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一直在

就这会儿功夫, 陈慧基本已经可以肯定, 这对母子应该真是李有得的婶子和堂兄弟。只是……为什么先前李有得说他的那些家人都死了呢?是不想再提起他们, 还是真的弄错了?

不知道李有得是怎么想的, 陈慧也不好替他做决定。不过她几乎可以肯定的是, 李有得不可能喜欢这对母子。但直接把人打出去也不行, 以这位婶子的性格, 一次不行肯定要来闹第二次的,不如先把人稳住,到时候等李有得回来了再做决定。

陈慧动了动脸上的肌肉, 转过头去看着小笤三人,眼睑微微下垂,轻声细语地说:“我这模样, 看着跟蒋姑娘可像?”

三人一愣, 连忙点头,连声道:“像像像!”

陈慧矜持地点了点头, 对小六道:“小六, 三人中你最机灵, 一会儿我要交给你一个重任, 你附耳过来。”

小六连忙应是, 凑过来听陈慧说了些话后连连点点头, 一脸郑重。

随后,几人便慢悠悠往门口行去。

门房没怎么搭理这老妇人,知道对方越搭理越来劲, 只是等着里头管事的人出来应付。见陈慧一行人走近, 他连忙叫停了那老妇人,在对方那惊讶的视线中走过来说道:“陈姑娘,此人便是自称公公婶子的老妇。”

“什么叫自称,我本来就是!”那老妇人立即叫了一声,随后她才看向刚来的陈慧一行人,目光直接而放肆。

而那贼眉鼠眼的男人,也蓦地看了过来,在看到陈慧时,眼里似乎放着光。

陈慧只是看着那老妇人道:“这位嬷嬷,我听下人说,您是公公的婶子?”

“是的是的,我就是!”老妇人立即兴高采烈地应下。

陈慧道:“那不知嬷嬷怎么称呼?”

“我姓冯,你叫我冯婶子就成!”老妇人立即笑道,她上蹿下跳,也不过就是想要对方承认她的李公公婶子身份罢了,因此见出来的这位姑娘长得标致,又对自己很客气,态度也不自觉地缓和下来。

陈慧道:“冯婶子,那您先这边请。”

陈慧领着冯氏到了门房屋子里,请对方坐下,又让人沏了茶,这才笑看着这位得到礼遇之后志得意满的老妇人。

冯氏看着已经五六十岁了,而她的那个儿子,三十岁上下,不过按照这时代人普遍结婚生子的时间,冯氏或许还不到五十岁。

陈慧暗自打量了会儿,便笑道:“看我这记性,竟然忘记介绍自己了。”她微低了头,略有些黯然地说,“我是公公的房中人……只是也没什么名分,下人们都叫我陈姑娘,我闺名慧娘,若冯婶子不嫌弃,叫我慧娘便好。”

一个端庄美丽的姑娘细声细语地对自己说着客气话,任谁心里都会美滋滋的,不过听到没有名分这话,冯氏眼底依然忍不住划过一丝鄙夷。

“这不是浪费了嘛!”只听李有得的那堂兄弟忽然低声说了一句,因为此刻正好没人说话,他的声音便显得格外响亮,包括陈慧在内的几人都抬眼看了过去。

那男人一惊,但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的他甚至肆无忌惮地盯着陈慧,还故意挺了挺胸膛。

陈慧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这男人,真该送到宫里去好好锻炼锻炼,不会说话的人,到哪儿都会被打死的。

陈慧转头对小五小六道:“小五小六,这位公子想必也不乐意听我们女人的唠叨,你们二人陪他出去走走。”

二人领命,便走向那男人,后者似乎不怎么乐意,但当他得到来自他娘的眼神示意后,也就不怎么甘愿地跟着走出去了。

“冯婶子,是这样的,今日公公不在。”陈慧一脸为难道,“公公不在,我自然不能自作主张……不如您先回去,等过两日公公回了,我定告知公公,想来公公会亲自去迎接二位的。”

冯氏一听便不乐意了:“那不行的!我们母子二人远道而来,在京城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你把我们赶走,我们住哪儿去?你就让我们先进去住下,等李公公回来也不用那么麻烦了!”

陈慧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冯婶子,我虽是李公公的房中人,可实在没什么地位,做什么事都需要李公公的首肯,我自然信以您的人品必定不会撒谎,可其余人就不一定信了,我也支使不了他们。您放心就是,我必定为您二人安排最好的客栈,这几日也让小六陪二位多走走,京城好玩的地儿不少呢。”

穷惯了的冯氏听陈慧这样说禁不住心动了,若能吃喝最好的,倒也不必非要进这李府了!

