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心思

李有得看着眼前女子那似乎看不出丝毫作假的惊喜面庞, 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荒谬感, 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她才会来到他府上?说不定陈平志就是受不了他这个女儿, 才把她丢给了他。

“等我?方才也不知是谁, 睡得跟死猪似的, 怎么都叫不醒!”李有得冷笑道。

陈慧道:“不是的, 公公, 您误会了。慧娘是等了大半夜没见公公回来,方才听到公公的声音还以为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想着这白日梦跟真的一样……公公见谅呀。”

陈慧声音娇柔, 娓娓道来解释着自己的异状,完全看不出一丝心虚,若非李有得也算对她有所了解, 此刻只怕真信了。

他随手拉过一旁的凳子坐下, 问陈慧:“我问你,这段日子, 你都上哪儿跟哪些人鬼混去了?”

陈慧心想, 什么鬼混啊, 说得这么难听,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出轨了呢……而且, 她去哪儿了, 小六会不知道么?小六知道,也就等于李有得知道了,还假惺惺地问她。

“慧娘没有上哪儿鬼混, 就是去去布庄, 偶尔与舒宁郡主他们见见面。”陈慧委屈地说,“公公您不是早就知道的么?”

李有得直接无视了陈慧的这个问题,嘴角勾了勾眼带嘲讽:“说到舒宁郡主,她还不知你的身份?”

白日的情况,虽然二人相遇得突然,但在片刻之间都根据对方的反应做出了相应的对策,自然也猜到了一些真相。

陈慧道:“一直没找到什么好的时机说……”

李有得视线垂了垂,笑得冷冷的:“不是没找到好时机,怕是根本不愿意说吧。让舒宁郡主知道你跟了个阉人,怕是会疏远你,而你也永远抬不起头来吧?”

陈慧说:“公公,可否容许慧娘先穿个外衣?”

李有得一愣,这才发觉她只穿了寝衣,看着是有些单薄。

“……去。”

陈慧对他笑了笑,从床上跳下地,几步跑到衣柜前翻动,过了会儿问:“小笤,我那件水蓝色的衣裳呢?”

小笤原本在外头等着不敢进来,听到陈慧叫她忙小心地推开门看了进来,小声道:“就在衣柜的下方,那件红色衣裳下面。”

陈慧边听边翻,很快便找到了:“好了,我找到了。”

她拿出衣裳,走到屏风后,好一会儿才换上衣裳出来,甚至连头发都整齐地盘好了。

她款款走过来,对李有得笑道:“公公,慧娘好了。您刚才问我什么?”

耽搁了这么会儿,李有得那种阴郁的情绪早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散,他面无表情道:“我说,你没跟舒宁郡主说你的身份,是怕她知道你跟了个阉人,让你永远抬不起头来吧?”

陈慧原本都准备坐下了,闻言激动地说:“公公,这是谁在您面前嚼舌根呢?这是污蔑,慧娘要跟他当面对峙!还自己一个清白!”

李有得觉得一阵阵的心累,他就不信她没听到他之前的话,偏换了衣裳之后才做出愤怒的模样,把他当傻的吗?

“没人嚼舌根!”李有得冷冷瞪着陈慧,“明摆着的事,还要谁来说?你少给我插科打诨!”

陈慧看着李有得眨了眨眼,她发觉她真是越来越不怕他这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了,哦,不对,他没有胡子,也永远长不出胡子。

“公公您又冤枉慧娘。”陈慧吸了吸鼻子不满地说,“明明就是没有好时机,后来我也不便特意提起,公公你却偏要误会慧娘。”

“哦?那今日呢?”李有得斜眼盯着陈慧道,“今日你为何装作不认得我?”

“公公您不也装作不认得慧娘吗?”陈慧盯着李有得看,语气里多了些控诉的意味,“而且,您还跟那什么黄公子称兄道弟的!他早前还调戏过慧娘!”

李有得一愣,下意识地回道:“那时我不知道……”他突然回过神来,脸色一黑,冷笑道,“陈慧娘,什么时候轮得到你管我与谁来往了?”

陈慧别开视线道:“慧娘不敢,慧娘就是说说而已,公公不爱听,就别听了。”

李有得先是怔住,竟觉得眼前女子这种娇嗔的小女儿情态有种别样的美,如同一根羽毛,挠得他的心痒痒的。接着他惊出一身冷汗,突然就后悔了来找她这事。

那种奇妙的感觉又来了,想骂她骂不出口,想打也打不下手。

他突然站起来,落荒而逃似的快步走出门去。

陈慧惊讶地看着李有得走了出去,连回一下头都没有。他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让他不爱听别听,他就真不听,还跑了?

那……今晚他来,究竟是干嘛的?

小笤见李有得走了这才回来,见陈慧怔怔地坐着,忙走过来道:“姑娘可要继续歇息了?”

