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嫁给一个死太监 >> 番外 后来10

陈慧与李有得在温泉别院里过了一个相当没羞没臊的春节, 陈慧甚至觉得自己都要肾虚了。

回京城的那一天下着小雪, 陈慧抱着李有得的胳膊坐在马车之中, 昏昏欲睡地往城里去。

“真不想走。”陈慧小声抱怨道。

李有得道:“你可以再留些时日的。”

“你都不在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陈慧道, “简直像是被关到了冷宫。”

李有得笑了起来:“冷宫可是真的冷, 哪有别院那么舒适。”

陈慧好奇道:“如今冷宫里还关着妃子吗?”

李有得想了会儿才说:“似乎有关了好几年的两个未承宠低位份妃子。”

“那岂不是很可怜?一辈子都只能待在那样的小地方。”陈慧感慨道, “像我当初一样。”

李有得没敢接话。

陈慧也不过就是随口感慨一句, 并没有跟李有得算旧账的意思,因此说完便掀起帘子看了下外头,见白色的雪花飘飘扬扬地坠落下来, 她伸手去接,雪花落到她温暖的手心后瞬间化为雪水。

她仰头看了会儿,正要缩回手, 视线好巧不巧却落在不远处, 马车移动得不快,她看了几秒终于看清楚那吸引她视线的是什么, 忙道:“快停车!”

李有得不知陈慧是怎么了, 但也扬声喊阿大停车, 车一停稳, 陈慧便跳下马车, 快步往后方的小巷口走去。

先前吸引她视线的是一个娇小的人影, 她走到对方跟前蹲下,只见那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孩子,看不出男女, 身上脏兮兮的, 衣不蔽体,此刻面颊冻得青白交加,双眼紧闭,不知生死。

陈慧伸手在那孩子的面颊上拍了拍,或许是她手上的温暖惊醒了对方,那孩子睁开双眼,迷茫地看了过来。

陈慧松了口气,还好还没冻死。

李有得跟了上来,伞在陈慧头顶撑开,轻轻皱眉看着她道:“这是怎么了?”

陈慧示意小五小六把这孩子抱到另一辆马车上,笑看李有得:“给你捡个孩子回去。”

李有得有些嫌弃地看了眼那瘦小又肮脏的孩子:“我若想收.养孩子,有的是愿意送孩子过来的。”

话虽如此,他也没让小五小六二人把那孩子丢回去。

陈慧讨好地拉着李有得回了马车上,笑道:“那些主动送上来的包藏祸心啊。不如捡一个来得干净。况且,我不早不晚掀开车帘时刚好看到他,就说明我跟他有缘分。”她顿了顿,又道,“不过公公你要是不乐意,那就暂时不收吧,先养着看看。”

李有得应了一声,对于收养的孩子,他第一个想要的是自己或者慧娘亲戚家的孩子,随后便是那些读书人的孩子……龙生龙,凤生凤,这随便捡来的乞儿能有多大能耐?他是想要自己的义子将来去考状元的!

陈慧看向外头,雪依然在下着,想到刚刚那孩子的惨样,她又说道:“公公,今年朝廷依然会救灾吧?”

李有得点点头:“那是自然。”

陈慧道:“远的咱们管不着,就京城内……能不能找个地儿,把挨饿受冻的孩子都带回去好好照顾?”

陈慧知道,太大张旗鼓了不好,比如以个人名义施粥之类的,特别是在天子脚下,那是在抢皇帝的功劳和名声啊。不过,暗搓搓把抵抗力差的小乞儿都救了应该影响不大。

“你这是想让人夸我一句大善人?”李有得的表情看着就不怎么乐意。

“哪有啊。咱们就悄悄的来,又不大肆宣扬……”陈慧道,“这些捡来的孩子,教他们读书习武经商,看适合哪方便就着重培养哪方便,今后他们若成才了,哪个会不记得公公的恩情?说不定里头还真能考上些进士呢。”

陈慧这话说得李有得有些心动,他从前是想着拉拢那些已成才的,可对方既然成了才,要被拉拢就难了,自己培养一批倒是个好主意,就是等他们成才太久了,他没那个耐心,况且也不一定能培养得出来,每三年能考上三甲的能有几个啊。不过看慧娘兴致勃勃,他想想也就算了,反正花也花不了几个银子,又能哄她高兴,何乐而不为呢?