冯氏还在考虑的时候,陈慧又笑道:“只是在那之前,我也想问冯婶子些话,想来冯婶子应当都答得出来才对,毕竟您可不是从前那些招摇撞骗之徒。”

冯氏一听陈慧说从前还有什么招摇撞骗之徒,忙道:“那些都是假的,我是真的!”

陈慧道:“我信冯婶子的,只是从前我听李公公说过,他的亲人早年就已经饿死了,可今日您二位又出现了……”

“那是误传!”冯氏瞪着眼睛道,“我跟我儿子活得好好的呢,怎么就饿死了?瞎传这种话的都该遭雷劈!”

陈慧心想,有本事你就去李有得面前把这话说一遍啊,看是雷先劈到李有得头上,还是他先把你弄死。

“那……冯婶子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呢?”陈慧道,“之前我似乎听婶子说,李公公从前叫李小柱?如今他已经改了名字,您又是如何找来的?”

听陈慧问到这件事,冯氏忍不住得意地说:“那是老天都帮我啊!我跟小桩换了个村子住,那里一户人家家里有个宫里送出来的公公……听说是被木梁压了腿,那之后就不能动了,宫里便把他送回了家,还给了些遣散银子。”

冯氏啧啧道:“那家人可真够没良心的,拿着自家儿子断腿换来的银子,整日里吃香的喝辣的,就给那小公公一日一碗稀粥,那小公公跟我家小桩一般大,一碗薄薄的稀粥哪够喝的,那是要活活饿死他啊!”

“好惨啊……”陈慧接了一句。

“可不是嘛!”冯氏道,“那家人真是被狗啃了良心啊!不过也是从那小公公嘴里,我知道了我小侄子出息了的事!亏得那小公公晓得我这侄儿的旧名,否则我又哪里认得出来啊!”

冯氏是一脸的庆幸,而陈慧则在心里替李有得感慨了一番,他这运气也太差了点,要是没那小公公的事,他六岁进宫,改了名字又长大了变了样貌,谁还能知道他原先是谁?

“婶子,您儿子和公公,哪个岁数大?”陈慧问道。

冯氏道:“那还是小桩大了半岁……唉,说起小桩我就愁啊,都二十八了,还没个贴心人,哪像小柱,有这么大的院子,还有这么多下人,当了公公还能娶妻,可真是享福哦!”

陈慧脸上的笑容差点没有绷住,她把这叫做享福?那她怎么不把她儿子送进宫去啊?

“公公如今看着是挺风光,不过这暗地里嘛……”陈慧面上一阵忧色,但在注意到冯氏若有所思的神情之后,她立即说,“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听公公说,他小时候也吃过不少苦才有了今日,冯婶子遇见的那位小公公,听来似乎跟李公公是差不多同期入宫的,看着他似乎知道公公从前不少事呢!”

“那可不是!”冯氏谈兴正浓,陈慧故意顿了顿那时的异样立即被她抛到了脑后,她忙道,“我听说呀,小柱刚进去的时候还叫小柱,是十来岁时改了名字的,还有啊,他还拜了个挺有本事的师傅!可惜他那短命师傅死得早,不然他如今说不得还能爬得更高些!”

“婶子说得对!”陈慧连连点头,都司礼监秉笔太监了,再高他还想爬到皇帝头上去不成?还有个王有才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哪就那么容易再进一步,只是这种话,她却是绝对不会跟冯氏说的。

冯氏见陈慧听得津津有味,还隐隐有些崇拜,说得就更起劲了。不过,除了从小公公嘴里听来的不知真假的话,更多的就是李有得六岁前进宫前的事,进宫后的事她没有亲眼见着,自然无从说起。李有得六岁前的事其实没什么价值,可陈慧依然听得全神贯注,那是李有得的过去,是他无法抹去的一部分。在冯氏的嘴里,李有得自小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子,不过他爹娘相继离世后他便安静下来,再不复过去的闹腾。

陈慧忍不住想,六岁前的那些记忆,李有得还能记得多少?失去父母,接受那充满痛苦和危险的一刀成为一名小小的宦官,他又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而如今还能记住多少,还会被伤到多少?

等冯氏终于说到送李有得入宫的那段,陈慧故作惋惜地说:“若当初冯婶子送的是您儿子入宫,如今他也能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了。”

“呸呸呸,我儿子怎么能断子绝孙!”冯氏差点跳起来,可撞上陈慧的目光,她忙道,“我是说,咱们老李家,有这么一个光宗耀祖的便够了,小桩还要传宗接代的。”

“……说的也是呢。”陈慧掩饰地喝了口茶,她真是太讨厌这个女人了,她真希望在对待这个女人时,李有得也能发挥他那六亲不认的优良传统。

等冯氏因讲得口干舌燥喝了一大口茶水,陈慧才笑道:“看我,光顾着听婶子说,想必婶子也累了,接下来便让小六陪着二位,想吃什么买什么不必客气,小六会付的。只是……这几日二位还请不要太过惹人注意,想害李公公的人多的是,他们抓不着李公公的把柄,说不定就会拿二位开刀了。”

冯氏被陈慧最后的威胁吓得面色一白,只是吃香的喝辣的想象战胜了她的恐惧,她立即道:“知道了知道了,那个小六呢?快让他带我们去吃东西吧,都快饿死了!”

