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亲戚

李有得站在那儿没有出声, 他呆望着陈慧, 似乎一时间不能理解她的话。

那句话在他脑海中划过一遍又一遍, 终于进入了他的意识之中。他记得早前她也说过“最喜欢公公”这种话, 可那时候他们都清楚, 不过是讨好的无心之语罢了。但此时此刻, 她口中的这个喜欢是不同的, 不是什么戏语。

然而,什么叫女人喜欢男人的那种喜欢?他算什么男人?说这种话,真不是故意刺他的?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也亏得她能说出口。

陈慧见李有得并没有对她的话做出任何反应,心里有点失望,可更多的, 大概还是理解。让他相信她是真的喜欢他, 很难吧,这个时代, 要说一个女人会真正喜欢上一个宦官, 说出去是可以当十年难得一见的奇闻了。

既然光说不够, 那她就做给他看好了。

陈慧解开衣带, 在李有得微微惊怔的目光中抓着两边衣襟将中衣往后一掀, 露出圆润莹白的双肩和底下她精挑细选的绣有鸳鸯戏水图的粉色肚兜, 鼓起而微微起伏的胸口将那鸳鸯衬得犹如活物一般。

她定定望着李有得道:“公公若不信我,那我便做给您看。我喜欢公公,想跟公公一起睡, 做《金簪记》里黄氏与书生做的事。”

李有得终于动了, 他快步走过来,在陈慧又是期盼又有点紧张地仰头看他时,他竟抓起被子,紧紧地裹住了她。

陈慧惊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李有得,她的手还背在身后,被棉被这么一裹,便一点儿都挣扎不出来了。

李有得冷着脸责怪道:“这都什么天气了,也不怕冻着!”

陈慧想过他可能会冷笑着说他根本不信,也想过他或许会让她做点什么来证明——这对她来说是求之不得,可这个?这算什么哦!

“公公,我之前说的话,您都听到了吗?”陈慧不甘心,努力将话岔回来。

李有得倒也没回避,平静地回道:“听到了。”

陈慧看着他,可半晌也不见他的下文,禁不住再问道:“那公公您倒是给个准话呀!”

李有得看着陈慧的肩膀处,把被子掖了掖,微微吐出一口气,终是开口道:“我那日说的不过是气话。我既说了让你当这李府的女主人,便不会再反悔。”

他确实有些后悔那日不该用那种气话来吓她,看把她吓成什么样了,竟牺牲至此来讨好他。只是稍微想象几分她此刻的屈辱感,他便觉得一阵阵针扎似的心疼。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她说一句“喜欢”,他其实很是欢喜,假的也欢喜。

陈慧心里忽然涌上相当无力的挫败感。

怎么说呢,就像是自己把心都挖出来给他看了,他却轻飘飘地说,你这心啊,长得挺好看的。谁管它好看不好看啊!倒是关注一下她挖心的这个举动啊!

实在是太憋屈了,陈慧气恼地说:“公公,我想要的不是那个!”

李有得转过视线盯着她道:“那你想要什么?要我放你走是不可能的。”

“我想要公公你!”陈慧毫不示弱地反看回去。

李有得一愣,不自在地别开视线道:“说的都是什么话!”不过片刻他又看了回来,盯着她告诫道,“在羲族那儿被带坏的言语,都给我改回来,这儿毕竟是大梁,正经人家的女子,哪有那么出格的!”

陈慧瘪了瘪嘴,简直要哭出来了。难道她得直接说“公公,我并不在意您是不是个宦官,那二两肉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请相信我,您千万不要自卑觉得我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宦官”?

十有八九,他会当她故意戳他痛处,发火还是好的,因此而厌弃她把她丢回梅院,那她就真没地方哭去了。

冷静,该说的话她已经说了,他如今不相信不要紧,这些话会成为一颗种子,在他心中生根,今后每一日的相处,都将是雨露甘霖,那种子必将发育成一株参天大树,而到了那时候,他就再也不会怀疑她的真心了。

“知道了公公。”陈慧叹了口气,又重整旗鼓露出甜甜的微笑,仿佛先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公公,那您快松开我吧,我便不搅了您歇息了……或者,我还是留下?”

“留什么!”李有得立即否决了她的提议,“身边多一人,哪儿睡得着。”

他松开她退后,陈慧肩膀一抖,被子便滑落下去,她慢条斯理地把中衣扯了回去,又爬到床尾去拿她先前脱了藏在那儿的外衣。可刚抬臀,她就僵住了。

她缓缓低下头去,掀开被子看了一眼,面色一变,又转头看向侧对着自己的李有得,低声道:“公公……”

李有得看了过来,眉头微皱,看她这一副犯错后小心翼翼的心虚样,忽然就多了那么一丝不妙的预感。

陈慧低着头脸都红了:“我来月事了……”

光来月事她当然不会觉得如何,然而问题是……它来得不巧,漏了啊!