“行,就按你说的办吧。”李有得一口应下。

陈慧当即捧着李有得的脸吧唧亲了口,笑得吃了蜜般甜:“公公你真好。”

李有得便也喜滋滋的。

李府家大业大,那捡回来的孩子也不用陈慧亲自动手清洗整理,等她在梅院看到那孩子时,他正坐在桌旁大快朵颐。

陈慧来时,替孩子洗澡的嬷嬷立即轻拍了下那孩子的背:“夫人来了,还不快行礼!”

那孩子忙放下手里的吃食,还没来得及咽下嘴里的东西便慌慌张张的从凳子上爬下来,噗通一声跪下:“夫、夫人好!”还顺道磕了个响头。

陈慧听到那砰的一声感觉自己也疼了一下,忙道:“起来吧,你先吃。”

“小人……小人已经吃饱了。”那孩子没起来,还稚嫩的声音微微颤抖。

陈慧觉得,一定是先照顾他的人“恐吓”过他了,他才会战战兢兢成这样。

“也行,饿久了也不能一次吃太饱。”陈慧说着坐下,让嬷嬷把孩子抱到凳子上坐好,这才打量着对方。

这是一个小男孩,瘦骨嶙峋的,脸上也没多少肉,因此衬得眼睛大大的。到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他面上带着惊慌,僵直着身子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陈慧挥挥手让其余人都出去,就剩了她和那孩子,她姿态随意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笑问他:“你还记得我吗?”

那孩子犹豫了下,点点头。

陈慧笑了笑,再问:“你叫什么?”

这回他却摇头了。

“你什么时候上街流浪的?”

“小人……小人一直都在……在街上讨饭吃。”那孩子低着头应道。

陈慧揉了揉他的脑袋柔声安抚道:“今后你在这儿,什么都不用担心。唯有一点,争气点。”

孩子惊讶地抬头看过来,眼里有希冀又有困惑。

“慢慢来,不用急。我先给你取个小名吧,大名得问过公公。唔……就叫你初雪可好?”陈慧笑眯眯地说道。

小孩子哪里知道名字好不好,有人给起名字他立即便点头应了,显然很高兴自己有了个名字。

接着陈慧又问了初雪几个问题,主要是看他说话时的神态和应对速度,一番问答下来,她很满意。初雪刚到陌生环境自然免不了心神不宁,跟她说话时也小心翼翼,不敢说什么让她不高兴的话,基本上她问什么他答什么,即便陈慧刻意引导他发问,他也憋着没问。她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收养他了,不过如今见他机灵,那么李有得那边也更容易过关。养孩子是要付出精力的,自然是双方都同意了才好。

初雪在李府将养了两个月,总算看着胖了不少,看不像当初那样犹如难民似的。

陈慧时不时会去看看他,而李有得就在一开始看过一眼,后来就再没提。陈慧没替初雪说什么好话,在李有得面前她也当没初雪这个人,照旧跟李有得缠缠绵绵秀恩爱。

渐渐的,李有得也开始去看初雪,并在把人带回来的半年后给了他一个大名,李孚,又在那之后的三个月后正式收了他作为义子。

这日秋高气爽,陈慧坐在菊院嗑着瓜子,旁边是小笤在给她说八卦听。

“黄公子家最近闹得不可开交。”小笤惊叹道,“是为了妻妾名分的事。”

陈慧面前放着两个盘子,一个盘子里都是瓜子,另一个盘子里都是剥好的瓜子仁,她比较喜欢一口气吃一大口的瓜子仁。听到小笤的话,她好奇地问道:“哦?怎么说?”

当初马小莲自愿去给黄仁厚当妾,她也没管,如今听到说居然为此事又闹起来了,她自然忍不住好奇。

“前段时间马小莲生了个儿子,黄公子就想把她抬成正妻,马小莲不肯。”小笤以一种说着传奇故事的语调说道。

“……哈?还有这等奇事?”陈慧一脸的稀奇,“我记得你当时跟马小莲走得挺近,那你有没有问过她为什么?”

“奴婢问过了,她说,她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当不得正妻。”小笤道。

“还能这样啊?”陈慧忍不住惊叹道。

小笤道:“奴婢倒是能理解马小莲。”

“哦?”陈慧笑道,“那你是看中了哪个了?小五还是小六?要不要我为你做主?”