陈慧把小六叫进来,当着冯氏的面吩咐他听冯氏的,好好照顾二人起居,便看着他把二人领走了。那李小桩走之前看陈慧的那一眼让她极为不适,真是恨不得把他狠狠揍一顿。

眼见着二人随着小六离去,陈慧也稍稍放松下来,她不能让这二人进李府,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两人进来后还不知要怎么闹腾呢,但她也不能任由他们在外面闹,只得派人暂时把二人监管起来。她已经跟小六说过,他们想吃喝用他就掏钱,但绝不能给他们银子,免得他们拿了银子后就脱离监管了。

至于李有得那边,陈慧也没想为这事专门派人去烦他,等他回来了,她再问问看他想如何,若李有得碍于孝道不得不把他婶子接进来养的话……那可以想见,府里不知会乱成什么德行,她绝对要阻止他。

接下来的三日,李有得并没有回李府,陈慧时不时派小五出去问问小六那边的情况,听说那二人除了整天吃喝玩乐倒也还安分,便放了心。

陈慧离开京城也有两个月了,自己的设计生意近乎荒废,便出门去了一趟李氏布庄,只是她没有想到,会在路上遇到黄仁厚跟一群公子哥勾肩搭背,看着相当有伤风化。

陈慧本没想搭理他,却瞥见那里面有一人有些眼熟,似乎是当初在潭门寺之中,跟戚盛文混在一起的那个姓魏的书生。

陈慧对戚盛文利用自己的事其实还是有些记仇的,他的朋友如今居然跑来跟李有得的干儿子混到一起去,说这其中没有什么内.幕,她是不信的。

陈慧让小五过去,悄悄把黄仁厚叫到了李氏布庄内。

黄仁厚来之时便知道找自己的人是陈慧,一到后头厢房里便跪下结结实实给陈慧磕了三个头,口中道:“祝干娘安!前些日子听闻干娘随着干爹一道去了边疆,儿子十分担心,生怕干娘磕着碰着了,好在干娘吉人自有天相,化险为夷,安然归来了,儿子真是松了口气啊!干娘愿意陪着干爹去那危险的地方,可见干娘对干爹的深情,干爹今后能有干娘相伴,实在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陈慧:“……”她还什么话都没说,这人居然把什么都说了?

她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李有得明知道此人曾经调戏过自己,还认了他当干儿子。男儿膝下有黄金在他这儿根本是不存在的,他就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小人,奉承话一筐筐的,也难怪能哄得李有得高兴,别说李有得了,连她都觉得此人顺眼了起来。

陈慧如今也不介意有个比自己大那么多岁的干儿子了,她端着架子,笑道:“黄仁厚,我比你还小上那么多岁,你张口闭口叫我干娘,也叫得出口?”

黄仁厚没有因为陈慧的问题有一丝一毫的尴尬,他依然趴在地上,谄笑道:“干娘是干爹的人,是干爹亲自让儿子认干娘的,儿子怎会有丁点勉强呢?高兴还来不及呢!别人想要,还没有儿子这样美丽年轻的干娘呢!”

陈慧身子微微后仰,望着黄仁厚笑道:“那公公可知道他有个会对自己干娘生出非分之想的干儿子?”

黄仁厚面色一变,忙道:“干娘,这可不能乱说的,儿子哪儿敢对干娘有任何非分之想啊,那可是大不孝的!”

“哦?那日你领着一群人来调戏我,也是我乱说不成?”陈慧淡淡笑了下。

然而这笑却差点把黄仁厚吓出一身冷汗来,他慌忙低头道:“干娘,那时是干儿子不懂事,干娘就饶了儿子这一回吧,您看自从知道您是干娘后,儿子哪还敢对您有任何不敬啊!你让儿子往东,儿子绝不敢往西啊!”

“我问你,你们这一群人里,可有一个姓魏的?”陈慧终于问出了她这次找黄仁厚来的目的。

“呃……有是有一人……”黄仁厚道。

“他是某个人的友人,而那人跟公公不对付,你就这么与他结交,也不怕他从你这儿得了什么对公公不利的东西?”陈慧道。

黄仁厚一脸惶恐:“干娘,儿子发誓,绝不会做任何对干爹不利的事,更不会让人从儿子这儿得到对干爹不利的东西!”

