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猫与老鼠

她眼前一花, 忽然发觉原来一切不过一场梦境。

于是她长舒了口气, 安下心来——

——哪有那么好的事啦!

陈慧试图让自己相信这是一场梦, 也试图让自己的信念影响到现实, 然而她并不是言灵师, 她只是个乌鸦嘴而已, 好的不灵坏的灵, 因此她不管怎么睁眼闭眼,她还是明明已经身体僵硬,却还要装作柔软的样子被李有得抱在怀里。

更惨的是, 她的胸还在他手里。

这时候要是有人问陈慧,李公公扶着你不让你摔,你感动不感动呀?她二话不说就回:不敢动不敢动!

然而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这位公公竟然像是捏出感觉来了, 就那么站在那儿慢慢揉捏着,似乎很是愉快的样子……这种时候陈慧就更不能“醒来”了, 不然她还能盯着他说“不好意思, 请把你的爪子从我的胸上拿开谢谢”吗?!

就在陈慧纠结万分的时候, 更令她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她听到李有得懒懒地开口说:“慧娘, 舒服么?”

陈慧:“……”

不不不, 这一定是做梦, 她一定是睡着了没醒过来。啊快想起来,这个梦是从哪里开始的?一定、一定是从她睁开眼看到老鼠开始的吧?对,对, 她现在一定还在床上睡觉, 如今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李有得哼笑了一声,那只作恶的手忽而向上挪去,冰冰凉地碰到了她的脖子,似乎有从她的衣领往里往下的趋势。

陈慧一个激灵,身子猛然往后一退,到底是没站稳,扶着凳子半跪在地上,仰头惊诧地看着李有得。

“公、公公,您怎么起了?慧娘是不是吵着您了?”陈慧当即便决定吃了这暗亏,当前面的事没有发生过,不然她也没别的办法。她总有种莫名的预感,若她跟李有得哭诉什么的,他可能会让一切成真!况且,她还真没立场做个贞洁烈妇,她跟李有得达成的交易里面,根本就没提到过这种事啊,而她名义上又是被送给他的,她自己从前也都这么嚷嚷,那么他做点什么真是天经地义的。

月亮在李有得身后,月色下他可以轻易看清楚陈慧的模样,她却看不太清他的神情。比如说,当李有得的视线居高临下从她胸口划过、流连的时候,陈慧就一无所觉,只是紧张又徒劳地试图弄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或者说想不想干什么。

李有得将手背在身后,一开始不过是巧合,后来便是下意识的举动,再后来,他发觉她已经醒了却装睡,这才故意多捏了几下。原来女子那里的手感那么好,怪不得皇上后宫妃子多大胸。

大约是占了人便宜,又见对方面上犹带惶惑,李有得出口时语气都温和了不少,略略压低的声音甚至称得上是亲切了:“怎么,真那么怕老鼠?”

陈慧巴不得他别提刚才那事,闻言立即道:“是、是的!”

李有得道:“那明儿抓两只猫来,把院里的老鼠捉一捉。”

“谢谢公公!”陈慧连忙道谢,其实她倒更希望李有得放她回梅院去,但不敢提。

李有得嗯了一声:“回去睡觉。”

陈慧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公公您先去睡吧,不用管我。”

李有得咧开嘴笑了,声音里似乎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意:“不想回去?那要不要睡我屋里去?”

陈慧心里一跳,压抑着立即跳起来搬着凳子就跑的冲动,讪讪道:“那不好吧,慧娘睡相很差的,怕打扰到公公……慧娘这就回去睡了。”

陈慧对李有得笑了笑,搬起凳子便往自己屋子走,推门进去又关上,小心放下手中凳子,摸了摸自己的胸。还好那死太监没有用多少力气,不然怕是会留印子……脑子里想起李有得说“舒服么”的那个语调,陈慧的脸在黑暗中有点红,都是个死太监了,还做这种事,他就不觉得他自己很变态吗!除了摸他还能干吗!有意思吗他!

这一瞬间,陈慧脑海中再次闪过那一箱子玉势,她咽了咽口水,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甚至强迫自己把刚刚想的都忘掉,她怎么就忘记她的乌鸦嘴被动技能了啊!不能说不能想,不然真成真了她要上哪儿哭去啊,对那死太监吗?他怕是会兴奋吧……啊!住嘴!

