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剑与剑鞘

陈慧第二天从阿二口中了解了部分事态。

先前已经有一大部分军队去了边疆驻扎, 这回眼看着要打起来, 因此把李有得派了去, 主要是押运粮草, 而押运的士兵等到了边疆又可以投入战斗。李有得是作为监军去的, 地位甚至比边疆的总兵还高。

陈慧听到阿二说是运粮草的, 就觉得她也不算猜错, 还真是千里送外卖呢……

接下来几日,李有得也不知是真要忙着出发的事,还是想躲着陈慧, 依然跟之前一样天天见不着人。陈慧也不在意,即便心里同样惦记着李有得要去打仗的事,没事的时候也会常常出去玩玩。

其实李有得离开几个月也好,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她在李府不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嘛。可从另一个角度想,李有得不在, 她的保护.伞就不在了, 普通权贵或许不敢动她, 可王有才之流呢?她可是跟王有才有仇的啊, 他又跟李有得地位相当, 说不定他还真会趁着李有得不在给她找点事, 那要不她就在李有得出差去打仗时找个地方躲起来算了,再不然……跟着他一起去?

后一个想法一冒出来就把陈慧吓了一跳,她甚至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冒出这种想法的。可供吐槽的点实在太多了, 人家是去打仗的, 她一个女人跟去太不像话了,被士兵们知道有个女人跟在队伍中,恐怕会有不满吧。就算她真能平平稳稳地跟去了,边疆的日子她能过得习惯吗?早前她是连肉都吃不上,可如今她不但有好吃好喝的,还有漂亮的衣服首饰,实在是由奢入俭难啊。更何况,她若跟着李有得去肯定是在大后方,但又不能保证一定安全,她一想战场的危险便腿肚子直打颤啊。

最最重要的一点,李有得不可能让她跟去的,她都可以想象得出来她提出这个要求时,李有得那不可思议的嘲讽脸骂她胡闹了。

用数条理由驳斥了自己那不切实际的想法之后,陈慧便照旧无所事事地出去玩。而倚竹轩的蒋碧涵,自从那日主动来菊院找她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了,仿佛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但陈慧知道蒋碧涵有时候也会出去走走,她有一回还在大门口跟她遇上了,不过两人都只是微微颔首权当打招呼,便又恢复成了陌路人。

因为战事,陈慧最近比较喜欢往读书人多的地方去,听他们谈论政事、战事。有个叫诸子茶社的地方是读书人最喜欢去喝茶聊天谈论时事的地方,她便会提早去,找个角落默默地听。也不是没有女子来喝茶,因此她来这儿便不会显得太过突兀。如此听了几日,她发现她跟的这位李公公啊,在读书人里面的名声还真是不好。

虽说也不知他们说的是真事还是夸大了,但既然他们说出来后其他人都义愤填膺,还能补充更多细节,那多半是真的?反正他们说的事,跟她知道的李有得确实挺符合的……总结起来,大概就是朝中哪个官吏刚正不阿,把李有得的亲信从官位上撸下去了,他为了报复,就构陷了那个官员,把人捉拿进了大牢;又比如说,有哪个官员经过李有得面前时没有及时避让,被他记住,事后被降级;再比如说,他收受贿赂,任用私人,鱼肉百姓等等罪行……

当然,除了李有得的罪状之外,其余几个司礼监宦官的罪行也是不轻,而且还都跟李有得的差不多。反正在这些读书人看来,宦官没一个好东西,皇上是被这些宦官给蒙蔽了。

陈慧觉得李有得干的坏事怕是不少,但应该也没这些书生说得那么严重,否则这个诸子茶社,又怎么可能开得下去呢?早被请去喝茶了……呃,她是说那种喝茶。

而对于李有得当监军去战场一事,多数人都不乐观,说李有得到时候肯定要干涉军队的事,到时候能赢的仗也给打输了,说不定还连累所有人一起死在战场之类的话。陈慧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要不是怕被他们集体拿口水淹了,她或许会冲上去理论一番,李有得是挺坏的,但他们也不能这么咒人吧,想点好的不行吗?!

这日,陈慧越听越有火气,决定今天就是她最后一天听他们侃大山的日子,今后再也不来了。正要结账离开时,她忽然听到有人谈论的东西有些新奇。

“……再锋利的宝剑,也需要合适的剑鞘。剑能伤人,亦能自伤,该伤人时不伤,或是不该自伤时却伤了,都是大不幸,因而说剑鞘最为重要,甚至比剑还重要也不为过。”

陈慧看了过去,那是一个面生的书生,至少她来诸子茶社的这几日,便没有见过他,反正她印象中没有,书生谈论武器倒是少见,不过一般读书人谈论某样物体时,怕也是别有所指吧。

陈慧端端正正地坐了回去,准备听听他有什么高见,却听一直站她身边的小五小六突然动了起来,小六拦到一人跟前道:“公子,我家姑娘不想见你。”

陈慧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只见戚盛文正在她面前浅笑。

陈慧没说话,戚盛文却笑道:“陈姑娘,在下有话同陈姑娘说。”

陈慧挑挑眉道:“戚公子,你现在已经知道我是个什么身份了吧?”

