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小书网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568章 绮妍攻心,命运逆命

第568章 绮妍攻心,命运逆命

诸葛浅韵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苏忘尘之前提及的那一系列因果,她其实目前还是记得的。

而且因为天枢之眼以及昆虚镜的问题,她对于苏忘尘的感官其实一点儿都不差——这时候的苏忘尘越是嚣张越是狂放不羁、她们越是表现出无力应对而又无可奈何,其实也越是让她们对于未来拥有期待。

为什么?

只因苏忘尘的最终底蕴以及其最初的起源,都是她们的,有这两点因素存在,就像是拽在手中的风筝一样。

飞得再高,那随时也能将它拉下来。

而若是其真的挣断了线也没关系——没有线的风筝也不可能飞上高空,而只会从高空狠狠摔落下来,认清现实。

这般一想,诸葛浅韵顿时舒服了不少。

趁着这会儿还能拥有一定的记忆,还能知道自己双眼之中的七彩玄光才算是真正蕴含着浅蓝世界的希望、自己也算是大半个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体现,诸葛浅韵开始给自己心中定下一份情感走向。

这一点,冰魂天女拥有着极强的经验。

不仅如此,冰魂天女为了显摆她的攻心成功,甚至将对应的一系列因果,以及在那灵荷秘境之中与苏离交流的所有过往全部的告知了诸葛浅韵。

实际上,冰魂天女完全可以不需要这么做。

只因为诸葛浅韵乃是天道意志的化身承载体,具体说就是,一个是嫡系,一个是使者。

这就类似于主仆一般的关系——虽然诸葛浅韵只是一个简单的承载体,但是其将来也是一定要浅微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所以到时候,诸葛浅韵是一定会崛起的。

而且,诸葛浅韵也同样是浅蓝世界的天道意志的承载体,这等同于是一个双嫡系血脉的存在。

虽然说,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实际上也确实是由罪域世界曾经的天道成长起来的,双方也算是一家人,类似姐妹的关系。

可这种关系其实也早已经分崩离析了。

如今因为苏忘尘,反而将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和浅蓝世界的意志的共通承载体诸葛浅韵给暴露了出来不说,还因为苏忘尘而损失了天枢神眼,损失了对于浅蓝世界的掌控能力!

这样一来,冰魂天女害怕自己背锅受罚,因而立刻开始出谋划策。

在苏忘尘的口中,冰魂天女可不就是个白痴?

而这样的白痴,其想法又真的会多么好吗?

攻心之术确实是非常好用的,确实也是让苏离对她似乎已经非常的难以忘记,但是同样的,冰魂天女自己可也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呢,可这样的事情她会说吗?

当然是不会说的。

说了,告诉诸葛浅韵自己因为攻心,结果陷进去了,无法自拔——这岂不是要被活生生的笑死?

被笑死其实也不算什么,冰魂天女也并不怎么在乎被嘲笑,可是这岂不是说明自己一点儿能力都没有?这么一点儿小事,竟是也沉沦其中,还攻心?

这样的表现,那么以后还怎么承接更大的任务,怎么还能有更好的表现?又怎么能更进一步?

所以,这时候冰魂天女自然会专门挑好的说,特别是攻心的效果是多么的逆天,同时苏离为何又是那么的动情,都情动九天了没有看到吗?

然后,冰魂天女为了表现自己用心了,还将自己暗中在天空落落的场景都呈现了出来,并一脸无所谓的道:“我知道,以他强大的感应能力,必定是可以察觉到我还没有离开的,然后在他这样嘶吼的时候,我就落下两滴泪,刚好落在他身前不远,让他知道我哭了。

他这个人吧,确实是非常不错,特别是你表现出特别委屈的样子,然后又似乎恨不得立刻对他以身相许……

那样他就会非常有成就感,然后就觉得你不错,然后……”

冰魂天女忽悠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毕竟能达到这个世界的智力层次上限,其实也不会真的有多么蠢。

就像是她在诸葛浅韵面前那样,很多事情当真是无比的契合,也无比的顺心如意。

诸葛浅韵虽然略微有些怀疑——你这攻心似乎也太下本钱了吧,这都亲上了好多次了,这真的只是攻心吗?

面对诸葛浅韵的怀疑,冰魂天女其实心中也慌的一批,这要是被戳穿了这多没面子啊!

没面子是事儿小,要是被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觉得太废了,那岂不是未来的所有……都黄了?

不行,肯定不能被戳穿!

所以,冰魂天女很慎重的告诉诸葛浅韵:“攻心之术,并不仅仅只是要演,而且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当然,苏离的身份和能力其实也并不差,而且其颜值更是无比逆天,俊逸超凡!

所以你要带着一种我也很享受、很喜欢的姿态去面对。

同时,你要将这一切彻底的放在心上,真正的深入心灵,深入灵魂的那种去接触他。

不要害怕自己会真的沉沦进去——只有那些废物、那些无能而又对自己没有掌控能力的人,才会真的陷入进去,就像是那个苏离一样。

反而如冰魂天女我,投入的时候那是真的投入,无比的忘我,好几次我都把自己感动哭了。

但是脱离的时候也是真的脱离,非常的果断,绝不拖泥带水,说散就散,说走就走!

嗯,就是这样!”

冰魂天女当时是这么斩钉截铁的说的,而且还将具体的经过几乎全部的呈现了出来。

看起来她也无比的沉沦其中,但是她脸上无比的自信,这蜜汁自信,也让诸葛浅韵非常的佩服,同时也生出了极大的自信——被苏忘尘轻视成这样的白痴都可以,她诸葛浅韵也是一定可以的!

毕竟,之前她可是拥有天枢神眼的,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能脱离她的掌控呢?

“所以,你只需要牢记一点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你爱他的时候,就要真的爱他;但是你不爱他的时候,就要真的不爱他,这一点,其实非常非常简单,要保证自己是局中人和局外者就行了。”

冰魂天女为了显示自己很牛逼,所以还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那姿态,确实是唬人之极,让诸葛浅韵也颇为佩服。

“为了让感情更真挚一些,我在施展《修罗斩魂道》的时候,故意中断,然后让情感翻倍——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强大——不是,是我这人天生莫得感情,所以有些感情的投入未免就会显得很僵直,很死板,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以《修罗斩魂道》来激活七情六欲,然后中断之后,利用反噬来让七情六欲翻倍,这样才达到了这般震惊人心的效果。

所以,其实我也是有些遗憾的,毕竟算是有一点点的作弊——说到底,攻心之术我其实也没有真正的用心去攻心。

也就是随随便便的攻心了一下,然后加了点儿料,就已经造成‘情撼九天’的效果,同时摧毁了一个毁灭级的浩劫危机……”

冰魂天女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这个通天的大功劳往自己身上狂揽?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诸葛浅韵的身份!

