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更重要的问题

说是正好有时间想想自己是不是真有病, 然而陈慧却从情感上拒绝去思考这个问题。

为了能活得痛快些, 有时候陈慧真不愿意主动去思考太多深层次的问题, 反正想了也没用, 越清醒越痛苦, 不如让自己高兴点儿。可这个问题, 对于她自己来说, 相当重要,她不得不认真考虑了。

两天的“自我诊疗期”过了,陈慧没想明白自己的“病情”, 倒是突然醒悟过来一点:在不知道李有得是不是对自己也有意思的情况下,先喜欢上他,不是找虐吗?

想明白这个问题后, 陈慧决定先假定自己不喜欢李有得, 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弄清楚他对她的态度后,再确定自己的病情。

不过, 要弄清楚这一点, 却也不是件易事。

若以一个不了解李有得的旁观者来看, 他曾经对她说过, 她死也要死在他府里, 他搂过她, 捏过她胸,她不见了他来追过……可惜这些在她这个当事人看来,实在算不上是“喜欢”的证据。倒是前两日坐马车回来时, 他搂着她安抚她的举动, 让她觉得有那么点意思了。还有,他一直都挺纵容她的,这也勉强算是个正面的依据吧。

陈慧先前就在困惑李有得到底是不是看上她了,可他似乎又对她没有任何那方面的兴趣,就像是……就像是养着蒋碧涵一样养着她。当然,他对蒋碧涵的态度,跟对她又不一样,他只怕都没对蒋碧涵说过几句重话,而对她呢?什么话难听说什么,真是不气死她不罢休啊。

留给陈慧冷静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偏在这时,蒋碧涵居然来看她了——是的,只是来看她。

陈慧请蒋碧涵入内坐下,跟她寒暄了几句发现她似乎有话要说后,便让小笤和清淑二人出去了。

“蒋姑娘,找我有事呀?”陈慧问道,她跟蒋碧涵经过上回的腊肠事件后拥有了共同的秘密,关系仿佛贴近了些,但碍于二人的身份,她也不可能表现得太亲密。

“陈姑娘,听闻你去潭门寺遇了险……先前我病了,怕把病气过给你,便一直没来探望。”蒋碧涵道。

陈慧眼睛眨了眨:“我运气还不错,虽说过程凶险了些,最后倒是死里逃生了。”

蒋碧涵微微笑了笑,许是早就得知了一些事,听到陈慧的话她并没有太多意外,反倒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只垂眸望着茶壶,低声道:“那便好。”

陈慧想,蒋姑娘还没学会跟她说话时可以有话直说呢。

“蒋姑娘,不知你找我来有什么事?”陈慧单刀直入。

蒋碧涵沉默了几秒后才垂着视线道:“陈姑娘,你是不是……”她顿住,实在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下去。或者说,过来找她已经让她用尽了勇气,这会儿要说出盘桓心中许久的话,会让她觉得难堪。她几乎想要立即起身,落荒而逃了。

陈慧等了几秒没等到蒋碧涵的下文,追问道:“蒋姑娘,你想说什么说就是了,我保证不打你。”

陈慧自认为小小地开了个玩笑,可蒋碧涵心思却没在这上面,又是沉默良久才说:“陈姑娘,你曾经说过,你想要的不过是偏安一隅,如今这话还算数么?”

陈慧道:“自然是算数的。”至少在这个时间节点,她还是这么想的。

蒋碧涵似乎难以开口,欲言又止了许久才到:“这两个月来,李公公……他已经很少去找我了。”

从前对于李有得去找她,蒋碧涵无疑是警惕又嫌弃的,可如今院里多了一人,他近来就不太来了,这让她无疑会多出一丝心慌来。

陈慧眼神微变,莫非是最近两个月来,李有得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因此忽略了蒋碧涵?这确实是有可能的,毕竟之前送来的东西,有不少是只有她一人才有的。

从前陈慧对于李有得与蒋碧涵的关系,不过只是好奇而已,但如今,因为她自己那尚未确定的隐秘小心思,她有些在意起来。

“不知蒋姑娘来找我说这个,是为了什么?”陈慧道。

蒋碧涵一愣,为了什么?她……她只是想要一个心安而已。

“陈姑娘应当明白。”将碧海终于抬起头来,直直地望着陈慧。

陈慧笑了笑:“蒋姑娘,我从前就跟你说过了,李公公这两年来待你一如既往,你怕什么呢?莫非……你想开了,准备跟李公公进一步发展些不一样的关系?”

蒋碧涵面色一白,双唇颤抖地说:“不……我并非这个意思……”

陈慧轻声一叹,诚恳道:“蒋姑娘,我们也算是待过同一根绳的蚂蚱,有些话我不妨再直白地说一次。李公公既然能像这样养着你,他就不会因为旁的原因而将你送走。”

蒋碧涵直勾勾地看着陈慧道:“李公公或许不在意多养我一个闲人,但……有人会在意。”

“你是说我么?”陈慧笑了笑,往常对她来说不过是笑话的一句话,如今她听来却有些尴尬了。她有可能喜欢上李有得的这件事,大家都看出来了吗?