陈慧眉头皱了皱:“那你便离那姓魏的远一点。”

“这个……这个……”黄仁厚吞吞吐吐,却不肯直接答应下来。

陈慧冷哼:“口口声声叫我干娘,却连这点小事都不听,呵,想来公公对当日你们这一群人调戏我之事知道得不大清楚,我该再仔细跟他说说。”

黄仁厚苦着脸忙道:“是是是,干娘说的,儿子可不敢有任何违背之意!儿子今后一定跟那姓魏的划清关系,干娘尽管放心!”他知道这世上最可怕的风便是枕边风了,自然只能顺着她说。

“那便好,你回去吧。”陈慧道。

黄仁厚道:“是,干娘!若干爹知道干娘如此为他着想,想必心中定会熨帖不已!”

陈慧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示意他快滚,她很乐意黄仁厚把今日这事报告给李有得听,一点点让他知道她有多为他着想!

陈慧没想到,她见过黄仁厚的当晚,便见到了从皇宫回来的李有得。

李有得刚走进府里,便有人来通知了她,她立即让人准备洗漱的东西,再来到院子门口等着,见灯笼的光犹如一道灯塔从不远处慢慢靠近,她便主动迎了上去,看到李有得的那一刻,面上的笑容便浮了起来:“公公,您回了。”

李有得原本略显疲倦的面容在看到陈慧的那一刻亮了起来,他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等陈慧走到他身边,他才继续往前,与她肩并肩。

“公公,这几日累不累?”陈慧问道。

李有得道:“伺候皇上,哪来的累之说?那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天大好事。”

陈慧凑过来小声道:“慧娘可真羡慕皇上。”

李有得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话,继续往里走,入了主屋。

陈慧让人把温水端过来,将柔软的帕子浸湿,挤干,慢慢擦去李有得面上的妆容。

李有得闭着眼,舒舒服服地任由陈慧那双小手轻轻柔柔地在他面上擦拭。

过了会儿,陈慧将帕子丢到水里,又绕到李有得身后,按揉着他的肩膀,在他放松下来的时候,她弯腰在李有得的耳边低声道:“公公,您不在的这几日,我好想您。”

“嗯。”李有得淡淡应了一声,心里却跟吃了蜜似的甜。

陈慧按揉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她从后头搂着李有得的脖子,嘴唇刚好贴在他耳边,像是夏日清风低语似的说:“公公,几日前来了一对母子,自称是您的婶婶和堂兄……李小柱。”

李有得本已经舒服得神智都有些飘忽了,忽然听到“李小柱”三个字,猛地睁开双眼站起身,差点把陈慧从他身上掀下去。陈慧吓得手臂一缩,勒住了李有得的脖子,他刚站直便觉呼吸一窒,忙弯下腰,而陈慧也匆忙松手后悔,见李有得捂着脖子在咳嗽,甚至快呛出眼泪来了,顿时觉得内疚不已,她差点就谋杀亲夫了啊!

可李有得缓过来后却没有先对陈慧发火,反而怔怔问道:“那对母子呢?”

陈慧道:“我让小六领着二人在客栈住了,这几日吃喝玩乐也都是小六在安排。”

李有得慢慢走到桌旁坐下,似有些出神,半晌才说:“你做得很好……很好。”

陈慧抿了抿唇,走到李有得身边蹲下,握着李有得的手仰头望着他,柔声道:“公公……若您想找个人说说话,慧娘一直在。”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林黛玉重回红楼首辅夫人只想和离我为反派全家操碎了心前女友黑化日常权臣的掌心娇深海流窜日记[异世]戏精穿进苦情剧心梗选手[快穿][综]诺澜的历练之旅我和妲己抢男人最后的女神凤倾之至尊灵契师部落神厨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被迫转职的医修[综]抽卡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物大限将至定风波随身带着签到系统白月光分手日常浮锦(双重生)专职加戏的我(快穿)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皇后别闹了[原(折腾)皇后]我有一千张面孔
完本推荐: 至尊兵王全文阅读鱼龙符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棠锦全文阅读田园纨绔妻全文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文阅读重明继焰照流年全文阅读妙手生香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妻很甜全文阅读合成召唤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我在游戏当神豪全文阅读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我和男主是死对头全文阅读布衣官道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我的时光里,满满都是你全文阅读横行霸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偶像直播秀带着系统做巨星洪荒之混沌大帝屑王之子福运甜妻有空间花都最强老板我只想自力更生左道倾天数风流人物高人竟在我身边从海底开始修炼新书稳住别浪他的小祖宗甜又野大唐第一世家玄浑道章满级绿茶被迫逆袭[快穿]我资质平平日常系美剧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重生之战神吕布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传奇浪潮十八年催妆逆天武帝人生赢家[快穿]明末亲军锦衣卫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我这糟心的重生我沉睡到了西游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