当然也是此时诸葛浅韵的意识是和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是想通的!

如此一来,她的功劳这般说出来,又付出如此真心的教导诸葛浅韵,那么她自然就不会被懈怠了吧?自然就可以让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更加的牢记在心、更加的重视吧?

冰魂天女的心思可谓是用尽了,而且效果其实也是极好的。

不说别的,就是那一手的攻心之术,以及苏离那情撼九天的震撼嘶吼,还有那万里沉尸抬着苏离游行的场面,确实把诸葛浅韵震撼了、惊艳了。

同时,那时候有情有义的苏离不知为何,非常的让诸葛浅韵难以忘记。

她的芳心,也因此而有些悸动——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她,曾经真的对苏离生出了无比青睐甚至是爱慕之心。

甚至,似乎愿意为了苏离而陷入生死与轮回,至死不渝一般。

“镜子镜子,请照一照我的内心,是否有感情的羁绊?”

诸葛浅韵站在花月谷的入口处,一边传讯通报之后,一边回想起冰魂天女刚刚的经验传授。

一番思量之后,她忍不住拿出了镇魂镜,也就是她的昆虚镜,询问了出来。

“有情感羁绊,才有着美好的未来,毕竟老实人最喜欢接盘了不是吗?更遑论,这是个蕴含希望之源、斩断了黑暗之心和所有魔魂气息的纯粹的光明之人,有情感羁绊是一件好事。”

镜子柔声回应道。

诸葛浅韵道:“嗯,那确实不错,不过——我总觉得去做这种事情有些下不了口,冰魂天女实在是太奔放了,她说她狠狠的享受了那个苏人皇的风采,确实是很舒服……可是我怎么觉得,反而是她吃亏了?”

镜子道:“你若是不想出面,我可以代替的呀,毕竟我也很想尝尝他的滋味儿,看冰魂天女那投入而享受的样子,确实是令人心痒得紧。”

诸葛浅韵本能的道:“是吗?你若想,那就交给你了,那你就是我的丫鬟诸葛绮妍。”

镜子道:“我一直都是,以自己为镜,才可以看出自己的不足,这是你说的,所以我才成镜子了。”

诸葛浅韵:“行了,知道你是诸葛绮妍,好了,有信息传递了过来,花月谷开了。”

诸葛绮妍道:“这一次咱们就不要拿架子,要无比的温柔,要无比的贤惠,要无比的虔诚,要无比的——”

诸葛浅韵直接打断了诸葛绮妍:“我知道你喜欢舔,这事儿交给你了,只要能拿回天枢神眼,或者是让他帮我凝聚出来,那么这事儿你就是做得更过分一些,跟他生一窝的娃儿那都没事儿。放心,我允许了,你就奉旨泡他就可以了。”

诸葛绮妍闻言,美眸一亮,道:“你可别后悔!”

诸葛浅韵道:“呵呵哒,后悔?我诸葛浅韵乃是代表的通天大道天道意志,比那冰魂天女都要正统,我岂会后悔?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他们都只不过是棋子罢了。

而且,这般心思也都不能有,这会儿定下前行的基调之后呢,就不能存在记忆了。

无论你我,接下来都会陷入普通的废物层次了——到时候,可能我们之前声名赫赫,如今却平平无奇,会被人认为也不过如此,空有一身皮囊而已。”

诸葛绮妍道:“那就让天机阁搞点儿事,加持一下能力就行了,多少总比现在强些,真没有天道加载,以我们的体量,再修行也是来不及。”

诸葛浅韵道:“那加安排一下吧,再就是,可以在壁画里加一轮修行因果,然后直接挂在我们的修行历史上,增加修行的厚重感,这样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弥补。”

诸葛绮妍道:“好,那就这么安排好了——嗯,你虽不愿意攻心,但是感情还是要加载一些的。毕竟这般时刻,那苏人皇算是落魄了,丢了天皇子的身份,而且还被逐出了归墟皇族,等同于身败名裂。

虽然这些是我们弄出来导致的,但是我们不能暴露这些,反而这时候我们主动靠近他,就相当于是雪中送炭。

这样会更容易亲近他一些的。这时候如果我反而高高在上,多半会出现不太好的结果。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放低一些姿态——那苏人皇的过往经历,无不说明,你若是硬,他会比你更硬。”

诸葛浅韵道:“我总觉得你说话有问题,你是不是被苏忘尘逆命了?这么下作的话也说?”

诸葛绮妍道:“呵呵,我是镜子,所以某人内心不纯洁,反而怪镜子不该照出来?”

诸葛浅韵:“……”

诸葛浅韵:“好,那就这样定下,嗯,苏星河来了,赶紧安排,断因果!快!”

诸葛绮妍道:“放心,已经安排妥了,不过这攻心的手段,既然冰魂天女这白痴都有这等魄力,那我们也这么做就行了,《修罗斩魂道》而已,我们都已经修行得功参造化的,定是不会失败!”

诸葛浅韵道:“别,别用这个能力,你是镜子啊,你一用我就被影响,而且因为是镜子,来回翻倍,这是要死——”

诸葛浅韵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诸葛绮妍已经非常果断的出手了。

而恰恰就在此时,仿佛有未知的因果忽然呈现了出来。

诸葛绮妍在镜子之中运转《修罗斩魂道》的时候,这昆虚镜忽然像是触发了某种时空轮回的因果,竟是一下子形成了一缕绿光,猛的冲向了诸葛绮妍。

诸葛绮妍这时候也不由心中一惊,但是却并没有慌乱。

因为没有什么必要慌乱!

因为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昆虚镜又名昆吾镜,同时也名‘昆仑镜’,是一件掌控‘轮回’的镜子,拥有着大轮回之力。

当然,她这镜子本身其实就是一个仿造品,因为出自于镇魂碑,所以直接就以‘镇魂镜’命名。

但实际上,其内核仿的是洪荒神话世界里的昆仑镜这种洪荒异宝!

平时,其几乎也完全不会触发什么轮回和冥冥之中的因果气息。

这一次,忽然之间就触发了,等同于说,她与那苏离之间,还就真的拥有巨大的因果,如果是这样的感应,那么就会形成某种记忆共鸣。

这样一来,她岂不是可以提前获取一种未来的某种场景片段?从而可以更好的把握未来?

诸葛绮妍并不是普通的存在,乃是诸葛浅韵的分身抑或者是完全的自我复制体,就是镜子之中的诸葛浅韵!

这样的存在,对于这些的认知是非常深刻的。

是以,她毫不犹豫的感应到了那一缕绿光,然后冥想进入了其中。

那一刻,《修罗斩魂道》竟是也真的中断了——她本就有意增强情感之力,来以情攻心。

当然攻心不是目的,目的是恢复天枢神眼!