小笤被陈慧的话闹了个大红脸,忙捂着脸道:“奴、奴婢就想一辈子伺候夫人!”

“小五小六也都是李府的人,你嫁给了他们,也能继续伺候我的嘛。说说看,你看中谁了?我也帮你一起看看。”陈慧笑道。

小笤红着脸摇摇头,不肯说。

“不说啊,那我就随便指啦?”陈慧道,“小五小六都不容易,要选出一个还真不太容易呢……不如就让公公来决定好了。”

“夫人,这种小事哪好去烦公公的。”小笤忙劝道。

“那你说,是谁?”陈慧凑过来小声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尽管放心跟我说。或者说,哪个你都不喜欢?那也行,今后我帮你留意,哪天你看中了谁想嫁了,一切有我呢。”

“夫人,您、您就先别问了……”小笤哪好意思说出自己究竟看上了谁,毕竟跟陈慧相比,她的脸皮还薄得很。

陈慧正打算再追问看看,忽见菊院门口进来一高一矮两个人。矮的是李孚,高的那个则是被派去照料李孚的小六。在刚把李孚捡回来后,陈慧便请了位西席为李孚开蒙,李孚学东西不算慢,三个月前陈慧便将他送去了书院读书,一是那书院的教书先生很有名,二是他也该学着如何与同龄人相处。

平时李孚住在梅院,衣食住行都有下人照顾,陈慧偶尔看看确保没大问题就行,不过就像后世的家长一样,她对他的学业抓得比较紧,每天从书院回来时,他都会被叫来菊院跟她说说书院里的事。

李孚进来时脸上带伤,陈慧惊讶地迎上去道:“初雪,怎么搞的?”

她瞥向小六。

小六苦着脸道:“小少爷跟书院的孩子打架了。”

陈慧蹲下与李孚视线平行,李孚却扭头不敢看陈慧。

“为什么跟人打架?”陈慧并没有责骂的意思,只是单纯地询问。

李孚视线往陈慧这儿瞥了一眼,又很快挪开,咬着下唇不吭声。

陈慧心里微叹,牵着李孚往主屋走去,又让小笤打来热水和拿药膏过来。

热水很快便打来了,陈慧坐在桌旁,让李孚站在自己面前,她慢慢擦拭着他脸上的伤,倒是什么都没说。

“娘……初雪错了,您不要生初雪的气。”李孚毕竟岁数小,先顶不住压力,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你都没说为什么打架,怎么就说自己错了呢?”陈慧道,“娘没有生气,只是你不说,娘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别老学你爹,他生气了也不跟娘说清楚是为了什么,总让娘猜猜猜,看,娘这才几岁啊,白头发都要愁出来了。”

李孚被陈慧挤眉弄眼的夸张表情逗笑了,小手摸了摸陈慧的鬓角道:“没有白发,娘还是一样美。”

“小子,油嘴滑舌跟谁学的?”陈慧戳了戳李孚的额头,笑骂道。刚开始李孚小心翼翼的像个随时可能被遗弃的小可怜,是陈慧用她亲和的态度一点点让他把心外的硬壳褪下,心里渐渐塞满了安全感。

李孚眨眨眼不吭声,他怎么好说那是他平日里看爹娘相处时跟娘学的呢?

“行了,你要是不想说为什么打架那就算了,把人打伤了吗?该赔礼道歉的就去赔礼道歉,这个少不了的。”陈慧道。

提到这个,李孚轻松的表情没了,他垂下视线,吸了吸鼻子道:“不要!”

“那就跟娘说,为什么打架?”陈慧道,“若是对方不对,就把人扯过来给你道歉。你爹总该派点儿用场。”

李孚低了头,轻声道:“不能……不能告诉爹。”

陈慧抬起李孚的下巴,却发现他竟在哭泣,双眼红彤彤的跟兔子一样,眼睛鼻涕流了一脸。

“他们……他们说,我爹是个断子绝孙的阉人,说爹……说爹是个奸人,说我将来也是个小奸人!”李孚终于忍不住大哭道。

陈慧忙拿手帕替李孚擦着脸上的眼泪鼻涕,等擦干净了把帕子往热水里一丢,又让小笤拿了块新的,等李孚哭了好一会儿终于哭不动停下来了,她才继续帮他擦脸,擦完后便看着正委屈地盯着她的李孚。