蒋碧涵不说话。

陈慧道:“蒋姑娘,你真是想太多了,这对身体可不好。我真不在意……”就算她真喜欢李有得,这种事怎么在意?这两人又不是那种关系,而且论时间上的先来后到,还是蒋姑娘先来的,她不被某些卫道士打成小三就算不错了。

“如今或许如此,但将来……”蒋碧涵眉目间多了缕忧色。

陈慧道:“将来的事,谁又说得准呢?想必我保证了什么,你也不会信的,我只能说,即便以后某些事变了,你如今如何,将来也会如何。”

某些事变了……

蒋碧涵抿抿唇,终于站起身道:“是我打扰了,陈姑娘。希望……希望将来,我们之间能相安无事吧。”

她微微颔首,莲步轻移走了出去。

等蒋碧涵走后,陈慧独自一人坐了许久。有没有可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的不确定,在旁人看来或许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无论是她对李有得的态度,还是李有得对她的……

当日晚间,李有得果真回来了,而跟着他回来的阿二第一时间便来通知了陈慧:“陈姑娘,公公回了!”

陈慧问:“李公公让我过去?”

阿二愣了愣才道:“那倒没有。”

陈慧没好气地说:“那你这么急地跑来做什么?”

阿二说不出话来,他这不是想卖个好么……

却见陈慧已经站起身,笑眯眯地说:“辛苦你了。”

阿二被陈慧这突变的态度弄得有些懵,呆了会儿才跟上去。

陈慧刚走近院子里,便看到一些小厮把一个个红色箱子抬进来,在院子里排成一排,她稍微驻足看了几眼,足有十来个箱子。

李有得不知什么时候从主屋里走了出来,见陈慧好奇的模样,对手下说:“把箱子都打开。”

而随着小厮们的动作,箱子里的金银和古董器具一样样地出现在陈慧眼前。

“这是皇上赏的,”李有得的声音里带了点儿得意,“你不是要赏么?随便挑。”

跟皇帝回报时,他只说是自己得了密报,这才能将那两个刺客一网打尽。至于陈慧娘的事,他刻意瞒着没让皇上知道,他知道皇上是个对奇特事物充满了好奇的人,他不敢冒险让皇上得知陈慧娘的存在。而抓捕刺客之事原先是王有才管的,如今让他抢了一功,皇上不但嘉奖了他,还把王有才骂了一顿,说王有才无能,可把当时在场的他得意坏了。

陈慧如同蝴蝶穿花丛般这儿看看,那儿瞧瞧,最后跑到李有得跟前道:“公公,这些慧娘全要了可以吗?”

“心挺大的啊你。”李有得笑骂了一声,“行,你想要便全拿去!”

“谢谢公公,公公您真是太慷慨了!”陈慧又问。“那我这会儿是不是可以随意处置了?”

李有得随意地点点头。

陈慧便立即转头对阿大道:“那一箱银子,你们都拿去分了吧。”

阿大愣住,那一箱子白银,可有好几百两呢,这么大一笔银子,居然分给他们?

他下意识地看向李有得。

陈慧瞪他:“你看公公做什么?这些如今是我的东西了,你要便要,不要就算了,我让阿二来分。”

阿大没有从李有得那儿得到反对的暗示,连忙道:“是,是,多谢陈姑娘!”

“别少了小笤的一份。”陈慧笑眯眯地叮嘱道。

看他们在那儿分银子,陈慧心里充满了土豪的满足感,当个有钱人真是太爽了。

李有得哼笑道:“慧娘,你可真会笼络人心哪。”

陈慧笑道:“慧娘这也是替公公笼络的嘛。”

“哼,歪理。”李有得道,“其他的,你准备如何?”

“就放库房里吧。”陈慧道,“反正我也没什么要用的地方。”

李有得拿出库房钥匙,丢给陈慧:“人精。”

陈慧不在意地笑了笑,去找阿大阿二,让大家先停一停,把东西都搬去库房。或许是有了银子的激励,众小厮干起活来特别有干劲,不一会儿便将东西都归位。

陈慧拿了钥匙回到菊院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主屋里亮起了昏暗的烛光,她把钥匙交给李有得,他随意地收好,又问:“这几日有没有惹祸?”

“公公,难道在您眼中,慧娘就是个惹祸精吗?”陈慧不满道。

李有得瞥了她一眼,眼底的嘲笑明明白白丢了个反问给她:你说呢?

陈慧想,看,他果然不喜欢她,哪有对心爱的姑娘如此冷嘲热讽的?不怕玩脱了吗?

“公公……慧娘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陈慧假装没看到他的眼神,问道。

李有得一声嗤笑:“吞吞吐吐做什么?我说不当问,你便不问了?”

“是呀!”陈慧回得干脆。

明明是想讽刺陈慧的李有得反倒被噎住了,他收了视线不耐道:“有什么便问吧。”

陈慧道:“公公,您喜欢蒋姑娘吗?”

李有得原本正打算喝口茶水,听到陈慧的话,他放下茶水盯着陈慧,忽然笑了笑:“怎么,慧娘,你这是吃味了?”