“歇吧。”陈慧随口说道。

陈慧觉得,自从那晚之后,李有得就变得奇怪了。他冷了她二十天,因为一次偶遇后又突然来找她,莫名其妙地冷言冷语了几句后又没头没脑地走了,这到底算个什么?那晚她差点扒下他的裤子,所以把他吓到了吗?可是他也不必怕她啊,他要真担心她做什么,直接把她关起来就行了,可他并没有那么做,只是不见她而已。

总不至于是真喜欢上她了吧?

突然冒出的猜测让陈慧吓了一跳,却又忍不住去思索这种猜测的可能性。一个太监,真的有喜欢上一个人的能力吗?以及,她真有本事让李有得喜欢上她?

陈慧对此十分不自信,却又不敢贸然把这种可能性排除。因为不同性格的人喜欢上一个人后的表现可以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因此她并不能肯定李有得的真正态度。他之前本就阴晴不定,要讨好他也不容易,如今的反常,或许也称不得多反常。别的男人来质问她不肯承认她是他的女人,那应该就是喜欢无误了,但李有得来质问,她却无法轻易得出这结论,当初连原身触柱自尽一事都伤害了他的自尊心,所以说他来质问,也可能是被伤到了。就是今夜的质问没有个结果他就走了这事,令人有些无法理解。

陈慧睡前的心情有那么点惊疑不定。

她已经有些肯定,她在李有得心里应当是有一定地位的了,要把她怎么样之前,总会有点舍不得,那么接下来只要她别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安分守己地过她的小日子,她这日子便会很安稳了。

可万一李有得真喜欢上她了,或者说得不那么矫情一点,看上她了,那她该怎么办啊?真要由一个死太监随意摆弄吗?想到那一箱子玉势,她脸都绿了。

在忧心忡忡之中入睡的陈慧又做了个梦,梦中李有得把她叫到了主屋,让她在他面前跪下,而他则用一根玉势挑起她的下巴,阴冷又淫.荡地笑着说:“慧娘,你过去总说是我的女人,今日我便圆了你的心愿,去床上躺好,我一会儿便来满足你。”然后梦中的她便不受控制地起身去床上躺好,仰头大睁着双眼等待着李有得的到来,明明心急如焚,却又无力挣脱那无形的控制之力。

就这么一直睁眼等待着,这样明知噩梦随时将到来,却不知何时到来的恐惧感擢住了陈慧的心,直到天光大亮,她猛地睁眼醒来时,梦中的情绪还控制着她,让她的心都揪紧了。

小笤的声音真正让陈慧惊醒,她也意识到那个可怕的场景不过是她的梦而已,然而冷汗还是流了下来。

她如今是不太怕李有得了,可这跟躺在床上任由他这样那样还是两回事啊!太监毕竟少了二两肉,在床上又不能好好发泄,在床事上十有八.九会很变态吧,她一个弱女子,还是算了,她一点都不想亲自去感受啊!

因为临近早上时做的这个梦,陈慧的精神不大好,偏她才刚洗漱好打算吃早饭时,主屋那边小六过来说,李有得让她过去一起吃早饭。

陈慧默默地叹了口气,这种仿佛噩梦即将成真了的感觉,真是糟透了。万一她的猜测成了真,那可怎么办?以李有得绝不肯让人轻易看到他下半身的性子,做那种事时,他肯定是衣冠整齐的那个,而她,就不知道会被怎么摆布了。可即便能猜到未来,她也无能为力呀,真到了那时候,她还能为了什么贞洁一头撞死不成?……还是算了,真的到那一刻了,她别无选择也就只能从了吧,往好处想,至少她还有肉吃。而且,事情也不一定就是她想的那样。

陈慧心里默默安抚着自己,几步路便到了主屋。见到李有得的那一刻,她立即换上笑脸道:“公公,您找慧娘一起吃早饭么?”

她慢慢走过来,神情里带着点儿娇羞:“公公昨晚早些说嘛,不然慧娘就会早些起来了,也不必公公等。”

她暗暗地观察着李有得,总觉得他给她的感觉跟昨夜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

“昨夜我还没想明白。”李有得指指自己旁边的座位,“坐。”

陈慧心里咯噔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总觉得他这句话是一语双关啊!他昨夜没想明白什么?没想明白要不要收了她?今早想好了,因此就把她叫来了?那这顿早饭能顺利吃完吗?会不会吃到一半他就亮出家伙了?