陈慧叹了口气,让其余人都先出去,这才柔声问道:“来,告诉娘,你为什么哭?”她没有安慰他,也没有问他那些话是谁说的,带他去报仇什么的,语气平静而沉稳。

李孚没说话,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李孚确切的年龄陈慧也不清楚,因为常年在街头流浪,他的实际年龄很可能比他看起来大上几岁,不过也或许是过早领略了人情冷暖的缘故,他很早熟。

“不知道吗?那你为什么要打架?恼羞成怒?”陈慧再问。

李孚沉默良久,小小地点了下头。

陈慧笑道:“其实他们说得也没错。”

李孚蓦地抬头看向陈慧,满脸的震惊。别人这样说他爹就算了,为什么连他娘都……他能跟他们打架,还能跟他娘打不成?

“你看,你爹是个宦官,平日里也不干什么好事,可不就是断子绝孙的奸人?”陈慧道。

“可……可是……”李孚下意识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对。

陈慧揉了揉李孚的脑袋,继续道:“可是你爹也不是就想做这样的人,你说对不对?”

李孚愣愣点头,他对于他娘要说什么一点头绪都没有。

陈慧道:“你爹六岁就被卖入宫中,那时候他还小,什么都不懂,成了个宦官,并不是他能选择的。是不是?”

李孚点头。就像他自己,从前他也不想当一个小乞儿,可是他没爹没娘,没人要他,他也没办法。

“六岁,跟你差不多大,你若不慎磕碰了一下,还得红个眼圈呢,你爹那时候是被割了一刀。那儿,”陈慧指了指李孚的下身,“不知流了多少血,疼了几天才勉强活下来,活下来后等待伤口愈合,又是反反复复的痛。”

李孚踮起脚摸了摸陈慧的脸,小声道:“娘……”

“娘没事,只是想起就有点心疼你爹。”陈慧笑了下,继续道,“皇宫里可没有咱们家里这么舒服,里面的人惯会捧高踩低,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孩子是最适合被欺负的对象。你想呀,你要在里面防备着坏人伤害你,你是不是得变得比别人更坏才行?”陈慧再问。

李孚想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点头。

陈慧笑道:“当然,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可那毕竟是少数派,你爹就是个普通人,他不过是跟许多活下来的人走上了一样的路而已。”

这回李孚用力地点头。

“我们举个例子,娘当初若是没救下你,你继续在街头流浪,十几年后,若侥幸活了下来,只会由一个小乞儿变成个大乞儿,但娘把你带了回来,你换了个环境,可以吃饱穿暖好好读书,十几年后说不定你还能考个状元回来。不同的境遇,也是你之所以成为你的原因之一。”

李孚再早熟其实也不能完全明白陈慧的意思,但他很努力地去听,去思考。

“所以呀,那些骂你爹的人骂那些话,就像是指着一条狗骂你就是一条狗一样可笑,对不对?”

李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慧想了想肃然叮嘱道:“这个不许跟你爹说,不然他怕是会打死我。”

李孚用力点头,心里却想,他娘总是说这种特别夸张的话,爹怎么可能舍得打死她,爹明明对娘那么好。

“你爹成为今天的样子,除了他无法选择的,确实他也不完全无辜,但你若仔细想想,能理解他,是不是?”陈慧再问。

李孚点头,又期期艾艾地问道:“可是先生说,我们都要做君子……那爹他……他……”

“先生说的没错,做君子确实比做小人好。身正,你才对得起你自己的内心。可是,虽然你爹确实做了不少坏事,但有什么办法呢?他已经是这样了,变样了便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他是我相公,是你爹,你还能不要他不成?”

李孚摇摇头:“爹对初雪很好。”

“这不就对了嘛。你得分开看,作为一个父亲,他做得虽然不完美,但也算马马虎虎了,因此你该对此抱着感恩之心。作为一个权宦……这个也要分开看。朝堂上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阵营之别,跟你爹作对的那些文臣也不见得都是为国为民的,所以你爹若是在玩党争,咱们就别管了,若是做什么伤害百姓的事,你是不是得劝劝?”

