明显是跟人打架了,十分紧张,立即将他拉到房里,找出医药箱,给他消毒包扎:

“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人打架了?还伤着别的地方没有啊?”

墨子奇怒气还没消,就跟小斐说起了事情的起因。

小斐一听他是为了维护爵少而跟人打架的,感到无比地欣喜:他心里终于放下了恩怨!终于认可了爵少这个哥哥了!

“打得好!说爵少和爵少奶奶的坏话,就是该打!”小斐一边替墨子奇包着伤口,一边为他的行为喝彩。

墨子奇静静地听着小斐的喝彩,静静地看着小斐面上的欣喜和对他的关心,墨子奇心里突然涌上一份感动。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就没有他墨子奇的现在!

这个曾被他强暴过的小女人,这个从不曾嫌弃过他的女人,一直在他身边默默地关心他,爱他,还生下了他的孩子,将小墨养的聪明而懂事,给了他一个家,让他明辨是非,渐渐走出了过去的阴影,成为了一个正常的人……而他却一直从不曾将这个女人放在心上过。这三年来,他也只是将她看成是小墨的生母,从不曾给予过她任何的爱……

墨子奇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他突然一把将小斐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将小斐轻轻地放在床上,抚摸着那张还十分年轻稚嫩的脸,低头就吻了下去……

小斐有些懵!

墨子奇从不曾这样对待过她。这三年他们同居在同一屋檐下,同居在同一间卧室,为了不让小墨失望,给小墨一个父母相爱的假象,但他们却没有睡在同一张床上,而是她睡床,他睡沙发,他连碰都没有碰过她……

墨子奇突如其来的抚摸和亲吻让小斐觉得是在做梦,她甚至不知道如何去回应,不知道该如何办。

等她的衣服被一件件解开,等她坦然与他相对时,她才猛然想起了什么,又陷入莫名地慌张和恐惧,她有些抵抗。

墨子奇知道她惧怕什么,知道过去的那场强暴在她的心里还留有阴影,但他现在只想爱抚她,只想给予她他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身体。

“乖,别慌,我会很轻的,不疼的,啊?”

墨子奇一边亲吻,一边轻轻地触碰和抚摸,等小斐的身体完全放松了下来,有了渴求,他才慢慢推进,与她融入一体……

小斐终于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和美好,她泪流满面,情动时,轻轻地唤着墨子奇的名字:“子奇!子奇!子奇……”

这一晚,他们一直就这样交融在一起,不曾分开过……

--

这一晚,蓝蔷薇也躺在爵少的怀里。商量着明天给尤兰兰接风洗尘的聚会的事情。

“老婆,你说尤兰兰收养了一个孩子?那孩子真是收养的吗?”爵少道。

“她是这么说的呀,怎么啦?”蓝蔷薇看着爵少道。

“我就是觉得奇怪,她年纪轻轻的,以后结婚了自然会有自己的孩子的,为什么要去收养呢?”

“也许这是她跟这个孩子的缘分吧!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吧吧!”

“嗯,明天曹超一定也会来吧,我就奇了怪了,曹超也算是人中龙凤了,追了尤兰兰真多年,她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尤兰兰还想要什么样的人呢?”

爵少对这件事情十分地不解。

“感情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蓝蔷薇若有所思道。“也许兰兰还没有放下对豹子哥的内疚吧,又也许她心里早就有了曹超,只是她自己还没有发现罢了。”

“嗯,不说她了。”爵少在蓝蔷薇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老婆,你还记得小斐和小墨吗?”

蓝蔷薇猛然抬头看着爵少:“对了,他们怎么样了?生活得还好吗?”

三、

“墨子奇现在是Y县商业界冲出的一批黑马,短短三年时间,他就拥有了一家物流公司和一家酒店,听说他对小斐和小墨还不错,小墨那孩子已经读三年级了,很聪明懂事,小斐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那就好!希望他们能够生活得开心!小斐那个女子太不容易了,希望她能开心幸福!”蓝蔷薇感叹道。

“最近Y县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爵少便将墨子奇怒打胡老板的事情说了一遍,感叹道。

“没想到墨子奇居然会为了维护我的名誉而跟人大打出手,居然还说我是他哥!好像让人好感动的样子。”

“是吗?”蓝蔷薇也感到意外而感动:“这是好事呀,说明墨子奇还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有一颗感恩的心。他终于脱胎换骨了!这真不容易啊!墨子奇能够变成这样,小斐功不可没!”

