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信?不信?

李有得昨夜睡得晚, 却因为手臂的酸麻而比陈慧先醒来。

他睡相一向老实, 那都是宫里二十几年养成的, 若睡相不好或梦话, 指不定便活不过第二天的清晨。但陈慧睡相其实并不好, 这在去边疆的马车上他已经体会到了。此刻, 因为他双臂还环着陈慧的缘故, 她上半身老老实实地待在他怀里,然而下面却早不是睡着前那规规矩矩的模样了。

只见陈慧一条腿大喇喇地翘起横在李有得身上,把他当成了个巨大的人形抱枕似的, 而正因为此,她腿心的柔软处紧贴着李有得的大腿,他一醒来便感觉到了那不同寻常的触感, 在片刻的茫然后身子一僵, 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想,他得在她醒来前把她的腿挪开, 这个样子像什么话。

当他试着动了动他的一只手时, 却发觉手酸麻得几乎动不了, 这一夜不适的姿势压得他手臂都麻了。他也想要不要直接拿身子把她顶开, 可稍稍一动那儿的触感便更为强烈, 这让他忽然心生一种奇怪的罪恶感, 只得等手臂缓了缓才伸下手去,抓着她的膝盖把她整条腿挪到一旁去。

陈慧是在那之后慢慢醒来的,当睁开眼看清楚眼前那张放大的脸时, 还未完全清醒的她有一瞬间的惊怔。等她反应过来, 她想,要让自己习惯于一早醒来就会看到李有得,恐怕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公公,早啊。”陈慧刚起床,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的,却有一种奇妙的撒娇感。

李有得忙把另一只手也从陈慧身上挪开,定了定神道:“嗯,我该起了,今日得回宫去。”

陈慧撑着床铺稍稍直起身来,一头青丝凌乱垂落,而睡了一晚上她的中衣上也满是皱褶,甚至能从略略散开的衣襟间看到微微的鼓起,白而嫩。

“那我服侍公公起来吧。”她笑了笑,刚醒的她面容犹带天使般的纯洁无暇,毫无防备地微微眯着眼冲李有得讨好地笑。

要命!真、真是一天都不让他好过!

李有得深吸了口气,板着脸道:“不必了,这会儿天色尚早,你再睡会儿吧。”

他双手放到被子外,往下一卷把陈慧整个人包裹在里面,轻轻放到了床内,便起身自顾自穿衣。

陈慧此刻却已经差不多清醒了,她掀开被子跳下床,转头四顾,忽然惊呼一声:“呀,我忘带外衣了。”

她昨夜来时,就是披风下穿了中衣,以此来卖可怜。

没等李有得说话,陈慧笑道:“公公,您借我一件吧。”

李有得却不肯:“你回去就两步路。”

陈慧道:“可我就这样回去多难看啊……”

“昨夜怎么不嫌难看了?”李有得眯眼调侃了一句。

“事有轻重缓急呀!”陈慧笑道,“我怕公公不要我了,管它难看不难看呢,就算光着身子也要来找公公啊。”

“什么光着身子,这种话不许瞎说。”李有得瞪她一眼。

“行啦公公不想听我不说,”她说着微微笑了下,“我光做。”

李有得简直想翻个白眼了,这慧娘嘴里的花样怎么就能那么多!

“做也不行!一个好好的姑娘家,哪来的那么多怪话!”李有得不高兴了,冷冰冰地斥责道。

陈慧瞪他:“公公您又凶我!我不是公公的人吗?我只对您这样而已,有什么不对?”

得,又成了他的不是了!

“……行行行,我说错话了。”或许是一夜共眠的缘故,李有得嘴上很快服软。

陈慧便立即笑了起来:“公公,您真好。”

李有得看她笑自己也忍不住想笑,特别是听她那动听的嗓音说他“好”时,那种愉悦真是难以形容。

“所以公公一定不会介意我拿一套公公的衣裳穿的。”陈慧说完就去李有得的衣柜找出了一件他在家中穿的青色常服,动作之快,当李有得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将叠好的衣裳一抖摊开了。

李有得:“……”算了算了,不过一件衣裳,她要穿便穿吧!

陈慧没有避讳,当着李有得的面把衣裳穿上,不过他的身高比她高了不少,这套衣裳对她来说还是大了,她笑嘻嘻地挽起衣袖和裤脚,看着不伦不类的。

“好了,公公,接下来就让慧娘服侍您更衣梳洗吧!”陈慧笑望着李有得,一副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模样。

李有得此时已经穿好了外衣,陈慧便主动请缨要替他绾发。李有得觉得有些新奇,便也没让其他人进来,拿了张凳子坐下,示意陈慧动手。

但很快李有得便后悔了自己对陈慧的信任。倒不是说她手脚有多重弄疼了他,事实上她的动作很轻柔,若是按摩的话,他能舒服得睡过去,但这会儿是在绾发,她把他的长发一会儿扎起一会儿弄散放下,弄了半天也不知在做什么。

“……慧娘,我看还是让阿大他们来吧。”李有得终于忍不住开口。

“不行!”陈慧弯下腰,在李有得耳旁轻声道,“若慧娘在,这便是慧娘该做的,怎么能随便交给旁人?”