戚盛文微微一怔。

陈慧知道那一日在潭门寺李有得可是动静不小,虽说那时候她离开潭门寺时并没有看到戚盛文,但后来小六偷偷跟她说过,李有得审问过戚盛文,本来差点就要打了,但当时正好找到了她的鞋子,因此便不了了之了。所以,陈慧可以断定,戚盛文已经知道了她是谁。先前她不太好意思自己说,如今他知道了,她倒是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害了一个无辜的人。

只是,为什么戚盛文在知道她身份之后还会来找她?按照读书人对李有得的态度,他应该也会自动远离她才对。总不至于是把他自己当做是勇斗恶龙拯救公主的勇者吧?她是小公举没错,李有得也勉强算是头恶龙吧,可戚盛文就怎么看都不是个勇者了,若换成是会远程法术的魔法师还差不多……

“是了解一二了。”戚盛文略为害羞地笑了下。

陈慧诧异道:“那你不怕?”

戚盛文却困惑道:“为何要怕?”

陈慧道:“李公公是个对自己的东西看得很紧的人,容不得他人觊觎。”

戚盛文似乎想了想才明白陈慧的意思,忙笑道:“陈姑娘多虑了,在下并未……并未觊觎陈姑娘。”

“但李公公是不会听的,你靠近我,便是罪过。”陈慧道,“戚公子,你还是走吧。”

戚盛文盯着陈慧看了许久,嘴角忽然浮现个奇异的笑,好像是发现了找寻许久的宝藏似的。

“陈姑娘,我想与你谈谈,不知你这几位下人,可否暂时离开?”戚盛文开门见山道。

陈慧看着气质陡然大变的戚盛文,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想了想示意三人稍微离远些。

小六不同意:“陈姑娘,公公有令,小的们不能离开姑娘半步……”

“又不是让你们躲起来。”陈慧道,“喏,你们就去那张桌子,能看得到我这边,不就可以了么?”

小六还是不怎么乐意的模样,但在陈慧的坚持下,他还是和小五小笤一起过去了。

陈慧看向戚盛文道:“戚公子,有什么事请请说。”

戚盛文道:“不知陈姑娘对李公公去监军怎么看?”

陈慧道:“我一个女人,能怎么看?我不懂。”

戚盛文也不在意,继续道:“那……剑与剑鞘的说法,您听到了吧?”

“戚公子是什么意思?”陈慧心提了起来。

戚盛文道:“陈姑娘便是那剑鞘,而李公公正是那剑。”

陈慧……她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黄。什么叫她是剑鞘李有得是剑?他又没那工具好不好!

“我觉得你说得不对。”陈慧面无表情道。

戚盛文道:“哦,陈姑娘有何见解?”

陈慧道:“没有,我就是单纯觉得你在胡说八道。”

戚盛文愣了愣,无奈地笑道:“陈姑娘何出此言?算了,我便与陈姑娘直说了吧……希望陈姑娘此次能与李公公同去。”

这回轮到陈慧愣了:“同去?你是说同去战场?”

“正是。”戚盛文道,“陈姑娘若肯答应,前线的兵士都会感激姑娘的。”

陈慧觉得戚盛文好像又在开黄腔了,前线要她一个女的有何用?军妓?那她一个人也不够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陈慧道。

“陈姑娘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戚盛文笑了笑,“据在下所知,李公公对陈姑娘很是宠爱,而据在下观察,陈姑娘聪慧又心善……若陈姑娘能在旁襄助,想必李公公会如虎添翼。”

陈慧从戚盛文这拐弯抹角的话里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她是剑鞘,李有得是剑,所以她是能制住李有得的那个人,若她跟了去,到时候李公公若是瞎搞,她还能帮着克制一下。

她觉得戚盛文真是太高看她了,不过……会这么想的他,还真是挺有眼光的呢。

“这个……只怕戚公子是想多了。”陈慧道,“我不过是我爹送给李公公的一样礼物而已,哪能影响到公公啊。”

戚盛文忽而笑了笑:“在下倒没想到……原来陈姑娘不知自己对李公公有多重要。”

“有多重要?”陈慧好奇又期待地问。李有得对她的态度,她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还真希望从一个真正的外人眼里听到些什么。

陈慧的态度并不在戚盛文的预料之内,至于说她该怎么面对他那句话他还没仔细想过,但他先前绝想不到是这样的,倒仿佛……很希望他能说服她似的。

戚盛文道:“那一日在潭门寺,在下亲眼见到当李公公得知陈姑娘下落时的模样有多……激动。”

“就这?”陈慧失望了。

“就这还不够?”戚盛文奇怪道。

陈慧道:“戚公子怕是不知道,那时候公公以为我逃了,听到我的消息时怕是很激动能逮住我给我来个二十大酷刑呢!”