这一点,既然苏忘尘给出了方法,那就是一定可信的。

更遑论,苏忘尘可以动用造化笔,以及那不朽浅蓝的脸皮化作的彼岸书,这样书写出来的东西,意义是很深远的。

更重要的是,苏忘尘还在这上面说什么他赢了苏离输了什么的,还成功取代了苏离。

这其实将会成为将来的事实!

也是她们的某些目的。

沉思之间,诸葛绮妍的心神也完全的沉浸在了那一缕冥冥之中的因果轮回感应之中。

这里是花月谷的入口。

可是冥想之中,诸葛浅韵忽然发现,她似乎死了。

死在了河流之中。

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纱裙,在河水之中漂浮着,然后被苏离打捞了起来。

然后,苏离为了救她,竟是用造化笔以及地书碎片,为她画了一个替身纸人,嫁接因果,让纸人为她替死,并让她的真人重新回到了昆虚镜之中,避开了无比致命的死劫。

那过程非常的模糊,但是那般经历之后,她确实是为苏离的付出而有所触动。

此时,那种感同身受的冲击感,也让她有一种源自于内心的窒息。

这种窒息,让她原本中断的《修罗斩魂道》在继续运转之后,连连卡壳了足足四次。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也有些傻眼了。

四次是什么概念呢?

加上之前的一次中断,再加上功参造化级别的《修罗斩魂道》的加成,用在自斩身上,而且还是七情六欲方面……

《修罗斩魂道》的核心意义,就是完全的自斩自身的某种能力,如七情六欲,如自身的善恶念头等等。

而且还是非常非常彻底的那种。

但物极必反,这种自斩同样也可以形成反噬,只要修行的过程中断一次,就可以增强自身某些方面的能力。

或者说,这是一种类似于极道的修行之法,要么彻底绝情,要么更加有情。

这样的至道,来自于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而且还是那种顶级的杀道。

《修罗斩魂道》有另外的一种说法,那就是——掌雷霆意志,衍修罗杀道!

而这所谓的修罗杀道,就是《修罗斩魂道》!

如此,足足五次中断,再加上情感因果的冲击,以至于这种翻倍的次数就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量。

一次翻倍,两次就是四,三次就是十六,四次就是二百五十六,五次就是……

六万多倍的情感羁绊!

诸葛绮妍差点儿当场炸了。

一个人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所以,诸葛浅韵反复动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蕴含的规则底蕴,利用《修罗斩魂道》又强行斩掉了一次七情六欲。

这样一来,情况稍微要好一点点,只翻倍了两百五十六倍。

然后诸葛绮妍想了想——好歹是自己,而且还是她为主,那么她就少承担一点儿,就六倍吧,承担一点儿零头的感情羁绊。

我就稍微牺牲一下,翻倍那个二百五十倍好了。

做完这些,又回想到自己化作腐尸,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纱裙漂浮在河水里的一幕……

诸葛绮妍心道:“这都已经加成两百五十倍的感情羁绊了,这回你若是不能救我,那我就是血亏。也不知道这般感情加成之后会是个什么效果……”

诸葛绮妍想着,随即抬手将一份感情直接从昆虚镜里打了出去。

外面,诸葛浅韵浑身轻颤了一下,然后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花月谷的入口——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很想进去,见一见那位传说之中的苏人皇,那个能获取通天塔大位面世界试炼双SSS级评价的天骄,到底有多么本事。

是不是他真的像是那冰魂天女说的那样,非常的不错?

嗯,那亲起来的滋味是不是那么的令人头皮发麻?

嗯?我为什么会想这个?

我不是觉得亲亲这种事情很恶心吗?为什么忽然想要尝试?

想着,诸葛浅韵顿时脸色一黑,立刻怒声道:“诸葛绮妍,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诸葛绮妍弱弱的道:“不出来,其实也就是情感羁绊翻倍了一下而已,我们天道无情,缺乏感情,翻倍了那几乎也是零啊,怕什么呢。我都给自己加了双倍,只是分了那么百分之一的零头给你了而已!”

诸葛浅韵不信的道:“真的只是百分之一的零头?!”

诸葛绮妍道:“绝对只是零头!这一点我,我要是撒谎,让我镜子碎裂好吧?!”

这句话就是真话!

二百五十六的零头不是六吗?

难道这还不六吗?

这哪里撒谎了对吧?

诸葛浅韵想了想,然后算了一下——双倍就是两倍,两倍的百分之一就是0.02,零头就是0.02,也就是说,诸葛绮妍自己承受了1.98,倍的情感羁绊效果,她只承受了0.02倍的感情羁绊效果,这倒是还不错。

“那就还好,但是你注意了,我们修行的《修罗斩魂道》,源自于我们自身天道的本体,达到的层次更是功参造化级别!

这样的情况下,可是万万不能大意的。

千万不要双重加倍,不然那我们就——”

刚说到一半,忽然,远方的花月谷入口处,顿时荡漾出了一片巨大的涟漪。

涟漪也迅速的扩散了出来。

顿时,诸葛浅韵立刻止住了交流,同时朝着镜子一抹。

于此同时,诸葛绮妍也是不由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惊呆了。

然后她的喉咙也不由收缩了一下,有句话想说又怕被打死——小姐,你怎么不早说?这下子真就要玩,不是,要完蛋了。

她刚想着,忽然意识一黑,下一刻,一道青色的光芒连同着她和镜子之外的诸葛浅韵,并瞬间闪烁了一下。

这之后,无论是诸葛浅韵还是诸葛绮妍,也已经彻底的遗忘了《修罗斩魂道》,以及源自于《修罗斩魂道》衍生的一系列因果。

这只因,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如今已经与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暂时断了所有的因果,已经毫无关联了。

“哟,这是什么风,将你这位天机谪仙给吹来了啊,快请进。”

苏星河脚踏虚空,直接打开了花月谷的入口,笑着欢迎道。

见到诸葛浅韵和诸葛浅韵身边出现的诸葛绮妍,苏星河不由多打量了两眼。

漂亮,非常的漂亮。

嗯,身材也好,适合生养。

嗯,这次,定然要让那小子好好的拿下,最后多生几个。

这样我老苏家就有后人了。

苏星河心中思量着。

这时候,诸葛浅韵略微有所感应,不由神情古怪的看了苏星河一眼。

苏星河有所察觉,随即老脸一红,讪笑一声道:“其实我孩儿阿离,天赋异禀,非常的厉害,你们接触一下其实也不错。”

诸葛浅韵没有生气,反而只是微微点头,道:“此次冒昧前来,的确是有一番因果,想要与苏人皇交流。”

诸葛浅韵还是很客气的,没有再提天皇子的事情,而是直接说‘苏人皇’,这就是给面子。

毕竟,苏离这‘苟且流’的手段,目前其实也还是比较出名的。

虽然只是在小圈子里传播,可这般事情真相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

苏星河一听诸葛浅韵的话,心中顿时就舒服了。

瞧瞧,这就是天机谪仙,说话就是这么的好听。

“浅韵仙子不必客气,如这般事情,我想,阿离他肯定也是非常乐意的。”