李有得心里一叹,不知今日迟些去,会不会被皇上骂两句……

好一会儿,陈慧终于绾出了个她最满意的发髻,固定好后,又戴上帽子。她退后一步端详着李有得的模样,忽然想起了床上那个披发的他。他五官普通,却因为很早就净身的关系面白无须,皮肤很滑很嫩,披发时更多了几分柔媚的气息,特别是他讽刺人时。

接着,陈慧开门让阿大送来洗漱用品和热水,便又把人赶跑了关上门。

这时代已经有了十分简易的牙刷,不过牙膏就没了,只能撒盐。又一次忍着咸味和苦味在浴室里刷完牙,二人又各自洗了脸。

“公公,我替您上妆!”如今对于跟李有得相关的事,陈慧兴致很大,便又主动请缨。

等李有得呆坐在那儿等着陈慧往他脸上抹东西时,他发誓他先前是想要拒绝的,然而她的眼神太过闪亮,眼底满是期待,他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

陈慧弯着腰,仔细地将抹到李有得脸上的粉末抹匀,像是化妆师有时候会跟被化妆者聊日常,陈慧也没忍住问道:“公公,您为什么要涂这层粉呀?是不是要涂得煞白煞白的好吓人?”

李有得:“……陈慧娘,你就这么瞎说话,迟早被人打死。”

陈慧一点不怕,笑眯眯地说:“有公公当我的靠山,我才不怕!”

“说不得想打死你的就成了我!”李有得没好气地说。

陈慧突然挑起李有得的下巴,吧唧在李有得嘴唇上亲了一口,笑道:“公公您才舍不得呢!”

李有得一愣,刚要说些什么,却见陈慧抬手在他唇上一点,肃然道:“公公,别动,您的妆还没化完呢。”

李有得那叫一个憋屈,除了面对皇上时,他已经很少会那么憋屈了。只不过面对皇上时的憋屈多了种小心翼翼,而面对陈慧时,多的却是心甘情愿。

“公公,您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化这个妆呀?”陈慧老话重提,“这种粉涂多了对身子不好,还是少涂些好。”

因为记得古代的不少化妆品里铅之类的重金属超标,平时陈慧能不用就不用,反正她也不用参加什么正式的夫人小姐间的聚会,没必要化妆以示礼貌,而且她底子好又年轻,真正的天生丽质,不化妆更清纯,当然也更容易在李有得面前卖萌。

“你不懂,这是如今的风尚。”李有得说到这个倒有些得意起来。

“如今的风尚就是比谁扮鬼扮得像吗?”陈慧幽幽地问。

李有得:“……你闭嘴吧。再多嘴就回去,让阿大进来!”

陈慧忙紧闭双唇,继续认认真真替李有得化妆。哎呀,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但她毕竟上过他的床了,一起睡了一觉,总感觉似乎不太一样了,如今连吐槽挤兑他她都毫无压力了呢。

陈慧安静下来的时候,虽少了那股子灵动,但这假象一般的温婉还是很能唬人的。她的视线随着手的动作而轻轻挪动,二人的距离近得李有得能看到她细嫩皮肤上的绒毛。

李有得忽然有些出神。

她如今这模样,真是看不出一丁点儿不情愿。有没有可能……她其实也是乐在其中的?

这个在李有得看来十分荒谬的想法却如同为他打开了一道门,他情不自禁地想要闯进去探索。回想过去的一切,她若为了讨好他,其实本不必做到这地步的吧?那么多次主动亲吻,甚至于昨夜的爬床……她似乎,似乎不但没有一丝不情愿,反倒很是积极主动,甚至开心的样子。他,是可以那么认为的吧?

李有得知道自己该停下这个危险的探索,但他就如同食髓知味般停不下来。厌恶的话,应该是有迹可循的吧?就比如蒋姑娘,从他第一天带她回家时他就知道她在怕他也在厌恶他,而陈慧娘呢?刚来便自尽,那已是最大的厌恶了,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可是后来呢?再到如今呢?她所做的一切,似乎在拿他当正常男人来对待,至少他并无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厌恶。

他忽然想起刚回到京城的那一天,她主动爬了他的床,说她喜欢他,是女人喜欢男人的那种。

会不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她说的是真的呢?

李有得人没动,落在陈慧身上的眼神却复杂多了。他该信她说的那些话么?或者说,他要不要尝试着信一信?

