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伤

陈慧让阿二拿了把剪子来, 又用烧酒浇了浇剪子和自己的手, 算是消毒。

李有得自然不明白陈慧的用意, 忍不住问她:“你这是做什么?”

陈慧随口道:“用酒壮胆。”

李有得的脸色立即便黑了, 还没等他说什么, 陈慧已经从边缘开始, 一点点将已经被血浸湿的棉布剪开。他便闭了嘴, 紧张地盯着她的动作,生怕她手一抖把自己给伤得更厉害。

血粘在手上的感觉很不好过,很有些恶心, 鼻腔里还有血和酒精混合在一起后的刺鼻气味,陈慧眉头不自觉地紧皱,手下的动作却仔细而轻柔, 怕弄疼了李有得。但动作再轻, 李有得的伤口还在,该疼的就算她不碰还是疼, 没一会儿就见他额头冒了汗, 要不是当着人面, 他早呻.吟出声了。

陈慧将棉布拆下来之后直面那血淋淋的伤口, 面色瞬间便白了。伤口足有十几公分长, 因为棉布的拆开, 伤口外翻,露出里头被血水冲刷得七零八落的药粉。

李有得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就立即别开了视线,觉得那伤仿佛更疼了。

陈慧见血还在外流, 看了眼李有得道:“公公, 您这伤,没给您好好处理过吗?”

李有得吸了口凉气,失血过多面色惨白的他此刻已经感觉到了全身力气的流失,没什么力道地说:“御医不擅治外伤,只给我包了下,我便想着出宫了自己找大夫再看看……”

陈慧努力回想自己看过的急救图片,忙将李有得的手臂举起,寻找他上臂内侧的肱动脉按住,找了一会儿她才找准,见血渐渐不流了,她才稍稍安心,转头叫人:“阿二,你过来。”

几个小厮就在不远处待着,一个个紧张地看着陈慧那不太熟练但看着似乎挺稳妥的动作。他们可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刀伤,一个个顶多也就会简单的包扎而已,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干看着。听陈慧叫自己,阿二连忙上前。

陈慧道:“学我一样洗手,洗干净些。”

阿二连忙照做。

陈慧让阿二过来,让他学自己的模样,按住李有得的肱动脉,抬高他的手臂。

阿二连忙照做。

陈慧空了双手出来后,先用热水洗了洗,再用烧酒消毒,随后看向李有得的手臂,心里有些打鼓。这伤口看着好大啊,要不要先缝合?她、她不会啊!而且用什么缝合,平常用的绣花针和线吗?她以前好像看过有土著用火蚁来缝合的,就是让火蚁咬住伤口,然后把身子摘了,就像是现代医学用的那种跟订书机差不多的皮肤吻合器。但这儿她上哪儿找火蚁去啊!

陈慧看了眼李有得那苍白的面容,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吧,总比什么都不做赌他不感染的概率好。万一不行,只能说李有得命不好,没碰上一个穿越的外科医生。

“周大夫来了!”

陈慧刚决定好下一步怎么做,就听有人激动地喊了一声,周大夫匆匆跑进来,看到陈慧和阿二的动作愣了愣,走近了一看到李有得的伤口,他的面容便白了白。

李有得见终于有大夫来了,面容一松,便听周大夫道:“李公公,小人……小人只善内科,这、这等外伤,怕是要找个军医来才好处置啊!”

周大夫以前不是没治过外伤,有人造房子时从屋顶摔下来断了腿,送到他这儿来,他根本就没能止住血,没多久就死了。还有人被刀砍伤了,他是止住血也开了药,可没多久那人便高烧而死,他束手无策。因此他对这类严重的外伤真是怵得很,面前又是个大太监,若一不小心出了什么问题,可是掉脑袋的事!

“这会儿上哪儿找军医去!”李有得怒斥一声,可惜声音虚弱,没多少威慑力,若此刻手边有茶盏而他还有力气,他早气得丢出去了。

陈慧本还有些指望周大夫能有一些比较靠谱的办法,听到他这么说便知没指望了,还是要靠她这个连半吊子都算不上的。

只见周大夫吓得跪地道:“李公公,小人是真不敢乱来啊!若弄错出了什么事,小人便是赔上全家性命也抵不过李公公您的身体安康啊!”

真·乱来的陈慧动了动十个手指头,对李有得道:“公公,既然周大夫没什么法子,便让慧娘来吧,好歹死马当活马医了。”

李有得面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把他当马乱来?这个陈慧娘真是……

还没等他发火,陈慧却已经开始一个个指使人做事去了。她先问了周大夫有没有能让人失去知觉的药,周大夫正想着赶紧撇清这事,见有陈慧接手真是巴不得,立即说:“有的,不过在药铺里,小人并未带着。”

“立即去拿。”陈慧道,“多拿些。”陈慧自然不意外有这种药,原身曾经可是被药晕了送过来的。

有小厮立即陪着周大夫离去。

陈慧又让阿大去找来针线,在沸水里煮,接着又命令其余人把李有得扶到床上去。

李有得终于出声:“慧娘,你究竟想做什么?”