陈慧上一次来月事是去边疆的路上,她这身子的月事一直不大准,也可能跟在边疆水土不服以及被吓到了有关,月事推迟了大半个月才来,偏又如此不凑巧,漏到了李有得的床上!

李有得想起那时候陈慧痛得面色发白的模样,听她这么说,他忙说道:“又疼了?让大夫来给你瞧瞧,总疼可不行。”

陈慧摇摇头。

“那……”

陈慧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望着李有得:“公公,若慧娘做了什么错事……您一定会原谅慧娘的,是吧?”

李有得皱着的眉不见舒展,他的视线逐渐下移,忽然盯着陈慧道:“你……”

“是我。”陈慧抢答道,“对不起啊公公,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没有想到它会来得那么突然……就、就漏了……”

李有得的表情微微有些不可思议:“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弄脏了换下便行,瞧你这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什么了!”

陈慧偷偷瞥李有得而,见他是真的不在意的模样,这才放下心来。其实想想大概也能料到,当初她在途中月事来的时候他多坦荡啊,可能就不会对大多数认为是“污秽之物”的月事有什么偏见。

“那……我把床单换了。”陈慧翻身下床,把外衣披上,转头看了眼床上那一个混在靛蓝色床单上不甚显眼的深色小圆点。月事才刚来量不大,再加上还穿了亵裤,因此染到床单上的并不多。

还真的有点像是……落红呢。

陈慧没把自己的联想说出来,想必李有得也不乐意听,她刚要去翻柜子,便听李有得道:“不必,让阿大他们来就行了。”

陈慧本来觉得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可想到那床单上经血的模样,她便没有拒绝,只低声道:“那慧娘先回去了,公公夜安。我去叫阿大阿二他们进来。”

“明日让大夫给你瞧瞧,若有必要,开些药好好调理,什么灵芝人参,库房里有的是,不必给我省。”李有得道,怕陈慧不当回事,他又举例子吓唬她,“不要自恃年纪轻便肆意糟蹋自己的身子,我在宫里那么多年见多了,早年不照顾好自个儿身子,岁数一大全身都是毛病的人多的是,那副惨样,你若见了,够你做三日噩梦的!”

陈慧抬眼看了看李有得,觉得他这唠唠叨叨的模样可爱得令人想日,眉眼弯出个甜蜜的弧度,点头应道:“好,明日我一定找大夫来瞧瞧。公公,那我走了。”

“快去吧!”

陈慧快步走到外屋,把阿大阿二唤了过来。二人见了陈慧很是惊讶,不知她怎么就从李公公屋子里出来了。

陈慧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公公让你们进去换下床单。”

二人一愣,便见陈慧快步往厢房而去,只是看着脚步似乎不大稳,好像哪里不适似的。

等进了内屋,二人听李有得说的去换床单时见着了那一个深色的圆点,稍稍带了些惊讶。他们还以为公公早要了陈姑娘呢,原来这会儿才……

二人暧昧地对视一笑,也不敢拿此事调笑,更不敢提及,赶紧换了床单后出去了。临去前,阿二瞥了此刻正不知回味着什么看着心情挺不错的李有得一眼,对阿大挤眉弄眼,阿大嘿嘿笑了一声,赶紧捂住了嘴巴,快步离开。而这时候,他们也终于懂了陈姑娘离去前那不适的模样究竟是因为什么。只是二人也忍不住感慨公公竟没有留陈姑娘睡下,而是把她赶回去了,这怎么说都有些过分了。但那毕竟是李公公,也没有他们说话的份。

陈慧回了厢房,便关上门笑眯眯地躺到了床上,即便只是故意令他人以为她和李有得有了实质性关系,也能让她感觉到一丝丝的甜蜜,她这绝对是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

还好,她已经放弃治疗了。

第二天陈慧起来时,李有得已经去皇宫了,许是怕她不去找大夫,他额外叮嘱了小六,等陈慧吃完早饭时,大夫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陈慧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去看了大夫,听小六说这位大夫在妇科上颇有建树,在京城名望很高。对方望闻问切,最后说了些体虚宫寒之类的话,便给陈慧开了药。陈慧谢过大夫,让小六送对方出去,决定忍着经期的难受巡视一遍如今她已成了女主人的这座宅院。

陈慧带上了小笤以及小五小六三人,先去了目前空置的兰院,这里定期有人打扫,因此并不显得肮脏寂寥,若她要当个正经的女主人,住这院子挺好,不过她当然不正经,必须霸着菊院的厢房不走呀,近水楼台先得月,要培养感情可不能离得远了。

离开兰院,陈慧又去看了东西长屋和厨房等地方,不知李有得有没有把她这拔高了的身份正式对李府众人宣布,陈慧并没有太嚣张,直到回了她原先住过的梅院。到了梅院她有种回老家的欣喜畅快感,四下看了看,见这儿没什么大变化,颇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梅院一直都是这般模样,而她呢?从原先那连肉都吃不上的小可怜,如今已混到了李府女主人的地位,而这才不过半年而已。

哎呀她可真是太厉害了,天生就是要享福的命啊!