“没有我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他还有机会变成这样吗?”爵少不服道。

“当然啦!我老公的宽宏大量是这个世界最仁慈的事情!”蓝蔷薇趁机给这个傲娇的男人顺顺要炸的毛。

其实,她知道,当初释放司徒方惠和墨子奇,她和爵少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放虎归山,是不是会给自己留下无穷的隐患?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现在能看到自己的善意带来好的结果,也不枉他们当初的一片仁慈之心。

“对了,老公,那司徒方惠现在怎么样了?”蓝蔷薇突然想起了什么。

其实这些年来,蓝蔷薇都刻意地不去想这两个人。因为这两个人带来的记忆都不是那么愉快的,真没有什么值得去回忆的。她不想去回忆那段经历,更不想因为这两个人而她现在幸福的生活带来阴影。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司徒俊逸的恳请,不是看到小斐小墨母子的可怜。让她动了恻隐之心,她是不会让爵少释放这两个人的,给自己的生活留下后患的。

现在听到墨子奇终于脱胎换骨的消息,蓝蔷薇还是感到有些欣慰的,为了小斐小墨母子,也为了自己和爵少当年的一片仁慈之心。既然说起了墨子奇,蓝蔷薇自然就会想到司徒方惠。

听到蓝蔷薇问起司徒方惠,爵少神情一下变得有些凝重。

“司徒方惠在两年前就已经浮尸在异国的江上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蓝蔷薇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这件事情她居然不知道!

“老婆,我隐瞒了你一件事情,其实在两年前,在你快要生三宝之前,发生了一件大事……”

爵少这才对蓝蔷薇说起了那次灵犀灵珑被绑架的事件。

“当时发生那件事情,和尤兰兰发生车祸、豹子哥丧命的事件是同一天,我看你正怀着孕,怕你担心,就没有告诉你!但我一直在暗中组织营救灵犀灵珑,一直在暗中侦破此案……发现这两件事件都是司徒方惠一手策划和操控的。她一直心存害人之心,我自然不会再留她!”

蓝蔷薇一听灵犀灵珑被绑架,紧张得一下搂紧了爵少:“天啦,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我!我居然不知道!”

爵少也抱紧蓝蔷薇:“事情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幸亏灵犀灵珑没事!不然我一定会吃司徒方惠的肉,喝她的血!这个女人的心肠怎么这么地歹毒!”蓝蔷薇到现在还恨得咬牙切齿道。

“所以,我没让她再存活下去!”爵少说这话时眸光里还闪着阴狠的光芒。

“那我爸知道司徒方惠死亡的消息吗?”

蓝蔷薇不清楚司徒俊逸得知司徒方惠死亡的消息时,会是一种怎么的情形。

“司徒方惠浮尸江上被人发现后,你爸后来自然是知道的。但司徒方惠的死因被认定是意外失足落水溺亡,他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或许,你爸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清楚这是她咎由自处,也怪不得谁……那时,因为你快要生三宝,我们就都对你隐瞒了这件事情!”

蓝蔷薇没有再言语,只是紧紧地抱着爵少,沉浸在自己的沉郁而波动的情绪中。

真是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司徒方惠和墨子奇,一个走向死亡,一个走向新生,完全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而她现在还觉得有些后怕。如果当时灵犀灵珑和尤兰兰真出了什么意外,是她当初劝说爵少放了司徒方惠和墨子奇的,那她的后半生一定生活在无穷的悔恨中不能自拔!她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

尤兰兰回到郦城的家,第二天就抱着尤小豹去了豹子哥的墓地给豹子哥扫墓。尤兰兰指着墓碑上豹子哥的照片对尤小豹说道:

“小豹,这是你的爸爸!”

“爸爸!”尤小豹用稚嫩的声音喊道。

尤兰兰不禁泪盈眼眶。

她对墓碑上微笑的豹子哥道:“豹子哥,我带小豹来看你!小豹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了,你不用感到遗憾了!”