陈慧指了指李有得的伤口道:“公公,您这儿伤口太大了,这么放着非得流血而亡不可,必须把它缝起来。”

李有得脸都绿了。

陈慧忙道:“但是您别担心,我让周大夫拿了药,您喝下去就昏了,不会感觉到疼的。”

李有得完好的那只手一抬,止住所有人的动作,盯着陈慧看:“慧娘,你哪儿学来的这些?”

陈慧做的这些都已经超过了李有得的认知,她一个商户之女怎么就懂怎么处理刀伤了?而且这些法子还闻所未闻。他先前怎么就答应随她胡来了?连大夫都搞不定的事,她一个没什么见识的闺阁之女,能懂什么?实在不行,他就再去请御医过来,即便御医不善刀伤,也总比个女流之辈好吧?

从哪儿学来的?当然是即便告诉你这个古代人你也永远都无法想象出来的互联网啊!

陈慧道:“公公,是慧娘小时候有一回被划伤了,一个过路的神医告诉我的。我记得神医说过,这种外伤最怕的就是邪祟入体,而用烧酒以及煮沸的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灭邪祟。他还说,伤口若太大,必须将它们缝合,否则便会暴露在邪祟之中,一直流血不止,直至死亡。”

陈慧所说的,自然跟她目前做的相吻合,她知道李有得无法理解细菌一说,便随便挑了个有印象的似乎中医典籍中出现过的词。

李有得道:“神医?是谁?”

陈慧道:“他自称列文。”

李有得当然没听过这个古怪的名字,陈慧说得有板有眼,但他还是将信将疑。

陈慧见李有得可能不打算继续听她的,忙继续道:“公公,您得快点了,不然邪祟入体,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您了。”

她又垂了眼,小声道:“慧娘不想公公有事……”

李有得没被陈慧的故事说服,却被她这满怀担忧的轻声细语给触动了。

“……行了,那你快些!”李有得道。

陈慧欣喜地点点头,其余人在她的安排下开始做事,而李有得也在搀扶下回了里屋躺上床。

陈慧继续让阿二把李有得的手臂抬高,而她则把他手臂上的袖子都剪了下来。见李有得眉头紧皱,显然又疼又慌,为安抚他的情绪,她笑眯眯地说:“公公,您的手可真白,比慧娘的都白呀。”

阿二扭头不看,也假装没听到陈慧这类似调戏的话。

李有得狠狠瞪她一眼,这都多少年了,谁敢说这种话调侃他?

陈慧笑着看他一眼,没把他的瞪视当回事,先用热水把他的手臂细细擦了一遍,又尽量避开他的伤口用烧酒消毒。有时候难免不小心碰上了,李有得的表情便会变得极为难看,却硬挺着没出声。

“公公,是不是很疼啊。”陈慧道,“公公您别忍着,疼就叫出来,没人敢笑话您的。”

李有得:“……不疼!”

陈慧又道:“那唱个小曲儿给您解闷?”

她说着看向阿二:“阿二,快唱。”

阿二一脸呆滞,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让他唱小曲儿?他不会啊!

“姑娘……小人、小人不会……”阿二战战兢兢地说。

陈慧自然道:“不会就编啊。”

编?阿二更懵了。

李有得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慧娘,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随口便是瞎话?”

陈慧望着李有得一脸害羞道:“公公,您别总当着别人的面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李有得气得声音一尖:“我没夸你!”

陈慧连忙按住他的肩膀道:“公公,您看您,别激动啊。您的伤口好不容易止了血,乱动怕是会飙血,可吓人了。”

李有得瞪了陈慧好一会儿,实在没力气跟她斗嘴了,干脆闭上眼不理会她。

阿二偷偷敬佩地看了陈慧一眼,有胆子跟公公斗嘴还能全身而退的,他还真就只看到陈姑娘一人,实在是高人啊。

好在周大夫的药很快就送到了,让阿大去准备的针线等物也已经就位。内屋点了很多蜡烛,将房间照得雪亮,陈慧可以清楚地看到李有得的伤口。

先让李有得将药喝了,陈慧便又洗了一次手,替他的手臂擦过消毒。

李有得喝完药后想着自己即将昏迷过去,到底有些担心,看陈慧那努力穿针线但好半天都穿不上的模样就更担心了。他盯着她说:“慧娘,你真行?”