路过倚竹轩时,陈慧当没看到这地方,径直走过去了。蒋碧涵的事,她跟李有得已经达成共识了,就当她是花瓶摆着看看,不用多做什么。虽然想想看自己男人后院里还放着另一个女人,确实挺不爽的,可谁叫她来得太晚了呢?若哪天皇帝大赦天下,能给蒋碧涵一个摆脱贱籍的机会,那她就可以想法帮她一起挑一门过得去的婚姻,如此大概可以算是两全其美了。

陈慧逛完了后院,又去了前院,前院有书房,库房还有会客厅等,陈慧见着书房就有些犯怵,那什么的回忆可并不美好。不过回想起那时候李有得那面目狰狞的模样,她倒觉得他是虚张声势,反而觉得可爱了。

发觉这一点,陈慧觉得自己真是完蛋了,怎么李有得的什么都觉得可爱呢?还好她目前并不觉得李有得那风干的某物可爱,说明她还没病得彻底失去理智。

逛了一圈,陈慧也累了,便回了菊院,刚一进院子,便发觉竟有人在院子里等自己。

“蒋姑娘?”陈慧惊讶道,她没去找她,没想到对方竟然找上门来了。

“陈姑娘,昨日我有些不适,直到今日才好些。见你安然归来,我心甚慰。”蒋碧涵轻轻微笑道。

两个月过去,蒋碧涵的笑容似乎明媚了些,察觉到这种变化,陈慧的笑容里也多了几分笑意:“多谢蒋姑娘记挂,要不要进去坐坐?”

“那便打扰了。”蒋碧涵颔首,款款跟着陈慧进了厢房。

二人相继坐下,陈慧让小笤领着清淑出去玩。本来她是想着跟蒋碧涵秋毫无犯的,但既然她主动找过来了,有些事她可能得说说清楚。

“蒋姑娘可是对我这战场一行好奇?”陈慧先开了口。

蒋碧涵姿态自然优雅地品了品茶水,轻笑道:“碧涵只是很佩服陈姑娘,竟然敢跟去那么可怕的地方。”

“你是不是还想问个‘为什么’?”陈慧道,“我想我得说一声抱歉了,蒋姑娘,从前我跟你说的话我反悔了。”

蒋碧涵笑容微僵,问道:“不知陈姑娘是什么意思?”

“我喜欢李公公。”陈慧毫无预兆地丢下一道惊雷。

蒋碧涵一惊,蓦地抬头望着陈慧,差点把手中的茶水打翻。

“你没听错,我喜欢上李公公了。”陈慧勾着唇角,那笑容像掺了蜜似的甜,“我想跟他好好过日子。”

蒋碧涵的面色已经变得苍白,原本红润的唇瞬间毫无血色,连那轻盈的笑也化为了一丝惊惧。

“但是蒋姑娘,你不必多心,我只是想要纠正我从前的话而已。”陈慧道,“但关于一件事,我还是一样的态度。从前我们如何,今后我们还是如何。李府依然有你的一席之地,你不会被赶走,更不会被亏待。”

蒋碧涵的面色因陈慧的话而渐渐缓和下来,虽说她并不能完全信任陈慧的话,但至少心里有些底了。

“但有一点,很重要。”陈慧盯着蒋碧涵,目光近乎压迫,“李公公是我的,你不许去勾引他,不然我们可就是敌人了。”

蒋碧涵忽然觉得荒谬极了,这位陈姑娘,竟把李公公当成是香饽饽般,还怕人去勾引他?谁会那么做?甚至她觉得陈姑娘自称喜欢上了李公公,也是跟天方夜谭一样。

是……宁愿委身于一个宦官,以便安身立命么?可陈姑娘先前不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她还想要什么?

蒋碧涵发觉自己完全看不懂陈慧娘,她甚至真的在陈慧娘脸上看到了她过去在母家待嫁表姐脸上见过的那种倾慕一个人时拥有的闪亮双眸。

“陈姑娘多虑了。”蒋碧涵道,其余的,她并没有多说。

陈慧道:“那就太好了,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蒋姑娘,咱们今后便好好相处吧。”

蒋碧涵微点了点头,心绪早被陈慧弄乱了,此刻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便道:“碧涵有些不适,便先回了。”

陈慧笑着点头。

蒋碧涵起身,脚步有些乱,却在走到门口时转头望着陈慧道:“陈姑娘说你喜欢上了李公公,那……李公公呢?”