她和豹子哥当初是因为他没有生育能力,而遗憾地分开的,这一分开竟成永别。她只所以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为小豹,就是为了纪念豹子哥而取的。她要让豹子哥知道,他们深爱着他,让他此生不留遗憾。

--

晚上给尤兰兰接风洗尘晚宴,是非常热闹而丰盛的。昔日的几位好友蔡锦儿、晨曦自然不会缺席。而曹超当然也是当仁不让的。

尤兰兰一看到曹超来了,立即抱着尤小豹坐在蓝蔷薇和蔡锦儿之间,不给曹超接近她的机会。

但恬不知耻和厚脸皮是曹超这些年来练出的顶级功夫。不管尤兰兰对他是如何地冷漠,是如何的不屑,他都熟视无睹,当着不存在一般。然后厚颜无耻地奉上自己的鲜花:

“我的尤兰兰小姐,祝贺你再次回到我的怀抱中来!”

尤兰兰扭过脸去,当他这个人是空气一般。

四、

曹超也不在意她的态度,将美丽的鲜花轻轻地放在她的面前,然后温柔地吻了吻她的后脑勺,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也许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故意不把曹超那个恬不知耻的男人放在眼里,尤兰兰看到蔡锦儿和晨曦的座位相隔那么远,便偏过头去同蓝蔷薇轻声道:

“锦儿和晨曦还是那么的疏远吗?他们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进展吗?”

蓝蔷薇看了蔡锦儿和晨曦一眼,不由叹息道:“我也搞不懂他们!不明白他们那般矜持都为了什么!”

蓝蔷薇与尤兰兰这边都说着悄悄话,爵少和曹超的眼睛却一直在盯着尤小豹看:这个孩子,怎么这么眼熟?

等蓝蔷薇同尤兰兰的悄悄话终于说完,爵少禁不住将蓝蔷薇拉近自己,在她的耳边道:“我怎么觉得尤兰兰的孩子到像是曹超的孩子!”

蓝蔷薇不露声色,只是神秘地一笑。

爵少就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难道这个孩子真的是曹超的孩子?!”

蓝蔷薇瞪了爵少一眼:“别在这里乱说!”

蔷薇只是不准他乱说,而并没有否定他在胡说,爵少心里一下就有些明了。他一脸意味深长地看向曹超,只见曹超也正用痴痴的眼神盯着小豹那个孩子看!

曹超突然走过来,从尤兰兰的身边一把将尤小豹抱起,将尤小豹举在自己的眼前:

“尤兰兰,我怎么觉得小豹是我的孩子!他怎么长得这么像我?!”

尤兰兰一惊,没想到曹超这么容易发神经,想要将小豹再抢过来,小豹却曹超抱去了他的座位。

“曹总,你在发神经吧!你哪只眼睛觉得小豹像你的孩子!”

“我哪只眼睛都觉得小豹就是我的孩子!”曹超道。同时他抚摸着小豹的脸道:“小豹,叫爹地!”

“爹地!”小豹用稚气的声音叫道。

尤兰兰的脸霎那绯红,像是什么秘密被人一下给戳穿了。她恼羞成怒地冲过去,一把将小豹给抢了过来:“小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曹总!”

宴会中的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异样。

大家似乎都变得心照不宣。

而曹超,一旦觉得小豹是他的孩子,他就有了自己的谋算。他刚刚已经趁机取下了小豹的几根头发,利用上卫生间的空档,悄悄将自己的秘书叫来,连同自己的头发一并交给了秘书,让自己的秘书立即送去做亲子鉴定。

回到坐位,曹超的一双眼神就更加变得深邃幽暗了。

尤兰兰接下来只是闷头吃东西,掩饰着她心里的慌张。要是曹超知道小豹真的是他的孩子,那她们娘俩不是再也逃不出他的魔掌了吗?

看来带小豹回国,真的是很失策啊!

这一顿接风宴真是吃得惊心动魂,让人浮想联翩啊。

等宴会接近尾声时,蔡锦儿却最先提出了告辞,像是有什么事情。

等蔡锦儿走出包间,蓝蔷薇随即看着晨曦道:“锦儿现在是去相亲!晨曦,你就这样看着锦儿走远吗?还不去追?”