苏星河说着,就要传讯去呼唤苏离。

苏离在灵荷秘境之中,躺在莲叶上享受呢。

这般事情他是知道的。

但是苏离在灵荷秘境之中造成了诸多轰动,甚至引出了情撼九天的因果,苏星河反而并不知道。

如这般事情,知道的也都是天道级别的存在,苏星河一群人不知道那其实也非常正常的事情。

“如此,那就叨扰苏大师、叨扰苏人皇了。”

诸葛浅韵说着,还躬身行了一礼。

“嗯,浅韵仙子请。”

说着,苏星河已经带着诸葛浅韵进入了花月谷。

两人说话之间,气氛其实也好了不少。

在这之前,苏星河和诸葛浅韵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交流,或者说即便是有,实际上也牵扯不多。

主要还是因为,诸葛浅韵实在是有些厉害。

这人非常善于利用年轻人为她办事,但是她还偏偏从来都不理会,但是也不拒绝。

这样的存在确实是有些非同小可的。

不过,诸葛浅韵倒是和他的大儿子苏叶的关系还算不错,是以苏星河其实也考虑过苏叶和诸葛浅韵走到一起的可能,但苏叶这孩子,怎么说呢,就是有点儿一根筋。

曾经,有女修士请苏叶一起论道,还说是阴阳至道,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

结果苏叶当真拉着女修士论了三天三夜的阴阳至道,都没有合过眼也没有然和接触的那种论道,说得当真是口干舌燥……

那之后,苏叶基本就告别女修士了。

这事情,苏叶曾经还得意洋洋,自己将一群女渣渣修士的修行道法都说废了。

苏星河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已经将传宗接代的任务从苏叶身上,定在了苏离的身上。

而如今,苏离的情况,他也非常的满意。

所以,无论这诸葛浅韵是跟了苏叶还是跟了苏叶,都是他苏星河的儿媳,所以有区别吗?

“儿媳啊,不是,浅韵仙子啊,你稍等,我这便去将那小子喊出来,你都传道传讯了,他应该还是能有所感应的,竟然不出来迎接?这实在是可恨,我要去好好教训这小子一番,不懂礼数!”

苏星河开口说道。

诸葛浅韵差点儿一个趔趄,我就来求助而已,就儿媳了?

你这么猴急的吗?

诸葛浅韵也是无语之极,不过求人嘛,她也不会表现出那么冰冷的姿态。

不说苏离吧,就是看在苏叶的面子上,也不能太端着啊。

“你要教训谁?”

这时候,穆清雅忽然自一片幽冥气息之中汇聚,并站了出来,同时阻拦住了苏星河。

“娘子——”

“我不是你娘子,我哪里是你娘子,什么你都可以做主了,要我做什么?”

“啊,不是,不是这——”

“不是什么,这什么?”

“阿雅,这有外人在呢,咱有事儿稍后私下再说。”

“什么外人,你刚不就喊‘儿媳’了吗?你不是还很亲切的吗?”

“……”

苏星河被穆清雅一顿劈头盖脸的骂,这让诸葛浅韵都有些不自在了。

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这是别人的家事呢。

好一会儿之后,苏星河这边算是安静了。

而诸葛浅韵则有些心累——曾经的穆清雅是何等的万界奇女子,结果,有了道侣之后就这样啦?

看来,感情的事情还是不要碰为好,它会将少女变成一个泼妇。

这好吗?

这不好!

诸葛浅韵内心又多了一层的抵制感。

“浅韵仙子,不好意思,你请回吧。”

穆清雅站了出来,苏星河在她身边,那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样子,看着都令人唏嘘不已。

诸葛浅韵呼吸一滞,有些疑惑的道:“清雅仙子,这次浅韵的确是有事而来,而且,这事情对苏人皇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穆清雅道:“对你好处更大对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诸葛浅韵是个什么人我很清楚,说好听点就是高大上,说不好听点就是当女艺仙还立牌坊,所以,我不想我儿当棋子,被你利用了还被你玩弄感情,迷得神魂颠倒。”

诸葛浅韵表情微微沉冷了几分,道:“我与苏叶交情颇深,却也并无利用他什么,清雅仙子这般,确实是有些污了浅韵的清白。”

穆清雅道:“苏叶没有被你迷惑,仅仅只是苏叶从来不会考虑感情!但是其余的天骄不同,你敢说那冥潜不是被你迷得死去活来的?你敢说那诸葛嘉云不是被你迷得死去活来的?

你敢说之前那姜启、那舒初华之流不是全部被你耍得团团转,为了你不断的卖命,各种讨好?

你收集的地书碎片,哪几份是你亲自动手获取的?

所以,有些事情不用否认,大家都不是白痴,端着说话就没意思了。”

诸葛浅韵闻言,沉声道:“首先,见不见我,那也苏离的事情,他如今被归墟皇族逐出,如今想要建立全新的道统,你觉得你可以避免他与我接触吗?

而且我既然知晓你穆清雅的能力还敢来,自是会有相应的诚意,所以,苏人皇也不会如他们那般!

至于他们,我确实没放在眼里,但是对于我而言,他们那只是心甘情愿而已,我本就从来未曾理会,莫非这也是错么?

清雅仙子当初作为万界奇女子,莫非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

那么,清雅仙子是否也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当了女艺仙还要立牌坊?”

诸葛浅韵可不是省油的灯,直接就和穆清雅对峙了起来。

诸葛绮妍则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其实,这时候她倒是觉得,真诚一点,道歉一番,然后表达一些诚意,其实问题还是不大的。

你这么强势,别人也不是什么弱势之人,别人连皇族的祖骨都敢掀了,都敢将自己的儿子往祖骨的因果上套,岂会对你客气?

诸葛绮妍想着,却也没有提醒。

作为镜子,只有自己去照的时候,才能看见内心。

自己不照镜子,不扪心自问,不自我反省,说什么都无用。

果然,这时候就听见穆清雅冷声道:“我即便是,那也是我的事情,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又没碍着你什么事儿!但是你是的话,你还真就碍着我的离儿了,怎么的?不服气?

不服气就立刻滚!”

穆清雅果然不是善茬,见诸葛浅韵摆起姿态来了,立刻就轰人。

苏星河想说什么,但是感受到身边的女人的恐怖气势,他顿时还是老实了。

算了,尴尬总比被毒打好一点点。

诸葛浅韵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呼吸都有些急促。

好家伙,我诸葛浅韵何等身份,你竟是敢如此不给面子!

你花月谷好大的本事!