陈慧不为所动地说:“公公,您还没回答慧娘的问题呢!”

“陈慧娘,你胆肥了啊。”李有得沉下脸盯着陈慧道,“不该你问的,别瞎问!”

陈慧一脸委屈:“可不问,慧娘怎么知道该不该问呢?”

“狡辩!”李有得斥道。

陈慧跟李有得互瞪了会儿,又道:“那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不能!”李有得一口回绝。

陈慧讨价还价道:“我保证是跟蒋姑娘无关的问题……就一个,公公您就让我问吧!”

美人娇声撒娇的声音实在太具有杀伤力,即便李有得不是个完整的男人,面对陈慧那期盼的神情,他也很难说出拒绝的话,勉为其难地点了头。但下一秒,他就后悔自己怎么会一时心软。

“公公……慧娘能不能亲您一下?”陈慧也有些难得的不好意思,如果能通过这种方法验证,说不定能一举两得,既能知道李有得对她的态度,也能明白她对他的。

李有得以为自己听错了,见鬼似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陈慧道:“我说,公公您能不能让我亲一下?”

李有得此刻的脸色简直能以五彩斑斓来形容,他蓦地站起身,像是怕陈慧扑上来似的——毕竟她已经做过这种事不止一次了——他瞪着陈慧,又怒又不敢置信地说:“你再说一遍!”他的声音都变调了。

陈慧被他尖锐的声音吓得退后了半步,她干什么了哦,虽然这个问题是那啥了一点,可他不想就直接拒绝让她滚不就好了吗?那她也大概能明白他对她是个什么态度了。

在李有得的强烈反应之下,陈慧的语气不由得弱了弱,垂眸害羞地说:“我是说,公公您能不能让慧娘抱一下?”

“……”

李有得觉得,自己今日可能是耳朵不大灵光,到底是亲还是抱?还是说,陈慧娘今日又来闹他玩?

“陈慧娘,你到底要做什么?”李有得眯着双眼看向陈慧,他有时候是真猜不到她想做什么。

“就是公公您听到的呀。”陈慧道。

李有得慢慢坐了回去,感觉有那么点丢人,他可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的话给吓着了!好在这会儿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二人,她也没看出他吓着了。

自觉不能在陈慧面前丢了脸面,李有得抬了抬下巴,讽笑道:“怎么,先是笼络了下人,再来投怀送抱讨好我,你又想做什么?”

陈慧感觉有些憋屈,她就是纯粹想亲亲他抱抱他看看感觉不行吗?把她想得这么坏,他肯定不喜欢她,不然在他眼中,她应该是个小仙女儿才对!听到她说要亲他,他应该高兴得要飞起来了才正常啊!

“今日……蒋姑娘来找慧娘了。”陈慧垂着视线,一副低落委屈的模样,“公公是不是很讨厌慧娘啊?连碰都不让慧娘碰一下……可从前慧娘还在梅院的时候,见公公对蒋姑娘很殷勤很体贴,恨不得贴到蒋姑娘身上去的模样……”

李有得脸黑了下来:“陈慧娘,听听你在说些什么?哪一个女子说得出你这种话?”

陈慧望着他幽幽地说:“因为嫉妒而变得丑陋的女子就可以。”

李有得冷笑一声:“你嫉妒什么?我给你的金银首饰还不够多?”

陈慧叹了口气道:“当然不是那些身外物……慧娘是嫉妒公公喜欢蒋姑娘不喜欢慧娘呀。”

“谁说我……”李有得蓦地停住话头,却见陈慧正一脸希冀地望着他,似乎在等着他把剩下的话说完。

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凤倾之至尊灵契师我家徒弟又挂了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兽丛之刀我和妲己抢男人[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庶得容易为你而生(快穿)(加勒比海盗)啊,鬼!穿成反派的白月光炮灰替身后我成了万人迷有姝被迫转职的医修捡到一只凤凰做宠物打脸成神系统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我在网游修仙神医弃女一蓑烟雨任平生争霸文里当赘婿我有一千张面孔魔王贵妃裙下臣盛世贵女:暴君的悍妃在逃生游戏里扌……[综]诺澜的历练之旅锦衣卫
完本推荐: 伏波全文阅读重生之沸腾青春全文阅读嬉闹三国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王府小媳妇全文阅读没有来生全文阅读被迫转职的剑修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悍妃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我在游戏当神豪全文阅读快穿之大佬的心尖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快穿之陈舟游记全文阅读主宰之王全文阅读凰权至上:凤栖吾全文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文阅读玄幻之不朽天帝全文阅读全息网游之苦力全文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全文阅读不朽神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我这糟心的重生美娇娘是个黑心肝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能升级避难所我要做球王逆剑狂神大魔王娇养指南繁花锦绣不及你我和双胞胎老婆林府长女[红楼]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星球大战:白银誓约我在豪门当夫人大梦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武魂殿之第一巅峰斗罗逆天武帝六宫粉神魔书催妆这个皇子真无敌大明开局就登基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三国之最强义父董卓恐怖轮回:百倍奖励大唐不良人从红月开始我从末世开始无敌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