李孚尽全力理解着陈慧的话,随后失落地摇头道:“爹……爹不会听初雪的。”

“嗯,你如今岁数还小,那就娘来劝,将来你大了,说出的话有分量了,就该到你了。”陈慧笑道。

李孚眼睛一亮,用力点头。

“还有啊,你是你,你爹是你爹,别让旁人对你爹的评判影响到了你。”陈慧道,“你岁数虽小,却也是个读书人了,怎么能随便就动手打架呢?今后他们若再说那些难听的,你别理会就好。娘可清楚那些人了,你越愤怒越在意,他们就越是能从中获得乐趣。别让别人的话影响到你,这儿,”她指了指李孚的心口,“只要足够强大,你就无所畏惧。”

李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像娘一样。”

陈慧多用上了几分力气,将李孚的头发揉乱,笑眯眯地说:“你呀,尽挑好听的说。不过你说错了,娘怕的东西多着呢,比如老鼠,我一看到就要吓得落荒而逃。”

李孚觉得他娘说的不对,他确实看到过她看到老鼠吓得仓惶逃窜的身影,但他依然觉得,这李府中若有谁是无所畏惧的,那必定是他娘了。

李孚伸开双手扑入陈慧怀中,闷闷地说:“娘,以后初雪再也不听他们胡说了。初雪要好好读书,将来考上状元!”

“好志向。”陈慧畅快地笑了起来,“你爹若听到了,必定高兴得很。来,咱们就从把今日先生教你的背熟了开始。”

被背诵全文的恐惧支配的李孚:“……是,娘。”

门外,李有得伫立半晌,听到屋内传来稚嫩的诵书声,他往回走到菊院门口,重新走了进来,推开门看到李孚正在背书。

见李有得回来,李孚一惊,忙下意识地站直脆生生地喊道:“爹,您回来了!”

陈慧拿手指戳戳他的书:“继续背。”

“哦……”李孚应了一声,继续背诵。

陈慧起身走到李有得跟前,习惯性地替他整了整衣襟,笑道:“公公,你今天回来得好早。可要先沐浴更衣?”

李有得深深地看了眼陈慧,却对李孚道:“李孚,你先回吧。”

李孚对李有得一直有着敬畏之心,闻言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恭敬地说:“孩儿先告退了。”

他快步走了出去,又很懂事地将门关上,类似的情况他都已经习惯了。

陈慧看着李孚出去,回头刚要跟李有得说话,却见他忽然挥手将圆桌上的茶盏扫落在地,抓了她的手臂将她仰面按倒在桌面上。

陈慧一愣,下一刻李有得便撕开了她的前襟,她一声惊呼:“公公,你干什么?外头的人还以为我们打起来了呢!”

李有得不语,深深吻住陈慧的双唇,许久之后才松开她哑声道:“可不就是妖精打架?”

陈慧:“……”李有得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狂放?

她还想多问两句,片刻后却迷失在李有得亲手制造的情.欲漩涡之中,他了解她的身体,就像她了解他一样。

喜欢嫁给一个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嫁给一个死太监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定风波情敌们都重生了定风波皇后别闹了[原(折腾)皇后]谁教春风玉门度不周山:老婆,大佬,666林黛玉重回红楼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火影同人]或许改变兽丛之刀我在网游修仙定风波[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不羁女配和绿茶he了(女尊)总有人劝我造反一蓑烟雨任平生始乱终弃了师尊后大限将至魔王屠钱最后的女神丛林生活物语为你而生(快穿)庶得容易我有一千张面孔
完本推荐: 猎国全文阅读唐朝小官人全文阅读庶难从命全文阅读异世流放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神驾到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重生之沸腾青春全文阅读至尊医道全文阅读黑暗主宰全文阅读抱紧女主大腿的十万种姿势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完美人设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战神吕布惊悚夜话灵魂画手,天下我有!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末世胖妹逆袭记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战皇江山谋之锦绣医缘超凡大航海我只会拍烂片啊银河男团育成计划穿越诸界之最强赛罗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解怨司[穿越]放开那只妖宠大唐扫把星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完美世界花都最强老板权宦心头朱砂痣我的金手指很好吃[快穿]三国从杀出长安开始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设计部的小首席躲在冷宫苟成大佬追妻你就拿命来过分宠溺

嫁给一个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给一个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零落成泥的全部小说 - 嫁给一个死太监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