陈慧战战兢兢地坐下,却又不敢表现出惧怕的模样引得李有得察觉,低着头只是吃着她碗里浓稠香甜的白粥,连下饭小菜都几乎没有去夹。

李有得管自己吃着早饭,思绪却一刻都未停下过。

昨夜他逃了,实在是那种感觉太过奇异,他这辈子还从没有体会过,因此让他有些无措。其实,若不是那个晚上陈慧娘说的那句话,他怕是再过许久也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公公喜欢慧娘,所以才想对慧娘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是他吓唬她的,他就爱看她被吓到时惊慌失措的模样,以获得一种猫捉老鼠般的快感,然而前一句话,却让他瞬间惊慌了。

他在宫里待了二十多年,宫里的那些腌臜事也见得多了。单单对食一事,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内侍与宫女,内侍与不受宠后妃,甚至还有后妃和宫女,宫女与宫女的。皇宫太大了,也太寂寞,在做到他这样的高位获得自由出入皇宫的权势之前,一旦入了宫便没人能离开,倒霉的在后宫倾轧中悲惨死去,然而更惨的却是一辈子老死后宫,再也没能见到宫外的景象。

他没有想过找对食一事,自从幼时旧友惨死后,他就只想着往上爬,用尽一切手段往上爬,唯有爬到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唯有握紧手中的权势,才不会轻易被人打死。那种被打板子后延绵不绝痛入骨头的痛,他今生都不愿再尝一回了。

李有得忽然看了眼陈慧,见她只是埋头喝粥,忍不住说:“慧娘,就这么喜欢喝白粥?还是怕其他菜里有毒?”

陈慧没吭声,却忙伸出筷子夹了点小菜,她当然不喜欢喝白粥了,一点都不喜欢!

李有得哼了一声,克制着自己将手往她脑袋上伸的冲动,心里带了点小小的愉悦。

真没料到,他也有想结个对食的一天。明明是旁人硬塞给他的女人,也不知怎么的他就上了心,好在她已在他后院里,是他的人,谁也抢不走,那便这样吧,养着宠着,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厌了。

“公公,您怎么不吃?”陈慧实在是被李有得那直勾勾的目光给盯怕了,心里打着鼓问他。千万别说什么“等你吃完了我再吃你”啊,她会吓死的!

李有得眉头一竖:“慧娘,你近来可是愈发胆大了,我吃与不吃,几时轮得到你管?”

令李有得惊讶的是,陈慧却仿佛松了口气的模样,笑着说道:“公公说得都对,是慧娘多嘴了。”

她说着便转回头去与自己的早饭奋战,果然再没有看李有得。

李有得慢悠悠地用起了自己的早饭,等他吃完时,陈慧早已经吃完许久,就是不敢打扰他用餐,一直时不时挑一片腌黄瓜吃,消磨着时间。

“慧娘,送我出府。”李有得起身时说道。

陈慧愣了愣,为他这从未有过的要求惊讶,可笑容很快便漫上面颊,她立即起身,眼见着阿大替李有得整好仪容,随后便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她还正因早饭后可能发生的事而惴惴不安呢,一听李有得要走,她自然高兴得很。

等李有得坐上马车,陈慧站在下头真心实意地道别:“公公一路平安。”

李有得掀开马车小车窗的帘子,对陈慧道:“慧娘,我这几日都会待在皇宫,怕是要三五日才能回来,你在府里老实着些,少出去给我招惹是非!”

陈慧连忙低头道:“公公放心,慧娘一定老老实实的。”

“说得倒好听。”李有得嗤笑一声,却也没再说什么,放下帘子,马车渐渐往前驶去。

陈慧往回走时高兴得简直想跳个广场舞开心一下,可惜的是她并不会,而且没有凤凰传奇的歌当背景音乐,还怎么跳得起来?

李有得走了,一走就是三五日,这几天她自然可以好好放松一下,至于他临走前说的老实待着这种话……反正他又没有禁止她出门,她为什么不出去?

一早上萦绕在陈慧头顶的乌云算是散了,她的猜测虽然还未尘埃落定,但至少从目前来看,李有得并不想对她做什么,那她还怕个什么?该吃吃,该喝喝,无谓的烦恼又不能帮助她更好地活着,反正她又没别的办法,就这么过着好了。

因为暂时放下心来了,陈慧也有闲心想些有的没的。其实吧,最近李有得对她还是很不错的,要他真有需求,满足满足他也是应该的嘛……哈哈,还好他没兴趣。

陈慧侧头看了眼跟在她后面的小六,他却低了头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她心里哼着歌往回走,谁知才刚走没两步,一道影子突然从她面前飞快跑过,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陈慧停下脚步问小六:“刚才的那个……是李三彩?”