李有得在外头站了会儿,背着的手上似乎还残留着方才触感,他朝厢房看了一眼,心情很好地转身回了主屋。

陈慧冷静了会儿,屋子里的黑暗又令她脊背窜起一阵鸡皮疙瘩,她仿佛感觉到黑暗中有不止一双小眼睛在阴森森地盯着她。可怕的想象令她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她又把屋子门打开了一条缝,朝外看去,见李有得早已经不在那儿了,便心中一定。

屋子门又被拉大了些,陈慧做贼似的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李有得已经睡觉去了,便又把凳子搬了出去,想了想就放在门口,坐下。真是太好了,等明天猫来了,她就可以安心地睡觉了。

陈慧原本是打算坐到天快亮了,在所有人起来之前回屋子去的,然而今天一天经历了太多事,又受了惊吓,精神很是疲惫,之前只有个凳子坐她都迷糊了,这会儿背后靠着墙壁,她眼睛一闭上便昏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天色已经大亮,当陈慧发现旁边站了个人时心里一抖,差点就从凳子上摔下去,好在及时扶了扶墙稳住身形。

她仰头,面前站着的人自然是已经化好妆面色阴沉的李有得,而不是她差点以为的成精大老鼠。

“慧娘,我昨夜说的话,你全当耳旁风呢是吧?”李有得冷笑道。

陈慧忙道:“不是的公公,慧娘是打算早起看日出,但出来得太早就不慎睡着了……”反正他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来的,她就胡说了,他能怎么着她吧!

或许是有对比就有伤害,这时候陈慧想起了昨夜的李有得,虽然他的举动可恶了些,但当他不化妆,声音低沉下来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一种别样的温柔——难道说,果然人类的某种变态需求被满足之后,就会宽容很多?

“日出?”李有得不可思议地拔高了声音,他就奇怪了,这女人怎么就有那么多旁人想都想不到的借口?这太阳天天东升西落,有什么好看的?

“是的,当日出东方的那一刻,真是美极……阿嚏!”陈慧在感觉到鼻子的痒意时慌忙捂着鼻子朝向侧面。

李有得蓦地后退一步,声音里有那么点幸灾乐祸的嘲讽之意:“着凉了?”

陈慧捂着鼻子道:“没、没有,就是鼻子有点痒……”

她如临大敌,好在她的鼻子没有跟她作对,并没有再打一个喷嚏拆她台。

李有得不知怎么看陈慧这模样有些烦躁,想想自己今早起来发现她居然还坐在外头的那种复杂的憋闷心情,勾唇阴阴一笑:“慧娘这么不听我话,看来是极想睡我那儿啊。那行啊,今晚你就来睡吧。”

他说完便拂袖而去,甚至都没给陈慧一个反应的机会。

陈慧眼神茫然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她……这乌鸦嘴技能是不是又精进了?

小笤偷偷从门内钻出一个脑袋来,看着陈慧小声道:“姑娘,对不起,我发现公公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喊你了……”

陈慧抱着自己沉重的心情,努力将脑子里那一箱子宝贝挥去,安慰小笤道:“没事,你别担心,我没事。”

就这么不知是安慰小笤还是安慰自己,陈慧的心情竟也好了几分,她起身对小笤道:“我先去屋子里睡一会儿,你帮我看着,别、别让那什么靠近我……”

好歹是白天,她想老鼠那玩意儿应该不会出来的吧?不过她还是心有余悸,让小笤帮她看着,她才能真正安心。这一夜她就没怎么好好睡,腰酸背痛的,必须好好睡一觉……至于晚上的事,她先不去想了!说不定那死太监不过就是随口一说吓吓她的呢!

在小笤的旁观下,陈慧辗转了一会儿终于陷入黑甜梦乡。

再醒来已是中午,陈慧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梳洗打扮,就听小笤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猫的事。

“姑娘,方才你还在睡的时候,小五哥就逮了只猫来,是只三花猫,可好看了!”小笤看着很有成为猫奴的潜质,提起那只猫便两眼放光。

陈慧打了个呵欠,对小笤说:“走,咱们先吃午饭,吃完看看这猫能不能逮住老鼠。”

她是个实用主义者,这猫要是能逮老鼠,那就是好猫,要是不能逮……要它何用!