戚盛文忍着问“二十大酷刑”是哪二十的冲动说道:“陈姑娘,在下也是男人,知道李公公那时候的模样并非陈姑娘所说……”

他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让陈慧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笑了起来。

“‘也’?戚公子你跟李公公一样呀?”陈慧笑道。

戚盛文头一次有了想甩袖离开的冲动,他黑着脸道:“陈姑娘也会在李公公面前说这种话吗?”

“我当然不敢。”陈慧承认自己怂承认得特别干脆,“可是戚公子你还要去李公公面前告状不成?”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戚盛文深吸了口气,决定把话题扯回来:“总之,请陈姑娘能替黎民百姓想一想。”

陈慧真没空替黎民百姓想一想,她没那么大胸怀,也改变不了这世道,能改变的,只是她面对这个世界的态度而已,而这也是她穿来后做的事。

她笑了笑道:“戚公子,你第一次见我时,便知道我是谁了吧?”戚盛文前后的模样大不相同,第一次二人见面时他就一副要亲近她的模样,仿佛是对她一见钟情了,她还害怕害到了人,原来从头到尾她都被算计了。

戚盛文一愣,也没隐瞒:“陈姑娘果真聪慧过人。正是,在那两天前,在下曾在书肆见过李公公与陈姑娘同行。”

“戚公子厉害啊!”陈慧鼓掌道,“简直跟我不相上下。”

“什么?”戚盛文再厉害也不可能明白陈慧口中的不相上下是在说两人的演技。

陈慧却不继续说下去了,只道:“戚公子的意思我都明白了,没什么想要再说了吧?”

“但陈姑娘还未答复在下。”

陈慧道:“不知戚公子有没有见过一只装在盒子里的猫,在你打开前,你永远不知它是死是活。”

戚盛文皱了皱眉:“陈姑娘的意思是……”

“在你看过当日出发的队伍前,你不会知道我有没有答应。”陈慧恶劣地对他笑了笑,起身向小笤几人走去。

有没有被戚盛文说服,只有陈慧自己知道。

她知道小六很想知道戚盛文跟她说什么,但她不想说。等回到了李府,陈慧便做好了准备,等着李有得回来。

在戚盛文口中,她似乎成了捆住恶龙的绳子,可她哪来那么大的影响力呢?她连让李有得同意她去战场的能力都没有——虽然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被戚盛文说服,但关于这一点,她倒是很想试试。

一日后,陈慧熬夜没睡等到了李有得。

李有得打着呵欠进了主屋,没想到一回头便看到陈慧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跟在他身后进来了。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跟鬼似的晃什么?”李有得实在有些困,懒洋洋地说。

陈慧诡异地笑了笑:“公公呀,您怎么就知道在您面前的我不是鬼呢?”

李有得一愣,瞌睡虫瞬间吓跑,他瞪着陈慧看了半晌,却见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公公,慧娘跟您说笑呢。”

说笑?!

还没等李有得把火发出来,便见陈慧面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公公,这几日慧娘已经想好了,慧娘要陪公公一起去战场!”

李有得没发出来的怒火被陈慧的话压了回去,新的怒气又涌了上来,这导致他的声音又尖又细:“胡闹!”

陈慧心想,看吧,她猜对了吧?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皇后别闹了[原(折腾)皇后]有姝盛京深海流窜日记[异世]贵妃裙下臣被迫转职的医修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最后的女神林黛玉重回红楼我有一千张面孔我为反派全家操碎了心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总有人劝我造反穿成反派的白月光炮灰替身后我成了万人迷宁小闲御神录一蓑烟雨任平生我来拯救男二(快穿)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专职加戏的我(快穿)大帝的挑刺日常盛世贵女:暴君的悍妃定风波随身带着签到系统情敌们都重生了盗墓鬼手(GL)君为下
完本推荐: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超级英雄全文阅读酒色撩人[快穿]全文阅读混沌雷修全文阅读斗罗之终极战神全文阅读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妻归来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越境鬼医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神级巫医在都市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十全食美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沉睡到了西游大道惊仙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设计部的小首席数风流人物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情书六十页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妖女哪里逃全球密室[无限]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禁区之狐生命的继续大唐第一逆子银河男团育成计划东晋北府一丘八三国从杀出长安开始大梦主北宋之无双国士武炼巅峰七零年代小炮灰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江山谋之锦绣医缘妖龙古帝我从末世开始无敌姑娘你不对劲啊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战皇我在大明得长生躲在冷宫苟成大佬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