陈慧托着下巴,笑得狡黠:“他自然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恨不得把心都捧给我。”

蒋碧涵眼神微闪,只觉得陈慧娘这话实在不怎么像是真的,可她也没有反驳的资格,更不必去反驳,便只是勉强地微笑着离去了。

等蒋碧涵一走,陈慧便畅快地一口将茶水喝尽。她现在是明白总裁文里那些总裁男主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对旁人宣布自己对女主的所有权了,这种胜利的感觉,可真是太好了。她真是恨不得对所有人说,李有得是她一个人的公公,她的!任何人都不得染指!

吃过午饭,陈慧睡了个午觉,起来后感觉腹部还行,除了有些坠坠的感觉,并不疼,这才稍稍放心。幸好经期腹痛并没有成为常态,不然今后的每一个经期她要怎么过哦,又不能真把子宫给弄没了。

起来后稍微醒了醒神,小六突然跑来,面色有些古怪。

陈慧道:“如果你不是来汇报公公回来了的事,就退下吧!”这会儿还是白天,李有得回来的可能性太低了,她也就这么说说。说不定宫里忙起来,他又连着几日都回不来呢。

小六张了张嘴,还是说道:“陈姑娘,府外来了一对母子……”

陈慧一愣,猛地站了起来:“母子?难道是李公公的小情人和私生子?”

小六震惊地看着陈慧,被她的联想能力和突然苏醒的超常嫉妒心给吓着了,忙说道:“不是不是,那儿子跟公公差不多大,而那女人已五六十岁了呢!”

陈慧不再乱猜了:“他们说了自己是谁,来做什么的吗?”

小六道:“那老妇人说她是公公的婶子,家里遭了难,来投奔公公的!”

李有得的婶子?

陈慧当然记得李有得曾经随口提过他的婶子,当初正是他的婶子把他送进了皇宫,可他也说过,他的婶子一家早饿死了,这突然冒出来的母子,该不会是假冒的吧?

“走,我们去看看。”如今身为李府女主人的陈慧十分有主人翁意识,男主人的亲戚,她自然要负责招待起来,可若对方是来招摇撞骗的……她也很好奇,胆大到敢骗到李有得头上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那对母子目前身份不明,因此门房并没有放人进来,陈慧远远地便听到一个泼辣的声音在喊着什么。

“凭什么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进去?我可是你们公公的婶子,他爹娘死后,是我养着他的,他见了我也得跪下喊一声婶子,你们算什么!”

陈慧脚步一顿,有些不敢过去了,这可不妙啊……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阴险狡诈的李有得的婶子,也是不可小觑呢!

她站在远处观察那一对母子。那老妇人头发已经白了大半,正如小六所说,看着得有五六十岁了,可她的声音却又中气十足,至少听着比她的外貌看着年轻些。她跟她的儿子是一样的灰布衣裳,打了不少补丁,二人看着风尘仆仆,像是走了不少路。而那将近三十岁的男子,长得跟老鼠似的,眼睛滴溜溜地四下张望着,透着贪婪的意味,好像恨不得把府门都给拆了抗走才好。

陈慧看到这两人,几乎已经肯定他们不是假冒的,那男子五官间跟李有得有几分相似,不过类似的眉眼在李有得身上是普通得可爱,而在那男人身上,就是纯粹的贼眉鼠眼了。

陈慧还在犹豫要不要过去时,便听那老妇人继续叫嚣道:“我不跟你们这些奴才说话,给我把李小柱叫出来!”

李小柱?

……李有得的曾用名?

陈慧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名字,还真是太配他了啊!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最后的女神我家徒弟又挂了兽丛之刀天下第一蠢徒吾皇含桃魔王我靠美颜稳住天下盗墓鬼手(GL)坏道80年代美食致富(加勒比海盗)啊,鬼!为你而生(快穿)摘仙令被迫转职的医修一蓑烟雨任平生梅夫人宠夫日常盛世贵女:暴君的悍妃打脸成神系统定风波宁小闲御神录成魔本纪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综]炮灰生存手札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随身带着签到系统
完本推荐: 天才相师全文阅读天谴之心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斩神绝之君临天下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娇宠皇妃全文阅读中原小姐有话说全文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全文阅读嬉闹三国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神级巫医在都市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瘟仙全文阅读至尊箭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北宋之无双国士我能赋予万物本源权宦心头朱砂痣荣宁祭献寿元能变强神秀之主催妆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这个皇子真无敌新书东晋北府一丘八我只想自力更生大唐第一逆子从锦衣卫开始无敌我在大明得长生我要做驸马完美世界大梦主我的帝国无双召唤师他从不落单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末世胖妹逆袭记我资质平平大明王冠从红月开始星际大佬只想种田家有悍妻怎么破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