陈慧终于将李有得脸上的妆容搞定,退后欣赏了会儿自己的杰作,暗自嘀咕了一句:“终于像个白无常了。”

李有得没听到,眉头一皱问道:“你说什么?”

陈慧灿烂一笑:“我说公公英姿飒爽,英气逼人!”

李有得失笑,起身道:“我去当值了,怕是又有一些日子不能回,你可要安分些。”

陈慧刚要表达他总不信她是个老实人的抗议,便听他又说:“若惹了不该惹的人也别怕,让小六来寻我。”

陈慧心底的不满立即消失无踪,她扬起嘴角送了他一个最为灿烂的微笑:“公公,你最好了!”

陈慧一直送李有得到门口,恋恋不舍地看他上了马车,那依赖的模样看得李有得心潮涌动,恨不得留下不走了。

直到看着李有得的马车消失在远方,陈慧才转身往回走去。她还穿着那身从李有得衣柜里扒出来的衣裳,一路上偷偷拿眼神瞥她的多得是,她却怡然自得的模样,悠然回了菊院。

她就是要让整个李府都知道,她昨夜是在李有得床上睡的!

乘坐马车去皇宫的路上,李有得满脑子都是陈慧。一会儿是她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模样,一会儿是她吻过他后双颊绯红,双眸氤氲的性感撩人,一会儿又是她说她喜欢他时那仿佛掺不得一点假的认真……

他终于忍不住一叹再叹,他没有读书人的命,怎么就多了读书人的伤春悲秋苦大仇深呢?

眼前闪过的自然是陈慧那娇俏的笑脸,李有得十分清楚,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女人。那一日喝醉了让她爹把她塞了进来,可真是个冤孽!

马车慢慢前行,李有得又是一声叹息,安慰自己,不是冤家不聚头,陈慧娘生来就是向他讨债的,他还能怎么着?继续宠着呗,还能把她送走不成?

心在这一刻仿佛活泛起来,两情相悦是个什么滋味,他或许很快就能尝到了。其实仔细想想,他李有得也不差,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有钱有地位,等闲都要让他三分,跟了他,谁敢给她脸色看?除了……除了……

李有得微微向后仰靠在车壁上,一时间什么也不愿去想了。

马车到了皇宫内,李有得一路上连见了谁都没太在意。直到他最讨厌的王有才贱笑着出现在他面前。

“哟,李公公,你这些日子出宫可真勤呀,宫外就有那么好玩?”王有才笑道,“那你不如就跟皇上请辞告老归乡好了,也不必经常出入那么辛苦。”

一见到王有才,李有得的战斗意识便被激发了,他端着架子回敬道:“论老,我怎么都不及王公公您呀,你都没告老呢,我自然还得再多伺候皇上几年!”

李有得和王有才虽然都是“有”字辈的,然而王有才在年龄上比李有得其实大了一岁多。

王有才冷哼一声:“我可没有李公公那么时常出宫。伺候皇上才是本职哪!”

“为皇上分忧才是我们这些近侍最该做的,若不常出宫,哪儿能知晓民间之事,又如何在皇上问起时有问有答?”李有得不甘示弱。

王有才稍逊一筹,但他并没有再纠缠下去,只是忽然暧昧一笑:“李公公怕是惦记着温柔香啊。俗话说,温柔乡,英雄冢,李公公可要小心着些!”

李有得根本不乐意听王有才嘴里提起陈慧,他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他突然意识到慧娘说得对,面上那层白.粉,在王有才的脸上怎么看怎么寒碜,算什么风尚,恶鬼还差不多!

王有才和李有得斗嘴是常事,二人每天不斗上两场根本不可能,而王有才身边的小内侍在他与李有得二人斗嘴时自然不敢插嘴,直到满脸阴毒的王有才突然低声问他:“那人找着了吗?”

小内侍一脸为难却也不敢撒谎,忙道:“找着了,只是……咱们的人去得晚了,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王有才面色一冷,恨声道:“他死前都跟哪些人接触过?都给我问话!”

小内侍道:“除了他的家人,听说只有一对母子。不过他家人都拷问过了,也没问出什么来,他们说那对母子倒是问了他不少宫里的事……或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母子?他们人呢?”王有皱眉追问道。

内侍道:“听说,他们在问过那人后便匆匆离了村子,后来再没有回去。”

“找出他们!”王有才笑得阴邪,“这事好不容易查到了这儿,怎能半途而废!”

“是,公公!”那小内侍忙应了一声,“只是怕要找些日子了。”

“便是花上几个月一年也要给我找出来!”王有才道,“翻遍整个大梁也在所不惜!”