晨曦一愣,仿佛有什么一下触动了他的心弦,他朝大家点点头,道:“那我去送送锦儿!”

看到他匆忙离去的身影,包间的人都不禁摇头轻笑。

明明就是去追蔡锦儿的,却非要说成是去送她。切,如今这男人怎么都一个个变得这么地矫情?

这时曹超走到尤兰兰身边,逗着小豹道:“小豹,爹地送你和妈咪回家,好吗?”

“好哇!好哇!”小豹拍手称快。

“不用!我坐蔷薇的车回家,我们顺路!”尤兰兰冷漠道。

爵少看着曹超笑道:“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急在这一时!”

说着搂着蓝蔷薇的肩一起向外走去。

曹超看着尤兰兰单瘦而冷漠地背影,看着爵少跟蓝蔷薇相亲相爱的样子,心里忿忿不平:

你如今美人在怀,当然不急在这一时!可我心心念念地想那个女人已经想了这么多年,其中的滋味你又知道吗?

他恨恨地盯着尤兰兰:自从那晚他尝到了这个女人的滋味,就食髓知味,再也对别的女人没了兴趣,他时时刻刻都想要再次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肆意地蹂躏,她却一直对他冷如冰霜。

不行,他必须尽快地将这个女人再次变成他的女人,尽快地霸占这个女人,以解他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

蓝蔷薇想到晨曦与蔡锦儿,想到曹超跟尤兰兰的爱情纠葛,也不禁摇了摇头。

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愿所有相爱的人都不要错过!

一路上,因为尤兰兰母子在车上,爵少和蓝蔷薇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问了一下尤兰兰下一步的安排,问她什么时候上班。尤兰兰表示,她会将自己的母亲接回家来,然后请一个全职的保姆照顾孩子和家里的生活,她会尽快上班的。

尤兰兰的母亲李芙蓉现在已经能够生活自理,在家协助保姆看看孩子没什么问题。

一到家,爵少就对蓝蔷薇道:“小豹是曹超孩子的事情,你早就知道的吧!”

蓝蔷薇看着爵少,她知道现在孩子一现身,还长的跟曹超那么地像,这个秘密就瞒不住了,便微微一笑,道:“没错,我一直就知道!”

“呵呵,够可以呀,这样的事情居然还瞒着我!我还是不是你老公!”爵少不满道。

“你是我老公的这个事实千真万确,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蓝蔷薇笑道。“至于小豹是曹超的孩子这件事情,毕竟是尤兰兰的隐私,她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要我隐瞒这个秘密,我也得替朋友保密呀!谁还没有隐私呢,你说是不是呀老公!”

蓝蔷薇撒娇道。

爵少不过是故作傲娇而已,到没有跟自己女人计较,他只是想到曹超知道了这个秘密时,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这个曹超,够可以呀,居然与尤兰兰还有这么一曲!他要是发现尤兰兰这么不声不响地生下了他的孩子,指不定会怎样发疯呢!”

“我首先要申明一点哈,”蓝蔷薇道:“兰兰跟曹超发生的那一曲,是在豹子哥离开了尤兰兰之后才意外发生的,并不是兰兰出轨!”

蓝蔷薇不想爵少将自己的朋友想得太坏,也不想他误会尤兰兰。于是就将尤兰兰那天跟曹超发生的事情述说了一遍。

“有些事情真是命中注定,你逃也逃不开的!只是可惜了豹子哥,他真的是个好人,那么地爱兰兰,用自己的生命成全了尤兰兰!”

蓝蔷薇感叹道。

“那尤兰兰为什么这么多年还要拒绝曹超?这不是故作矫情嘛!”爵少无法理解女人的心思。

“可能是兰兰觉得那样一种情况下失身于曹超,觉得曹超是乘人之危,而没法接受吧;又或许她觉得对不起豹子哥吧!每个人都有心底的结吧!”

蓝蔷薇道。

“不理这些破事了,我的小女人,我们该上床了!”

爵少说着抱起自己的小女人就往卧室里走去。

蓝蔷薇挣扎着:“还没洗漱,还没洗澡呢!”