诸葛浅韵刚想说话,诸葛绮妍却是已经看不下去了。

“小姐,既然天池血河引花月谷入驻的因果无法种下,那就不是我们不愿意,而是有人不配合了。

反正对于我们而言,也仅仅只是不帮幽冥海出面罢了,也没什么损失,无所谓的了。

可是没有我们执掌天机的话,天池血河的道统、道场想要立下,就只能请诸葛九凤之类的存在了,那估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诸葛绮妍说着,又伸手拉了一下诸葛浅韵。

诸葛浅韵闻言,顿时也冷静了下来,淡淡道:“好,那我们走吧,好心了来帮忙,却反而被人怀疑了——虽然也确实有一些私心,却也不过只是天机之道的论道罢了,我们还是去找全新的那位——”

诸葛绮妍直接开口,打断了诸葛浅韵的话:“这倒是有些可惜了,苏人皇作为第一位合格的天皇子,必定是非常优秀的!如今幽冥海更是要连同我们各大天机阁、天机神地进行天池血河不朽道痕的打造,甚至建立真正的通天塔入口……

如此这般,只能另想办法了。

小姐,我们走吧,是我们唐突了。”

诸葛绮妍的语气略显落幕,感情丰富的她时时刻刻似乎都可以动用感情来攻心了。

诸葛浅韵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诸葛绮妍又叹了一声,眼神黯淡了许多:“其实说到底也确实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的名声确实不是太好,而清雅仙子却也只是太过于在乎苏人皇这个出色的儿子而已,所以才如此紧张和关心。

她这般,也只是害怕苏人皇被我们的魅力迷住而已。

这恰恰也说明了我们要比传言之中的更加出色,以至于如此出色的苏人皇,都极有可能被我们的魅力所吸引。

同样也能说明,清雅仙子其实对苏人皇并不信任。”

“我想,如果苏人皇知道这般情况,多半还是会有些失落、失望的。”

“作为母亲,其实应该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可以应对的,不是吗?”

“清雅仙子,我们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前来,而且事情关系到归墟浩劫,也关系到天池血河的建立,以及皇族道统的将来的发展。之前小姐情绪激动,还请清雅仙子多多见谅。”

诸葛绮妍轻声说着,同时又主动的鞠躬,道歉。

穆清雅原本还想动手——她早看这诸葛浅韵不顺眼了,小妖精,一看就不是好动心,一看就是想攻心我儿,我岂会让你顺心了?

可此时,诸葛绮妍一番话,却让穆清雅忽然沉默了一下。

随即,穆清雅似乎想到了苏离的骄傲,也想到了苏离强大的能力,一时间反而渐渐释然。

是的,如此护着又如何?

他总是要出去面对外面的风景的。

之前,她所制造的毒打计划,不也是如此吗?

穆清雅不由想起了曾经她所在的那一代。

那一段岁月,她记忆之中的残酷事情很多。

那那一段岁月,被称之为‘殒寂时代’。

这个‘殒寂’就是明面上的意思。

那一代,死了太多太多的天骄。

那些天骄,天赋极好,才情更是震惊万古的那种。

可惜,就因为一直被呵护着,害怕遭受到了什么委屈,所以即便是各种磨砺、小世界试炼,那也是没有太大的挑战性。

这些天骄,生来都没有受过什么委屈。

结果,第一次进了镇魂碑之后,全部都死了。

大部分是因为承受不住那种黑暗、残酷、欺骗背叛甚至仅仅只是言辞上的冲突和嘲笑,竟是不少直接自斩,将自己杀穿了!

没死在通天塔的试炼里,没有死在镇魂墓外族入侵的战场上,也没有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而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自斩,还将自己杀穿了!

这仅仅只是受了一点儿委屈!

那一次,历经过足足四次无限分身套中套之类的磨砺,见识过一个人连杀九次就死了九个分身取代本体、杀了本体又衍化了三次本源的经历……

那之后,穆清雅历练回来,完成了全新的蜕变。

那个时代之后,没有人会真正的娇养自己的孩子。

而且,他们还学会了一种以此为手段的手段——惯养。

惯着当天骄养,当上位者供奉着,甚至不断的送机缘,送人头,各种送。

最终,这种人就这样会彻底的废掉,毫无用处。

所谓的魂奴神子计划,非常歹毒之处就在于,情况其实是差不多的。

只不过,被惯养的人是苏叶,但是却也出了一些偏差。

当然,这件事——只是明面上如此。

苏叶知道核心的计划,愿意接受这种惯养。

另外,苏叶的师尊可不会惯养他。

非但不惯养,反而天天鞭笞、毒打,所以苏叶受的苦,反而远远超出一切。

如今,诸葛绮妍一席话,却直接说进了穆清雅的内心深处。

区区一个诸葛浅韵,就让你穆清雅对你儿子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那你儿子若是前往了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诸天小世界,遭遇到了极道魅惑天赋的外族奇女子呢?那岂不是要完蛋?

对你儿子这么不自信的吗?

你当你儿子之前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山村小世界里的红尘问心评价是假的吗?

穆清雅这么一想,顿时也渐渐释然。

是的,她可以阻拦,却无法替苏离作出决定,这是对于苏离基本的尊重!

再者,如果真的与归墟浩劫有关,如果真的和洪荒皇族的道统道场有关,那还真的不该拒绝了!

穆清雅深深看了一眼诸葛浅韵,然后才轻叹了一声,道:“没有想到,你天机谪仙身边,竟是有一个如此大才之人。嗯,如此大才之镜本体,厉害。”

诸葛浅韵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诸葛绮妍一眼,随即微微点头,抬手衍化镜子。

镜子化作白光,没入到了她的手心。

而这时候,诸葛绮妍也同样的消失了。

诸葛浅韵这才声音平静的道:“有时候,我只是不想去思考罢了,这样毕竟挺累的。

但是镜本体却可以因为镜子本身的清明而清明,所以会保留思考的能力,因而很多事情都是我做,她出谋划策。

她当然也是我,但我甚至不想去考虑那个我的深层思想。

习惯使然吧。

不过确实是我的态度不对。

这点,我道歉。”

诸葛浅韵的语气倒是真诚了不少。

同时,她也接受了诸葛绮妍的记忆共享。

所以,她也明白了,有时候,真的就不能什么都不考虑。

该思考的是,还是得去思考。

“算了,也确实是我关心则乱,我已经传讯给了我孩儿苏离,他愿不愿见你,一会儿便可见分晓。”

穆清雅说着,又道:“山谷中坐坐?等等看,他说不定已经到了。”

诸葛浅韵闻言,展颜一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

花月谷,山谷中心。

亭台阁楼,舞榭歌台这里一有尽有。

小山亭子里,穆清雅女儿烈焰焚心酒,给诸葛浅韵倒了一杯,道:“这烈焰焚心酒,平素喝不到的,这是我孩儿孝敬我的,你尝尝。”

诸葛浅韵笑道:“好。”

她也很洒脱豪迈,也没有担心什么囚笼陷阱,拿起酒杯,便轻抿了一口,然后她目光微微明亮,接着又抿了一口。

“怎么样?还不错吧?”