陈慧回望着李有得似乎犹豫了会儿才说:“公公不放心的话,那还是去找个军医来?我听闻战场上军士受了伤,一般都是直接拿火燎伤口的,肉都烤熟了,可疼可疼了。”

李有得面色一白,不吭声了。而随着药物的逐渐起效,他也渐渐昏睡过去。陈慧推了推他,见叫不醒,脸上的那股子自信瞬间没了。

陈慧先拿了经过沸水蒸煮后又浸过烧酒的匕首,站在床边看了许久才有胆子给李有得的伤口进行清创。御医应当已经简单处理过他的伤口,但因为撒了止血粉,这些颗粒状固体没能止住血,又不会被伤口吸收,必须在缝合前去除。

陈慧庆幸御医没有直接上火烧,这时代对微观世界没有概念,不知细菌是什么便无法进行有效的消毒,而用火烧虽然对机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但也从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细菌的结构,让受伤者有一定概率能活下来,因此这办法便常用了吧。可他们根本不懂在触碰伤口前要洗手消毒的道理,即便伤患没有死于失血,也可能在后续的治疗中被这样的卫生条件感染而死去。而且火烧会让人体彻底失去自愈的可能,留下难看的疤痕。

陈慧看了眼李有得,心想,他应该感谢她,不但给了他更大的活下来的概率,还让他的手臂不至于太难看。本来人就长得不帅了,要是手臂上还那么难看,也太可怜了。

陈慧心里想着有的没的,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紧张。匕首刮在肉上的触感怪异恶心,看着鲜红的血因创面的清洁而流出来,她整张脸都要扭曲了。为什么她非要做这种事啊!她为什么就不能让李有得拼人品算了啊!这样让她今后还怎么愉快地吃肉啊!

陈慧一边嫌弃着自己,一边费力地替李有得清理创口。李有得人是昏迷了过去,但肌肉还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她想要是他醒着,大概就要嚎叫起来了吧。

等清理完伤口,陈慧已经是一头的汗,她又去洗了手消毒,回去前叮嘱阿大弄盆火进来,把蒸煮好的棉布拿几块去烤干,严令他做事前先洗手消毒,之后尽量不要碰棉布的中央部分。阿大一一应下。

接下来替李有得缝合伤口的部分又花了陈慧极大的毅力,那种针刺入肉中的记忆她一辈子都不要再想起了。为了以后拆线方便,她没让线入得太深,因精神高度集中,最后打结时手都抖了。

缝合结束后,她又拿烧酒对伤口周围消了毒,用烤干的棉布擦干伤口,再换了块干棉布,将伤口轻轻包扎起来。

等一切做好,陈慧已经筋疲力尽,吩咐阿大不要随便碰李有得的伤口,便去洗洗睡了。

第二天睡到大天亮,陈慧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小笤见她醒了便说:“姑娘,外面好像有外人来了……”

陈慧穿好衣服开了房门,因昨夜肌肉紧绷,这会儿一动她就发觉全身都在酸痛。一眼见李有得匆匆走出主屋,她一声惊呼:“公公!”

李有得险些被陈慧这喊声吓得一个哆嗦,望向她时想起昨夜的事,心里的感觉有些微妙,一时间也没有回她。

他没说话,但陈慧就不客气了,她快步走过来不可置信地说:“公公,你前一晚才受了重伤!流了很多的血!这会儿便起床四处走动,你就不怕伤口再裂开吗?”

李有得皱了皱眉,视线从陈慧身上挪开,目视前方冷哼一声:“慧娘,你这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还敢对我大喊大叫?”

陈慧瞪了李有得好一会儿,那股气就憋不住了,恼怒地说:“好!我不管了,你伤口要是再裂开了,你活该!”

陈慧气得转身就走,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她昨夜洗手消毒把手都洗白了,忍着恶心和害怕把他的伤口处理好,他就这么对待她的劳动成果?气死她了!她不想管了,就让他伤口崩开死掉算了!

被甩了一脸狠话的李有得目瞪口呆。真是反了啊!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兽丛之刀老婆的量词是一只部落神厨大帝的挑刺日常我有一千张面孔三步上篮(上)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综]第一国师混元修真录[重生]含桃始乱终弃了师尊后林黛玉重回红楼屠钱捡到一只凤凰做宠物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快穿女神逆袭之旅80年代美食致富师父别来无恙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总有人劝我造反我和妲己抢男人大限将至退散吧,杯具!锦衣卫棋魂同人 季家小四为你而生(快穿)
完本推荐: 田园纨绔妻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铁掌无敌王小军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战神之王全文阅读武道霸主全文阅读玩偶游戏:少女病娇为哪般全文阅读龙骑战机全文阅读至尊箭神全文阅读至尊兵王全文阅读庶得容易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仙炼之路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大学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霸家有悍妻怎么破神魔书逆剑狂神他以时间为名传奇浪潮十八年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追妻你就拿命来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明末亲军锦衣卫三国从杀出长安开始我和双胞胎老婆妖女哪里逃一笑风云变斗罗之神枪鬼剑仙宫我在豪门当夫人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妖龙古帝戏精打脸日常穿越诸界之最强赛罗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吾儿王腾有大帝之姿武魂殿之第一巅峰斗罗重生九零做团宠穿成异能大佬后我出道了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低调为王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