“做了再洗!”

爵少已经性起,哪里还管得了那些?

结果他们这一晚都没有起床,起床洗漱是第二天午后的事情了。

--

话说晨曦和蔡锦儿。

晨曦要送蔡锦儿去相亲现场,被蔡锦儿直接拒绝:“不需要!”

蔡锦儿开着自己的小车前往。

晨曦有些懊恼,就开着自己的车一路跟着。

看着蔡锦儿在一家咖啡馆前停车,走进了咖啡馆。晨曦也跟着走了进去,找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

蔡锦儿走上前,在一个男子的面前坐下。那男子热情地给蔡锦儿搬椅子,同她握手,请她坐下。

蔡锦儿也是一脸微笑。两人看起来,似乎感觉不错。

那男子模样俊俏,颇有风度,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样。

晨曦看到这样一副情形却是那么地刺眼。

这些年来,他对蔡锦儿都是不冷不热的,他似乎还没有从对蔷薇的感情里彻底脱敏,再也没有了那种去爱一个人的热情和渴望。他似乎失去了再爱一个人的能力。

所以,尽管尤兰兰和蔷薇多次要他对蔡锦儿主动一点,热心一点,他就是没法热情起来。他同蔡锦儿就一直处于那种若即若离的状况。

现在,蔡锦儿终于出来相亲了。她或许也已经对他失望了吧。不想再等下去了吧。

晨曦的心里突然感到很不是滋味。

他感到他真的要彻底失去蔡锦儿了。

现在看到蔡锦儿同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一起,她向那个男子笑,跟那个男子窃窃私语,已经到了让他无法容忍的地步。

晨曦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攥住蔡锦儿的手,拉着她就向外走去!

蔡锦儿被晨曦一路拉的踉踉跄跄,等到了外面站定,蔡锦儿一下挣脱晨曦的手,恼怒地看着他:“晨曦,你干什么呀?你疯了吗?”

“我不允许你跟别人相亲!不允许你对别的男人笑、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晨曦也很愤怒。

蔡锦儿微微一愣,随即嘲笑地看着晨曦:“不允许?谁要你的允许了?你是我什么人,需要你的允许?”

她等了他这么多年,他却一直对她无动于衷,生生地将她一颗火热的心给冷落了,她也会失望,也会寒心,她不想再做一个影子留在他身边,被他忽视,被他冷落,她想重新开始了……

晨曦认真地看着蔡锦儿,道:“蔡锦儿,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晨曦的未婚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跟任何陌生男子单独约会见面!”

蔡锦儿一听晨曦说出“他未婚妻”这个字眼,一时有些发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蔡锦儿一脸不敢置信地懵懂模样,晨曦又恼又气,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叹气道:“傻瓜!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你别不相信!”

蔡锦儿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晨曦的怀里,悄悄地流下了欣喜的热泪……

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全文终)

喜欢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txt下载 - 超辉的全部小说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暖阳我的青春你的城时之弃子神明今夜想你陆爷家的小可爱超甜桃李不言gl满级绿茶在豪门乘风破浪逍遥游我是校草他亲妈我男主超甜咱俩没完彩虹在转角若春和景明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裙下之臣我粉丝是帝国第一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不乖我就吃掉你!那时的我们正值青春年华山庄谜影忍冬腹黑不是校草也超帅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归途你不喜欢我这样的?
完本推荐: 武极天下全文阅读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全文阅读凤倾天阑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长女全文阅读凤门嫡女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极品全能高手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全文阅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全文阅读大周仙吏全文阅读傲剑天穹全文阅读朝为田舍郎全文阅读反派大佬觉醒后想做男主全文阅读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全文阅读独闯天涯全文阅读模拟神明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寒门祸害我的前任全是巨星神捕从加点开始大奉打更人帝霸全知全能者稳住别浪E408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君临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神运仙王万古神帝牧神记玄幻模拟器玄浑道章霸天武魂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基因大时代万道剑尊网游之最强传说诸天最苟龙套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的系统大疫大医龙回都市网王:最强老师玄天龙尊朕又不想当皇帝旧日之箓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txt下载手机版 - 超辉的全部小说 -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