来菊院之后,陈慧最满意的一点就是膳食的改善了。等厨房送来一桌丰盛的午饭,陈慧便让小笤关了门,一改之前有外人在时故意装出的面对美食面不改色的模样,拉了小笤一起,欢快地吃起饭来。

等吃完了饭,陈慧便让小五把猫带过来,放到了屋子里,而她则在外头紧张地盯着。

小笤瞪大眼看着那只毛色漂亮的三花猫优雅地走来走去,小声道:“姑娘,咱们要不要替它取个名字啊?”

陈慧正看着那猫有没有认真工作,闻言随口道:“名字啊,那就叫幻雪薇琪·李三彩·玛丽黄吧。”

小五和小笤一脸懵,这名字可真长真难记啊……

只见那只得了新名的猫儿转头不屑地看了她们二人一眼,继续如同国王似的巡视着自己的领地。突然,旁边一道黑影闪过,小笤捂着嘴一声惊呼,而陈慧已经吓得往后猛退了两步。

然而,被陈慧寄予了厚望的幻雪薇琪·李三彩·玛丽黄受了惊似的弓着身子一跳老高,随后那大老鼠居然站那儿盯着它,而后者在落地后竟猛地窜出了屋门,如同一道闪电似的朝院门冲去。

小笤惊呼:“幻雪……幻雪微……跑了!”

陈慧隔着一坨肉摸着受惊的小心脏,而小五则连忙追了出去。

陈慧不想再待在这个有一只成精大老鼠的院子里,连忙一拉小笤便往外跑:“咱们去捉李三彩!”

小五追猫追得紧,陈慧把他当路标,倒也不用赶那么急,不一会儿她就发觉,那只猫竟带着她往梅院的方向走。

陈慧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随后不久那预感就得到了验证。

小五站在倚竹轩门口,为难地看着跟来的陈慧二人。

陈慧了然道:“李三彩进去了?”

小五忽略了那古怪的名字,点头道:“是的,陈姑娘……您看……”

“你带来的猫,你自己解决。”陈慧一脸绝情的模样。

小五顿时哭丧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慧挥挥手道:“小五,你看着办吧,我先回了啊。”

小五差点给陈慧跪了,慌忙道:“陈姑娘,您就行行好帮帮小人吧!这猫要是冲撞了蒋姑娘,公公会打死小人的……”

陈慧眼睛一瞪:“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要是替你顶缸了,公公就该打死我了!”

小五目瞪口呆,看陈慧说得认真,他就有种荒谬感,陈姑娘究竟是怎么想的,公公怎么可能打她呢?公公都让她住到菊院来了啊!

“可、可是陈姑娘……公公他……”小五急得语无伦次,他想要是小六在这里就好了,肯定不会像他一样嘴拙,话都说不清楚。

倚竹轩内走出一人,正是清淑,看到在门外的三人似乎并没有多少意外,只是温声对陈慧道:“陈姑娘,蒋姑娘有请。”

陈慧端庄地笑道:“不了,我这便走了。”

清淑露出疑惑的神情道:“可是姑娘的猫儿还在里头呢。”

“不,那才不是我的猫。”陈慧一脸嫌弃道,“一只会被老鼠吓跑的猫配不上我!”

清淑:“……”无话可接……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盛世贵女:暴君的悍妃饲养章鱼少年修罗姬盛京神医弃女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丛林生活物语三步上篮(上)(加勒比海盗)啊,鬼![综]第一国师宁小闲御神录皇后别闹了[原(折腾)皇后]大限将至80年代美食致富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权臣的掌心娇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天下第一蠢徒打脸成神系统退散吧,杯具!浮锦(双重生)梅夫人宠夫日常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大帝的挑刺日常我来拯救男二(快穿)白月光分手日常
完本推荐: 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犯罪心理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搬山全文阅读武道霸主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盗梦宗师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主宰之王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凤还巢全文阅读唐朝小官人全文阅读玩偶游戏:少女病娇为哪般全文阅读瘟仙全文阅读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全文阅读越境鬼医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放开那只妖宠战场合同工人生赢家[快穿]召唤师他从不落单带着系统做巨星一笑风云变偶像直播秀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我要做球王从红月开始大明开局就登基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禁区之狐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要做驸马系统之农妇翻身祭献寿元能变强万兽朝凰黎明之剑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追妻你就拿命来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从锦衣卫开始无敌帝霸原来公爵不是人E408玄浑道章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