穆清雅非常自豪的道。

“岂止是还不错?若是这世间的酒水都如这般,这口腹之欲,多半是又会重新兴盛发展起来。”

诸葛浅韵很肯定的道。

穆清雅笑道:“是啊,可惜,修行终究还是渐渐的丧失了这所有的乐趣。便连感情,便连基本的阴阳和合,如今也渐渐的开始丧失了。

这样发展下去,却不知最终还剩下什么。”

两人开始交流着,同时心情也渐渐的都好了几分。

……

灵荷秘境之中。

苏离自大命运术修行归来,然后看了看手中的造化笔和彼岸书,一时间心情也有些复杂。

这次,参悟大命运术之后,对于命运的玄妙,苏离有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理解。

总之,很难以形容。

但是,修行大命运术之后,苏离才发现,他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失败,其实更大的原因就是把握不住自己的命运。

一个人若是把握不住在自己的命运,就一定抓不住机会。

哪怕是再好的机会,也难以抓住!

抓住了,终究也会因为德不配位而失去。

这种事情,别说是在修行界,就算是在普通人身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回看那些中大奖的人,哪个不是在几年之后,负债累累,结局惨淡?

这就是德不配位。

曾经,苏离对这一幕其实有过理解,有过领悟。

而如今修行了大命运术之后,苏离才知道,这是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导致。

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那做到基本的自律,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起点!

这自律,也完全可以表现则修行上、布局上。

具体说,就是要做到什么,要怎么做,这些都是有对应因果的,敷衍抑或者是得过且过,那么无论是修行还是布局,都无法完美。

无法完美,很多时候就会出现‘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情况。

今次在小事情上随意,日后在大事情上意便难随。

所以,所谓的一饮一啄皆有天定,更在于,今日小事情没有随意,他日大事情也必定意随。

这就是把握命运。

把握命运,要从点滴开始。

所谓的成大事不拘小节,这才是一种真正的误导——成大事不是不在乎小节,而是选权重!把握命运也是!

苏离看着诸葛浅韵,就不由想到了诸葛绮妍。

而因为诸葛绮妍,苏离曾经也被那龟真子老东西上了套,和他女儿定下了婚约。

这件事,苏离其实也是记忆犹新的。

特别是当时那龟真子无耻的行径,至今想来都让苏离难以平息内心那想打死他的冲动。

至于当初承诺的,给他画一幅逼真的母龟的承诺,到如今都还没有执行。

不过也是那一次,龟真子也确实是实实在在的给苏离上了一课,那一课,影响足以持续到如今,甚至持续到以后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小子,你所在的地方就是现实,你就使劲儿套吧!看看到时候是谁笑到最后。”

“囚笼这种东西,有时候一层和一层叠加,就是两层。有时候,一层和一层叠加,就是道痕磨灭了,就是零层了。

小子,不会玩的时候,就好好沉下心来学啊!

你看我那乖女儿多乖,现在不是也沉下心来学了吗?”

……

耳边,还仿佛传来了阙德龟龟真子的那些话。

那些在后面足以影响他作出许多重要决定的话!

如今回看过往,苏离才发现,曾经的那些经历,真的其实已经很是简单了。

和如今动不动七八层的杀机比起来,那些真的已经微不足道了。

“所以,有时候表现得实力、能力稍微差一些,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忘尘那边已经配置妥当了。”

“只是没有想到,真正的苏忘尘真的化作了胡辰,跳出去了。他虽然失败了,但是也成功了。

这次故意被抓回来,就是为了好好演一出双簧,再给予我一些帮助。

做到这一步,也不枉我曾经给了他一条活路。

他就是我,如今却也真正的独立了出去,这也是一件好事。

没有他的配合和帮助,我也没有办法去定位地府与轮回了。”

“华夏那边,因为天地浩劫的原因,地府包括忘尘寰、鸿蒙研究基地只能开启大轮回模式,以黑暗覆盖,让众人都陷入沉睡状态,以维持最大的生机的同时,开启启灵的模式。

然后,当时苏忘尘的离开,也同样利用了月光宝盒的部分能力,构建了时间轴上的奇点。

这才是系统崩裂的核心原因,而不仅仅只是为了我。

眼下,只要找寻到了匹配的、大量的天骄,天池血河的试炼开启了,然后才能将夺取到的镇魂碑化作封神排行榜。

而这个榜单,如今也不能用封神榜命名,只能改名为‘天榜’。

上了排行,便可在三界六道扬名,还能获取天地因果造化,获得无尽好处。

这一次,多半我的天脉·怀光天赋里构建的那个特殊的自我小世界,也该可以衍化混沌,衍化我自己的洪荒道场了。

所以,要将华夏那些沉睡的灵魂复苏,他们需要壮大灵魂。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通过道场,以及身体来覆盖了。

那些死去的女尸,倒是有差不多三千万的名额,但是男尸一个没有。

而且种族目前也只能选择人类,而不能选择其余兽族之类的。

所谓的势力也只能选择我这些。

另外,华夏文明等东西要有一定的严苛要求,诗词文化等要稍作修正,嗯,不能暴露我文抄公的事情。

不过,那也不是文抄公,那只是宣传文明而已,是大功德一件。

所以需要尽快解决男尸的问题。

不过初期的名额只有那么几个,不知道能不能行。

另外,一旦开启了通道,那沉睡模式也会复苏,生活秩序恢复正常。

危险却会更进一步来临……”

苏离沉思着,随即又很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外面。

外面原本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非但已经看到了,还听到了穆清雅和诸葛浅韵的争吵,看到了事情的发生全部经过。

甚至,两人这时候已经在花月谷中喝酒的一幕,他也同样看到了。

苏离不由一笑,随即收敛心情,一步踏出。

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花月谷的小凉亭之外。

这时候,穆清雅的声音也刚刚落下——却不知,最终还剩下什么?