“是,公公!”内侍面色一凛,知道了自家公公的决心,他自然半分不敢怠慢。

李有得不在的日子里,陈慧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家里猫冬。天气实在有些冷,她最喜欢的就是窝在床上,哪儿也不去。不过这也不是个事,窝久了整个人也变得懒洋洋的,精神状态也不好,谁叫这时代并没有互联网呢?因此她只能顶着严寒,带人出来走走。

天气虽冷,但不下雪的情况下,出行并不受阻。如今陈慧在李府的地位今非昔比,她的保暖设备齐全,从头到脚武装了一遍,出门也就没觉得那么冷了。

马车刚离开李府没多久,前面小六突然说:“姑娘,前面似乎是蒋姑娘的马车。”

陈慧原本昏昏欲睡的心突然活了,她问小六:“最近紫玉可还安分?”

小六支吾了一下。

陈慧皱眉:“怎么了?”

今日小五也一道出来了,小六便将驾车工作交给小五,自己钻进了马车道:“那个……不大好说。”

陈慧道:“有什么不好说的,紫玉勾引你了?”

小六一脸震惊地看着陈慧,慌忙道:“小人并没有让她得逞!”

陈慧也是一脸吃惊:“她真勾引你了?”这是她久违的乌鸦嘴能力再次发动了么?不!这是说明她具有名侦探能力!

“啊?”小六一愣,涨红脸道,“是这样的,那一日我正要去厨房,她忽然便贴了上来……吓了小人老大一跳!”

陈慧暗自叹息,这紫玉也是个人才啊。

“她想做什么?”陈慧问。

小六脸更红了,低着头难得的扭捏。

陈慧顿时明白是自己的话问得有点歧义了,忙道:“你有没有弄清楚,她勾引你是为了什么?”

小六这才明白是自己误会了,脸上的热度稍稍退了些,忙正色道:“回姑娘,她一贴上来小人便把她推开了,并不清楚她想做什么。”

陈慧想起紫玉模样不错,又有着一副好身材,想必一贴上去小六就能察觉到那波涛汹涌吧。是不是李有得带的人,都跟他一样在女人一事上纯洁得跟小学生似的?不,现在的小学生可厉害了,不如说纯洁得跟白纸一样。

陈慧知道自己不该跑题的,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从前,你有没有陪公公出去应酬过?”

对于陈慧这突然跳跃的问话,小六愣了愣才说:“去过几次,但不多,多是阿大阿二陪着的。”

“没事,就说你去过的几次。”陈慧道,“李公公他应酬时,可有女人陪着?”

小六即便再不通男女之事,如今听陈慧问起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犹豫了好一会儿不知该怎么说,便听头顶传来陈慧冷冰冰的声音。

“哦,我知道了。原来公公每次应酬,都有美人相伴啊。”陈慧呵呵笑道,“一边坐一个?”

“不,不是的,陈姑娘您误会了!”小六额头不停冒汗,若公公知道了这场问话,他可能会死。可陈姑娘都问了,他能不说么?还是赶紧挑些好听的说吧。

“回陈姑娘,小人去的次数实在不多,但去的那几次里,虽有美人相伴,但公公不喜脂粉气,并没让她们陪在身边。”

听小六这么说,陈慧心里一松,不愧是她的公公,洁身自好,给他一百昏!

然而不过片刻,她忽然皱眉问道:“公公不喜脂粉气……那是不是有美男子相伴?”

小六:“……”啥?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戏精穿进苦情剧被迫转职的医修饲鬼丛林生活物语浮锦(双重生)凤倾之至尊灵契师权臣的掌心娇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天下第一蠢徒大限将至心梗选手[快穿]我在网游修仙80年代美食致富盗墓鬼手(GL)贵妃裙下臣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九死成仙[重生]六宫粉摘仙令成魔本纪穿成暴君他前妻我为反派全家操碎了心冥界美人手札锦衣卫庶得容易(加勒比海盗)啊,鬼!
完本推荐: 黑暗主宰全文阅读法医夫人有点冷全文阅读都市无上仙医全文阅读娇宠皇妃全文阅读被迫转职的剑修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宿主全文阅读一路上有你,律师老公太危险全文阅读重生之小市民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重生空间守则全文阅读佣兵的战争全文阅读巫神纪全文阅读中原小姐有话说全文阅读异世流放全文阅读天下第一蠢徒全文阅读一介匹妇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人生赢家[快穿]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被迫成名的小说家从红月开始战场合同工反派大佬的农家媳他以时间为名召唤师他从不落单新书大道惊仙稳住别浪重生九零做团宠放开那只妖宠末世胖妹逆袭记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真没想红啊偶像直播秀我只会拍烂片啊霸天武魂从锦衣卫开始无敌原来公爵不是人长夜余火黎明之剑墨桑重生世子爷北宋之无双国士绝世名伶系统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