小六一呆,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那只三花猫的名字,犹疑道:“应该吧。府里只有这一只三花猫。”

陈慧看了李三彩跑走的方向,问小六:“那儿是……”

“书房,公公平日里不让人进的。”小六道,大概是怕陈慧天不怕地不怕闯祸,忙又说道,“谁若擅自进去,公公是会重罚的。”

陈慧突然想起了小笤曾经说过的一系列传言,书房重地,李有得看得很严。而在她搬到菊院之后,时常跟小厮们唠嗑,便也听说了,当初她偷溜出来偷鸡吃时毁了她的梨和鸡的那个男人,便是混入书房打算偷东西,结果东西没偷着,还把命给丢了。

“蒋姑娘有没有去过书房?”陈慧问道。

小六道:“没有……”

陈慧有些好奇地问:“那蒋姑娘若进了书房,公公也会罚她吗?”

毕竟那只三花猫如今是蒋姑娘的宠物,它不见了,她总要来找的,而蒋姑娘在李府待了两年了,想必是知道哪儿能进哪儿不能进的,那么她会为了那只三花猫犯禁忌吗?而李有得,会不会因此罚她呢?她真是好奇死了。

“这个……小人不知。”小六道。

陈慧瞥他一眼:“是不知还是不肯说?”

小六笑道:“陈姑娘,小人怎么敢对您隐瞒,是真的不知。蒋姑娘很少来书房附近,也真的从未进去过。”

“你既不是在倚竹轩当差的,又并非在书房当差,倒是知道得很清楚嘛。”陈慧笑眯眯地说。

小六面不改色地笑道:“应该的。”

陈慧哼了一声,眼见着找猫的人已经来了,也不再跟小六瞎扯,而是看向那匆忙赶来的清淑,热情地打了声招呼:“清淑姑娘,你是来找猫的不?它跑书房去了哦!”

看到陈慧就在前方,清淑脚步蓦地一顿,心里一时间生出一股不愿意靠近的冲动来。实在是这位陈姑娘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她直觉靠近这位陈姑娘很危险。

可蒋姑娘的猫儿跑了,她是出来追的,总不能空手回去。

清淑心里提着十二分的警惕走到陈慧跟前,客气地说:“陈姑娘看到那猫儿了?”

陈慧道:“对呀,就跑进书房了,你快去找啊,若晚了,书房被它搞乱了,公公该生气了。”她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清淑面色微变,若那猫儿真闯了什么祸,蒋姑娘可不会有事,受到惩罚的只会是他们这些下人。

可书房这种地方,她又怎么敢进去!况且,万一猫儿并未跑进去,而是陈姑娘故意骗她的呢?

清淑看向小六,有些僵硬地微笑道:“小六,那猫儿真进……”

没等清淑说完,陈慧便板起脸道:“不信我的话?当我会害你不成?哼,不识好人心,小六,我们走!”

陈慧说翻脸就翻脸,扭头盯着小六,示意他走快点,不许跟清淑有任何眼神交流。

小六虽然也不想得罪蒋姑娘,可这种时候,却只能跟着陈慧一起往菊院走去。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陈慧却在拐角处停下了,偷偷摸摸看向仍然站在原地的清淑,对小六道:“小六,你猜清淑接下来会如何做?我赌一文钱,她会回去找蒋姑娘。”

小六望见陈慧面上那兴致勃勃的模样,忽然脊背一凉。原来陈姑娘一直没有任何对付倚竹轩中人的迹象,不是因为不记仇,而是等着最好的时机呢!那他曾经眼睁睁看着她受欺负而袖手旁观,岂不是早被陈姑娘记下了,迟早要找他算账?

小六咽了下口水道:“小人猜……清淑姑娘会去找书房的守卫要猫。”

陈慧也不在意,只盯着清淑的身影,忽然感觉身边有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慌慌张张地说:“陈姑娘,从前是小六对不住您,求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小六计较了!”

陈慧:“……”什么鬼?!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梅夫人宠夫日常饲养章鱼少年全家穿越到古代女配和绿茶he了(女尊)我靠美颜稳住天下屠钱专职加戏的我(快穿)谁教春风玉门度捡到一只凤凰做宠物[火影同人]或许改变前女友黑化日常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含桃有姝情敌们都重生了戏精穿进苦情剧大限将至[综]诺澜的历练之旅最后的女神坏道丛林生活物语被迫转职的医修心梗选手[快穿](加勒比海盗)啊,鬼!宁小闲御神录我在网游修仙
完本推荐: 娘子万安全文阅读网游之战御天下全文阅读都市无上仙医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我在游戏当神豪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大学士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时光之心全文阅读韶光慢全文阅读宿主全文阅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全文阅读楚汉争鼎全文阅读仙炼之路全文阅读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资质平平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妖女哪里逃借剑神魔书从锦衣卫开始无敌黎明之剑彼岸之主吾儿王腾有大帝之姿完美世界我从末世开始无敌恐怖轮回:百倍奖励众神世界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江山谋之锦绣医缘生命的继续系统之农妇翻身祭献寿元能变强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在遮天开辟仙帝路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真没想红啊穿越之我在古代送外卖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你是我的天使呀家有悍妻怎么破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妖龙古帝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我要做球王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