“多半,会成为冷漠无情的冰冷傀儡吧,除了修炼,其余一概不会有兴趣。然后,孤独的走向永生之路。”

这时候,苏离的声音已经出现。

同时,他的人也在虚空之中呈现了出来,并走了过来。

听到苏离的声音,顿时,穆清雅连思考都没有,立刻满脸欢喜之色,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快速走到苏离身前,拉着苏离的手,看了又看。

“阿离,这是天机谪仙诸葛浅韵。”

“浅韵仙子,这是我孩儿苏离——你口中的苏人皇。”

穆清雅立刻解释道。

尽管之前内心无比的抵触,可真让两人见面了,她又比谁都还要热情。

苏星河远远的看了一眼,然后摸了摸脸上的几个巴掌印,总觉得这几巴掌是白挨了。

“苏离,见过浅韵仙子。”

苏离微微一笑,抱拳行了一礼。

“诸葛浅韵,拜见苏人皇。”

诸葛浅韵反而行了个大礼,而且还用了一个‘拜’字。

这已经是非常高规格的礼节和态度了。

苏离眼中显出一抹诧异之色。

当然这也是装的,但是必须得如此才符合他如今的心态和这种情景。

“浅韵仙子如此,倒是折煞在下了。”

苏离立刻客气道。

诸葛浅韵闻言,莞尔一笑,道:“不,非但不折煞,反而是应该的。苏人皇的过往,浅韵多有了解,确实是发自内心钦佩。原本,在浅韵看来,这世间男子,大多也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

如今天骄看似极多,却也不超出那么几个,其中,也唯有苏叶、诸葛青尘等寥寥几位能占据一些名额。

却不想,苏人皇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天骄中的天骄。”

诸葛浅韵这就是捧了。

虽然在苏离看来,这是说的实话。

苏离笑道:“唉,没有想到我隐藏得这么深的秘密,就这样被你发现了,看来人太优秀,就会像是黑夜里的灯塔一样,再怎样都会发光,让黑暗无所遁形,也让自己显得更加璀璨。”

诸葛浅韵闻言,呼吸微微一滞,随即笑道:“这,的确如此。”

苏离道:“浅韵仙子此行前来,可是为何?”

诸葛浅韵道:“都说……都说苏人皇乃超凡的天机大师,天机蕴含造化玄妙,知五行明三界,通彻天地万物之本源与因果,端的无比厉害。今次,不知苏人皇是否知晓,浅韵为何而来?”

苏离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诸葛浅韵一眼,道:“浅韵仙子既然问了,那也是看得起苏某,这样吧,苏离且推衍一番。”

苏离说着,抬手掐算了一番,然后卜了一卦。

这卦,卜的不是苏离自己,而是诸葛浅韵。

之所以如此,苏离仅仅只是想看看是否有一定的阻碍和难度。

有,就说明诸葛浅韵还蕴含着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本源。

也就是说,此人比冰魂天女的来头都要大,那么就可以抱一抱。

要知道,年少不知富婆……

苏离收回思想,不让思想跑偏,这绝不是他为人不正经。

如果要是没有什么难度,那就说明,现在的诸葛浅韵,已经平平无奇了。

这时候的她,没有之前的盛气凌人,应该是可以出手的。

这绝非是苏离花心,而是诸葛浅韵前来,是为了什么,而又会怎么做,苏离是一清二楚的。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在大命运术里,他对方一群人说的所有话都看到了。

特别是那冰魂天女在那里装逼装的飞起——明明是《修罗斩魂道》修行出错了,被中断而反噬了,偏偏还要觉得是自己故意加大难度什么的。

偏偏这种说法,再加上他苏离恰恰又以感情撼动了无数的歹毒女尸。

结果诸葛浅韵成功的被忽悠了,上了贼船。

于是,当诸葛绮妍施展《修罗斩魂道》的时候,苏离牵动命运的丝线拨弄了一下。

轻轻的一下!

然后,苏离又调动了曾经见到龟真子的那一幕的过往——那时候,他见到了一具女浮尸,身穿浅绿色的裙子,逆流而来。

那就是诸葛绮妍。

其实,当时以及后来,他和诸葛绮妍确实有一些感情羁绊——但不是他动心,而是诸葛绮妍主动动心。

后面,诸葛绮妍甚至三番两次使用各种手段来帮他。

虽然那样的帮其实已经改变不了什么,甚至在真正的大能看起来还非常的可笑。

可当时对于苏离而言,那确实是最真诚也是最感人的帮助。

后面,诸葛绮妍销声匿迹,然后在苏离的帮助下,自斩了出来,却见不到结局。

最终,苏离也就再没有见过诸葛绮妍。

曾经没有当回事的一次交流,一次相见,却不想,那却成了最终的永别。

而如今,苏离也是因为诸葛绮妍修炼《修罗斩魂道》,妄图增大难度,所以苏离就拨弄了一下命运的线,结果苏离也没有想到,诸葛绮妍的浮尸化作一缕浅绿色的绿光,直接就进了诸葛绮妍的冥想之中,将差不多整个因果都窥视到了一部分。

然后,那《修罗斩魂道》似乎失控了。

这就好比只是打算来点儿恶作剧,拉了一下窗帘,结果好家伙,不仅看到了别人不着片缕,还看到了更美妙的事情……

苏离立刻就中断了大命运术,然后回来了。

接着才有了此时的一切。

如今,帮诸葛浅韵卜卦,那一卦之下,卦象也有些奇怪。

而且,批注也有些离奇。

浅蓝不蓝,浅韵不韵。

苏离沉吟片刻之后,开口道:“浅蓝不蓝,浅韵不韵。”

诸葛浅韵闻言,俏脸微微一红,道:“苏人皇此言,未免有些……”

苏离先是一愣,然后看到诸葛浅韵俏脸上生出的一抹浅淡的红晕儿,顿时也有些错愕。

接着他立刻明白到了什么——不韵(孕)???

苏离有些尴尬,却还是讪笑一声道:“抱歉,是浅韵仙子的韵,是道韵的韵啊,意思其实是,最近或许——浅韵仙子不再受到道韵的眷顾,而浅蓝似乎不蓝,就说浅蓝星将遭遇未知的劫难。

如此说来,定是有大事发生,引来一场浩劫啊!

而能和浅蓝牵扯上,定是也与你有很大的关系——这般看来,你多半是有一位很重要的存在,与浅蓝有所关联。”

诸葛浅韵闻言,美眸瞪大了几分,芳心也不由狂跳——是的,她的确有一位很重要的存在,与浅蓝有所关联。

因为,那重要的存在就名为‘诸葛浅蓝’,乃是她的姐姐,同时也是浅蓝星的守护者!

诸葛浅韵也是修行天机的,自是对天机很了解。

可此时苏离的本事,亲自呈现出的信息,让诸葛浅韵也不由有些动容。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穆清颜和远处的苏星河。

两人是知晓她的部分信息的,所以这并不一定能说明什么——或许,两人早已经将她的信息告知苏离了?

诸葛浅韵的神情很快恢复了正常,随即语气温和了几分,道:“不好意思,是浅韵浅薄,误会了,让苏人皇见笑了。”

苏离笑道:“见笑的见吗?”

诸葛浅韵刚觉得奇怪,但随即不由莞尔一笑,道:“莫非还能是贫贱不能移的‘贱’吗?如此,浅韵当真是心胸狭隘呢。”

苏离看了诸葛浅韵一眼,心道你心胸宽广博大,哪里就狭隘了?

不过,他也没多说,而是道:“那,不知苏某所言如何?”

诸葛浅韵道:“家有一姐,名为‘浅蓝’。乃浅蓝星守护者。”

苏离道:“那就是有外族入侵、外星入侵的因果,最近的事情为——镇魂碑要降落,所以这事情应该是即将爆发。

所以,镇魂碑降落,必定有大的异变发生。”

苏离说着,想到了自己之前与穆清颜的那一番交代。

这一次,造化笔和彼岸书来得很及时。

抑或者说,造化笔、彼岸书以及苏离那无双的画技!

苏离这一次本就想要搞事,然后让苏忘尘插手搞事,两人会有一番真正的打斗,他苏离会输,会被苏忘尘践踏。

不过,看似凄惨,实际上就是自己打自己。

再者,那个被践踏的,同样也会是一个身外化身。

苏离也不会让自己本体真的被践踏。

所以演戏要演全套。

这一次,不仅是要这样演,苏离还给云青萱等人定下了天池血河的命运,也就是给予了类似于‘玩家’的权限。

只不过是基础权限,就是复活权限。

将大道衍化命运之术,结合《皇极经世书》这命运之书——将他们的名字写在了彼岸书上。

如此一来,大命运术,命运之书,彼岸书。

苏离差不多打造出了生死簿的雏形。

然后,他就能锁定云青萱等人的生死——不是他歹毒,而是,这一次他要将五人放出去生死磨砺。

而且这一次演戏,也少不了互动。

什么样的戏最感人?

当初风苍穹和风遥的父子情,给他上了一课。

然后他跪死在苏梦面前,又给别人上了一课。

这就叫青出于蓝。

如今这戏,还得演。

而这一次,苏离原本的计划是让洪荒神器出世,比如说十二品莲台!比如说混沌珠!比如说东皇钟!昆仑镜!

反正就是超级异宝,来一两个出世,而且还要足够真!

冥想《皇极经世书》,天机商城刷仿制品,天机混沌修改!

天机玲珑投放!

原本苏离与穆清颜定下的计划是这样的,然后苏离衍化仙魂,抑或者利用仙魂和苏忘尘等手段,来进行一场屠杀什么的。

结果如今因为造化笔,这一幕的真实程度将达到近乎完美级的百分百!

这一场杀局,就是要将水彻底的搅浑!

然后狠狠来一波收割!

曾经的镇魂秘境是假的,将苏离坑得吐血三升,而且非常狼狈!

如今,镇魂秘境是真的,但同样是假的,苏离准备在其中搞大事!

而他通过造化笔、彼岸书和《皇极经世书》书页画出来的壁画世界,会直接套在镇魂碑上。

镇魂碑一出,无论有没有人出,必定混沌珠出世,十二品莲台环绕苏忘尘旋转,然后苏忘尘将会夺得十二品莲台!

这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但是也是真的。

同时,这也是假的——壁画世界里。

这样一来,就会引起争斗,仇恨,甚至是各大星球的强者都来了。

甚至有可能连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等其余地方的强者都来了。

为的就是这样一个巨大的机会。

到时候,什么烈阳什么其余的一些因果,就可以解决掉一部分。

……

苏离的谋划很大,但是目的却很简单,就是打草惊蛇,将水彻底的搅浑。

然后暗中将苏忘尘的能力和地位培养起来。

再渐渐深入到高层的核心里去,发现更多的因果与秘密,发现更多的真相。

这时候,苏梦的因果也快来了。

然后,到时候就会更加的精彩了。

那时候,他们也会意识到,培养出一个中立派或者是新势力当手中的剑、当炮灰很有必要。

那时候,被苏忘尘践踏的苏离,就可以被培养起来了。

到那时候,苏离甚至都不需要去如何努力,都可以达到一种更加逆天的效果。

针对会少,他发育的机会就会更多。

然后他开始招收‘弟子’,再以系统规则定下各种规则,限制‘弟子’,到时候就更加有趣了。

这所有的一切,说到底,就是化被动为主动——去防备别人算计,还不如直接让别人进入杀局,由自己来当执棋者!

此时,苏离看着诸葛浅韵不说话,心中也有诸多思量。

诸葛浅韵对于苏离的话,明显是认真思考分析了的。

而苏离这一番话——说她也已经很难得到‘道韵’,实际上恰恰说中了。

诸葛浅韵与天道的关系紧密,同时也因为暂时断开而记忆逐渐消散。

但是不是立刻就什么都不记得——她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是以,她知道,苏离的能力确实很强。

但,依然不在关键上!

她最需要的,苏离还没有提及,甚至有可能都不知道!

若是如此,苏离的能力,似乎也不是特别强,也就勉勉强强凑合吧。

诸葛浅韵刚这么想,苏离却已经再次开口了:“所以,如这般情况,最好要有一双天机之眼,这样就可以照进黑暗,窥视浅蓝星的因果了。

而以你的命运模糊变化而言,这样一双天机之眼,却与你有莫大因果。

所以,成也天机之眼,败也天机之眼。

这就看你是否愿意开启天机之眼了——你作为天机大师,能力非但不弱,还很强!

那么,你还来找我——那就是希望我帮你开启天机之眼,对吧?”

苏离沉吟之间,又装作来回掐算的样子,然后给出了结论。

“轰——”

诸葛浅韵如遭雷击,呆在了原地。

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头皮发麻了!

要知道,天枢之眼的因果,牵扯到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

苏忘尘固然知道,却在离开那函谷关之后,必定会遗忘。

可,苏离反而直接算出了她来的目的!

这,这未免也太强了

喜欢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请大家收藏:(www.xuexiaoshu.com)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学小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全文阅读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txt下载 - 残剑的全部小说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学小书网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战皇神运仙王万古神帝综漫之力闯异界诛天图神帝止戈我重生到了地球九天帝尊九天帝尊史上最强家族刺客之王黑暗主宰光明纪元九天神皇谁与争锋我真没想当好大哥啊斩神绝之君临天下有请小师叔基因大时代圣墟我真不是大佬末位天使我是光明神万古至尊龙血武帝孙猴子是我师弟
完本推荐: 仙师无敌全文阅读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全文阅读暖妻入怀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谁与争锋全文阅读永恒天帝全文阅读云养小丧尸[直播]全文阅读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大佬她五岁了全文阅读绿茵教父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战神之王全文阅读只手遮天全文阅读我的时光里,满满都是你全文阅读盛唐风月全文阅读医女狂炸天:万毒小魔妃全文阅读长女全文阅读海贼王之剑豪之心全文阅读武唐攻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校花的贴身高手妖女哪里逃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超级保安在都市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混元修真录[重生]谎言之诚飞鸿雪爪数风流人物我真没想红啊陛下因何造反霸天武魂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全知全能者新书玄浑道章长夜余火放开那只妖宠武道霸主开局签到了千亿集团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锦衣玉令修仙从华娱开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基因大时代一笑风云变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txt下载手机版 - 残剑的全部小说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学小书网移动版 - 学小书网手机站